中米關係卅六年來三次危機始末

中米關係卅六年來三次危機始末

癲佬侵尚未上任,就先在台灣問題搞小動作,以台灣係米國軍火大客為由,借頭借路與空心菜通電話,專登踩北京條底線,明年起,中米關係走向如何,頗為令人擔心者也!

將來發生乜嘢,我地冇能力推測,依家不妨講下過去卅六年中米之間所發生三單大鑊嘢經過,所謂以史為鑑,或者我地可以捉摸到中米關係脈搏而推測出其未來輪廓也!

中米係在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全面外交關係,但係兩國關係一直唔係風平浪靜,耐不耐就爆單大鑊嘢出來,搞到中米雙方領導人非常頭痕也!

第一鑊危機係起自1980年米國總統大選期間,呢個時候距離兩國建交不過係年幾時間,兩國關係尚未牢靠。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里根在競選中直言不諱咁講,如果佢當選總統,將與臺灣互設官方聯絡處,恢復「官方關係」;佢仲承諾對1700萬臺灣人民關切,「優先考慮臺灣防禦需要」。

里根競選總統

里根係屬於共和黨右翼保守派,在佢加州州長任內曾到過台灣活動,獲得國民黨暗中資助唔少銀兩,佢咁樣講法亦不足為奇也!

但係大陸點會俾里根亂咁講嘢而粒聲唔出?國內各傳媒紛紛開始連篇累牘進行抨擊,里根見勢頭唔對,為左平息中方不滿,佢派副總統候選人布殊到中國來做解釋及安撫工作。

點解會派布殊來華?因為布殊七十年代曾出任米國駐北京聯絡辦事處主任,期間曾接觸過中國多位高層領導人,算係里根團隊中嘅「中國通」,搵佢出馬乃係不二人選也!

布殊夫婦七十年代在北京

1980年8月22日,鄧小平在北京會見布殊,鄧要佢轉告里根:如果共和黨競選綱領中對中國政策部分及里根最近發表有關言論,真係付諸實施嘅話,只能導致中美關係後退,連停滯都唔可能;如果米方以為中國怕蘇聯,有求於米國,以致上述政策付諸實行,中國會被迫默認,咁完全係妄想也!

鄧小平兜口兜面咁省左布殊一餐,係屬於極為嚴重警告,雖然鄧係對住布殊講,但係卻並非針對布殊。後來鄧小平話,布殊呢次係幫里根孭鑊而已!

鄧小平與布殊

雖然中國領導人發出左上述警告,但係里根當選總統後仍採取激怒中方嘅行動。里根就職前夕,先派其外交顧問克萊因訪台,呢條友一到臺灣就大放厥詞,話中國軍力落後,不足以牽制蘇聯,米國在戰略上無求於中國,可加強米台關係而不必顧忌中國嘅反對。

跟住,里根又邀請臺灣國民黨中央秘書長蔣彥士,出席1981年1月20日在華盛頓所舉行總統就職典禮。

國民黨中央秘書長蔣彥士

1981年1月11日,鄧小平針對蔣彥士受邀事件召見黃華外長,指示外交部要採取強硬政策。鄧小平話說:「如果我地唔採取強硬政策,肯定今後問題會層出不窮,官司會打唔完。依家在決心要放在最後退到1973年聯絡處時候,甚至退到1972年以前。」

呢個時候鄧小平正在考慮逐步調整對米、對蘇關係,改變「一條線」式聯米抗蘇戰略。佢表示,中國戰略地位已經改善,加強對米鬥爭,甚至與米國拉開些少距離,反而有利於改善中國在第三世界國家形象及在世界上地位。

根據上述精神,外交部在北京、柴澤民大使在華盛頓分別就蔣彥士受邀問題向米方提出嚴正交涉,中國明確表示:如果蔣彥士出席典禮,就係米國佬在製造「兩個中國」,中國大使決不出席!

中國駐米大使柴澤民

米國佬最後被迫讓步,宣佈已抵達華盛頓嘅蔣彥士「因病住入醫院」,肯定唔會出席典禮。柴澤民大使咁先至肯接受邀請,出席左里根總統就職典禮。

里根夫婦前往宣誓就職總統

里根總統就職典禮總算平安渡過,但係中米之間有個大問題尚有待解決,呢個就係米國佬根據國會所謂《台灣關係法》,向台灣售賣大量武器,中國對此一直持強烈反對意見。

1981年6月14日,米國國務卿黑格應邀訪華。此乃里根上臺後,米國第一次派出高層官員與中方對話。

米國國務卿黑格

在黑格抵達北京前夕,鄧小平於6月13日就米國售台武器問題作左如下指示:「邊緣政策我地一定要用,唔怕倒退,更唔怕停滯。放在呢一基點上,米國佬才可能謹慎,否則佢就會更囂張。」

中方為接下來對米交涉準備左高、低兩套方案。鄧小平話,我地要有底牌,高方案不可能時,低方案可以考慮:第一,數量照舊,性能唔可以超過卡特時期水準。飛機唔超過F5E,絕對唔能夠搞潛艇、軍艦;第二,要逐步減少,直至停止。

6月14-16日,中國外交部長黃華與黑格會談時提出:米國售台武器問題已到左非解決不可時候,如果米國唔採取行動,中方將作出強烈反應,兩國關係不僅不能發展,連停滯都不可能。如果中米關係倒退,將為戰略全域帶來嚴重後果。

中國外交部長黃華

黑格話你地中國人唔好咁緊張,我地米國將會取消唔准向中國出售武器禁令,並考慮向中國轉讓某D高級技術,大陸台灣齊齊享受我地米國高級軍火銷售服務,豈唔係皆大歡喜?

黑格完全打錯左算盤,誤以為咁就會滿足中方要求,點知中方寧願唔要米國軍用產品,亦堅持反對米國繼續售台武器。

當時正係因荷蘭向台灣出售潛艇,中國宣稱與荷蘭降至代辦級關係,於是黃華向米國提出最後通牒:兩國關係倒退將步荷蘭後塵!

1981年10月,關於合作與發展問題南北首腦會議在墨西哥坎昆舉行。中國總理趙紫陽率團出席會議,與米國總統里根在坎昆會見,直接交流售台武器問題,並建議兩國派代表正式會晤。

趙紫陽與里根

10月23日,黃華外長向黑格轉達中國總理趙紫陽談話內容,即:(1)售台武器須在規定期限內,在性能及數量上都唔超過卡特政府時期水準;(2)售台武器要逐年減少,以致最終完全停止。

黑格感到中方語調越來越尖銳,越來越唔妥協。佢邀請黃華訪米,準備在華盛頓作出答覆。

10月29日,黃華外長在米國國務院再次會見黑格。黑格表示,米國唔能夠規定在一定期限內停止向臺灣出售武器,出售水準各年有高有低,但整體來講,預期唔會超過卡特政府時期水準。

同日,黑格引黃華去見里根,黃華按中央批示立場正告里根:在雙方謀求解決呢個問題過程中,米方唔可以售台武器,否則中方將作強烈反應,兩國關係停滯或倒退將不可避免。

里根總統

次日下午,黑格繼續與黃華會談。黑格對黃華當面向里根總統提出「最後通牒」表示不滿。佢有D激動咁講,中方係在向米國總統信譽挑戰,中方未就和平解決臺灣問題承擔義務,卻要求米方在規定期限內停售武器,米國準備應付米中關係全面倒退後果。黃華對黑格講話進行左駁斥,雙方一場舌戰,氣氛劍拔弩張,確有「走邊緣」嘅味道。

在中方壓力下,米方最後不得不同意雙方就米國售台武器問題在北京舉行正式會談。

1981年12月4日,雙方正式會談在北京開始。中方先後由章文晉副外長和韓敘副外長為代表,米方則由其駐華大使恒安石為代表。

米國駐華大使恒安石

中米會談期間正陷入僵局之際,1982年1月11日,美國助理國務卿霍爾德里奇突然奉命來華,為乜?

原來呢個時候波蘭爆發團結工會事件,蘇聯東歐帝國集團有一忽就係波蘭出現崩裂狀態,里根自認佢嘅歷史任務就係要終結蘇聯帝國,見此良機豈有放過之理?

而要搞垮蘇聯東歐帝國集團,中國在亞洲起牽制作用顯然非常關鍵也!呢個時候米國佬認為如果因軍售台灣問題,使中國脫離國際反蘇聯盟陣營乃屬不智也!

霍爾德里奇向中方建議米中共同對付蘇聯干涉波蘭局勢嘅行動,亦希望會談公報要載入雙方對國際問題睇法。

霍爾德里奇仲通告中方,米國已決定唔再提高售台飛機性能,唔計劃向臺灣提供FX或F5G型或F-16型戰機,但將繼續助台生產原有F5E戰機。米方此舉係想緩和米中關係,表示米方已作出讓步。

為摸清中方底牌,里根總統決定派布殊副總統再度訪華。布希來訪前夕,鄧小平下達指示,對米鬥爭要立足於唔怕,但亦要講策略,注意方法,在堅持原則下爭取不破。

1982年5月8日,鄧小平會見布殊副總統,鄧小平要求米國領導人承諾:「在一定時期內逐步減少,直到完全終止向臺灣出售武器。至於承諾方式,可以商量,公報措詞可以研究,但係我地一定要達成諒解或協定。」

6月25日黑格辭去國務卿職務,佢仍然向里根提出高低兩個方案解決米中關係危機備忘錄。經過一個多月考慮,權衡利害,里根終於決定致信鄧小平,陳述米方有所鬆動嘅立場,實際上係接受左黑格部分建議。

7月13日,恒安石大使當面將此信交俾鄧小平。鄧小平指示外交部,關於要米國停止售台武器,我地原來就意識到佢唔會接受,但我地始終抓住呢一點,目的就是為左爭取更好結果。目前,米國相當程度上滿足左我地要求,將呢樁公案告一段落,依家係比較好嘅時機。

至此,中米雙方在售台武器問題上較量塵埃落定,下一步工作,就係將米方同意承諾落實在聯合公報文字上。

8月15日,雙方談判代表就公報行文達成協議,全文報兩國政府正式批准後,於1982年8月17日發表,簡稱《八·一七公報》。

《八·一七公報》內容除重申米國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外,主要強調米國唔打算長期向臺灣出售武器,而向臺灣出售武器在性能及數量上將唔超過中米建交後近幾年供應水準,美國將逐步減少對台軍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之解決。

就咁,中米暫時解決左糾纏雙方多年對台售武問題,係中米關係由危機轉化為良機一個典範,但係,後來因國際形勢產生巨變,米國佬對《八·一七公報》所作承諾進行修改,仍然繼續向台售武,至今仍無停止跡象。

1989年6月4日北京爆發六四事件,中國政府對示威群眾採取武力鎮壓手段。

6月3日深夜(米國東部時間),布殊總統就中國事態發表聲明,對使用暴力「深表痛惜」,「敦促以非暴力方式處理當前局勢」。

布殊總統

第二日,以共和黨極右派參議員赫爾姆斯及民主黨眾議員索拉茲為代表國會議員,紛紛打電話到白宮,要求布殊斷絕與中國關係,對中國實行最嚴厲制裁!

索拉茲

但係前總統尼克遜打電話到白宮,要布殊唔好斷絕對華關係,要往長遠看。

布殊同意尼克遜意見,但係為應付國會班大帝,佢決定選擇中間道路。5日下午,佢宣佈左三項制裁措施:(1)暫停中米間一切軍售及商業性武器出口;(2)暫停中米兩國間軍事領導人互訪;(3)同意重新研究中國留美學生要求延長逗留時間請求。

不過米國國會及人權組織對布殊相對而言比較溫和態度大為不滿,繼續施壓,要求米國政府對中國作出更強烈反應。

6月20日,美國政府被迫宣佈新制裁措施,包括:(1)暫停同中國一切高層(助理國務卿以上)互訪;(2)中止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對在中國經營實業公司之幫助;(3)反對世界銀行及亞洲發展銀行新嘅10億美元對華貸款事宜。

布殊實際上玩緊兩面手法,佢仍然想維繫與中國領導人接觸關係,早在六四後第四日,即6月8日,布殊決定直接俾鄧小平打電話,呢個係中米兩國領導人之間從來冇過嘅事。

但係中國駐米使館經請示國內後,通知白宮話,中國領導人冇與外國領導人通電話習慣,對唔住,老鄧唔會接電話!

布殊死心不息,6月20日,布殊「以一個真正老朋友」身份,親筆俾鄧小平寫左一封長信,通過中國駐米大使韓敘大使轉交。佢在信中希望鄧小平幫助維持中美關係,最重要係布殊問中方是否同意接受華盛頓秘密使者?

中國駐米大使韓敘

布殊呢封信係屬高度機密,白宮內只限少數兩三個親信閱讀,外界對此係一無所知也!

唔到24個小時,鄧小平就俾布殊回信,老鄧同意布殊建議,在雙方絕對保密情況下,歡迎米國總統特使訪華,並願意親自同佢進行真誠坦率交談。布殊當即決定派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斯考克羅夫特為密使。

總統密使斯考克羅夫特

呢次斯考克羅夫特來華與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訪華一樣,無論白宮國務院得知此事得兩三丁人,保證此行絕對機密也!

6月30日,斯考克羅夫特及同行伊格爾伯格登上米國空軍一架黑色C-141運輸機,開始佢地20小時秘密飛行。在飛行日誌上,呢架飛機目的地係沖繩。飛機由華盛頓郊區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直接起飛,在空中加油以節省時間並避開耳目。

米國空軍C141運輸機

斯考克羅夫特亦唔使用米國駐華使館通訊設備,而係自己帶左兩名報務人員。

7月1日,飛機降落北京機場,冇任何一名米國使館官員在場:米國駐華大使李潔明到韓國去探望老婆,因此在北京美國使館中冇任何人知道呢次秘密訪問。

7月2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舉行會見斯考克羅夫特及伊格爾伯格,鄧小平首先講:「目前中米美關係處在一個好微妙,甚至可以講係相當危險境地。對於導致中米關係向著危險甚至破裂方向發展嘅行動,在米國方面,我地睇唔到到任何停止跡象,反而仲在加緊步伐。三日前,米國眾議院又通過一個進一步制裁中國修正案。呢種行動尚在繼續。」

鄧小平批評布殊對天安門事件處理,「米國卷得太深」,依家淨係靠佢同布殊之間友誼解決唔到乜嘢問題,國會採取嘅措施係可能使兩國關係破裂!

佢指出問題出在米國,米國在好大範圍內直接觸犯左中國利益及尊嚴。「解鈴還需系鈴人」。希望米國將來行動能解開這個鈴,希望米國唔好火上加油。

當日下午,米國特使乘坐飛機就離開北京回國,斯考克羅夫特此行並唔可能解決問題,但係對布殊了解中方態度,卻係起到作用。

7月21日,布殊再次致函鄧小平,表示理解中國想法,希望中國同米國一齊來解開呢個鈴,恢復中米關係。

跟住鄧小平與布殊又透過多次信函交往,咁就表明,即使在雙方關係最緊張時刻,兩國領導人仍然在努力試圖制止中米關係進一步下滑。

1989年10月28日至11月2日,米國前總統尼克遜訪問中國, 佢呢次來華任務係奉布殊命令斡旋中米關係。鄧小平會見尼克遜時,請佢轉告布殊總統:「結束過去,米國應該採取主動,亦只能由米國採取主動……因為強者乃係米國,弱者乃係中國,受害者係中國。要中國來乞求,辦唔到。就算拖一百年,中國人亦唔會乞求取消制裁。」

尼克遜與鄧小平

尼克遜回國後,就佢對中國訪問一事向國會兩黨領袖提出一份報告。建議取消經濟制裁,恢復政府對在華投資者嘅支持,恢復世界銀行及其他國際借貸組織對中國主要專案嘅支持,恢復兩國之間官方高層接觸。報告最後話,依家唔係孤立中國領導人嘅時候,而係同佢地進行建設性對話嘅時候。

布殊決定再次派特使斯考克羅夫特訪華,12月9日至10日,斯考克羅夫特與伊格爾伯格再次到北京,但係呢次訪問卻係公開。

斯考克羅夫特呢次中國之行在米國引起新爭議。電視鏡頭轉播佢與中國領導人乾杯場面,呢張照片刊登在第二日米國各大報紙上。參議院民主黨領袖米切爾指責話,布殊「以一種最唔恰當、最令人尷尬、最令人遺憾方式向中國政府屈服」,係「對壓制性共產黨政府令人尷尬嘅叩頭」,係米國發出嘅「一個錯誤信號」。

在國會拖後腿情況下,中米關係改善幅度唔大,布殊亦無計可施,點知就在呢個時候,中東發生一鑊嘢令到中米關係起死回生!

1990年8月,伊拉克大舉入侵科威特,引發左海灣危機,米國佬決定要由聯合國安理會授權對伊拉克動武,但係中國乃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有一票否決權。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於是米國政府以安排中國外長錢其琛訪問華盛頓為條件,換取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唔好否決授權米國對伊拉克郁手,咁就一舉打破所謂停止中米高級官員交往禁令。

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

錢其琛之前曾到巴格達同薩達姆傾,要佢主動由科威特撤軍,中國可以做擔保人要米國佬唔打伊拉克,但係老薩唔聽,中國已經仁至義盡,冇對唔住老薩也!

11月29日,聯合國安理會部長級會議就授權美國動武決議進行表決,中國投左棄權票。30日下午,布殊總統在白宮會見錢其琛,感謝中國在海灣問題上同米國合作,希望兩國關係逐步改善,直至恢復最高級領導人的互訪。

錢其琛與布殊

就係因為中東海灣戰爭,中米終於走出六四陰影,陸續恢復正常政治及經貿關係,六四後米國佬對華所有制裁就咁基本上煙消雲散矣!

1999年5月7日,兩架米國空軍B-2轟炸機由密蘇里州懷特曼空軍基地起飛,經過數次空中加油後越過大西洋,在午夜前幾分鐘飛到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勒上空,向一座由米國CIA分析員認定嘅建築物,發左5枚2000磅型聯合定向攻擊炸彈。

米國B-2轟炸機

點知呢座建築物正係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米國佬所製造由全球衛星定位系統精確制導嘅炸彈使到大使館南側大部被毀,其中武官處辦公室被夷為平地,3名年輕中國記者喪生,20名中國公民受傷。

中國大使館被炸毀

呢個亦係世界外交史上一個國家大使館首次遭到第三國炸彈所炸毀,事態當然極為嚴重,就咁引發六四之後北京街頭再次出現示威遊行群眾,極度憤怒中國示威者包圍米國駐北京大使館並向其建築物拋擲各種污物,將米國大使館牆外搞到面目全非!

中國外交部5月8日首次做出正式反應,稱炸館事件為「野蠻暴行」,警告北約須對其後果承擔全部責任。外交部副部長王英凡要求召見米國駐華大使尚慕傑,接受中國對米「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嘅「最強烈抗議」。

米國駐華大使尚慕傑

但係尚慕傑大使話依家大使館外被數以萬計示威群眾包圍,佢認為安全上冇任何保證,就拒絕離開使館到外交部接受抗議。

5月10日,中國外交部對米方提出正式照會,要求「以美國為首北約」:(1)公開、正式道歉;(2)全面徹底調查炸館事件;(3)迅速公佈調查結果;(4)嚴懲肇事者。

除左加入WTO對話外,中國政府中止幾乎所有中米雙邊交流活動,取消中米雙邊軍事交流,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炸館事件。

中國政府決定打俄國牌,事件發生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與江澤民立刻通過北京-莫斯科熱線進行左長達一小時之久對話,大幅提升雙方防務合作。與此同時,江澤民卻拒絕接聽白宮打來電話。

俄羅斯總統葉利欽

但係米國佬最初唔係太過重視呢單嘢,華盛頓在事發數小時後先至表態,聲稱炸館事件係一個目標定位錯誤,並對「誤炸所造成的傷亡深表遺憾」。克林頓總統稱炸館事件係個「不幸失誤」,就此事「向中國領導人及人民表示真誠的遺憾與哀悼」。

克林頓

米國佬準備講幾句空頭說話就想將中國打發,顯然係打錯算盤,中國駐米大使李肇星,在米國公共電視網(PBS)新聞節目上話:如果米國只係講聲「對不起」,但又唔採取任何深入措施就甩手走人嘅話,只會增加中國人民憤慨。

駐米大使李肇星

顯然,華盛頓必須做出更多努力始能滿足中方要求,包括道歉、調查、賠償及懲罰責任人等。

5月8日傍晚,米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親自攜帶道歉信前往中國駐米大使館。傳達米方對「誤炸」中國大使館及其所造成悲劇深感歉意。

米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

米國佬對呢件事雖然進行調查,但係卻無法搵出令人信服理由,好多細節及結論至今未能解密。

有一位參與調查官員描述話:「有兩個並存事實:一方面米國有非常好技術,例如隱形轟炸機、鐳射制導系統、衛星定位技術及空中加油;但係另一方面,某人在地下室一邊睇報紙體育版,吃著裹左糖粉麵包圈,飲著大杯可樂,一邊選定一個佢從未去過嘅城市作為轟炸目標。」

初步調查結束之後,米方馬上組團到北京解釋調查結果。代表團係由總統特使、負責政治事務副國務卿湯瑪斯·皮克林率領,成員來自白宮、情報界、國務院及國防部長辦公室。

副國務卿湯瑪斯·皮克林

6月17日,皮克林借助幻燈片及其他可視資料,竭力讓充滿疑問嘅中方官員相信,炸館事件純屬意外。佢將呢鑊意外事故歸咎於諸多失誤:目標定位技術出左問題,資料庫唔準確及唔完整,以及本應發現錯誤複審過程不盡完善等等。

皮克林強調米國冇理由專登襲擊中國使館,咁樣一個決定係違反米國理念及實踐,無助於實現北約削弱「南斯拉夫政府及軍隊鎮壓科索沃能力」嘅目標,而且會使米國為結束呢場衝突而在外交上征得中方支持變得更加困難。

中國外交部長唐家璇駁回米方解釋,認為唔夠充分、缺乏說服力。佢話:米方迄今對事件發生原因所做出嘅解釋,係難以令人信服,由此而得出所謂「誤炸」結論,係中國政府及人民斷然無法接受。

外交部長唐家璇

盡管中國政府對皮克林解釋並唔滿意,但官方層面停止左對炸館事件嘅追究。炸館事件引發爭吵至此大體結束,雙方開始採取實質性措施平息危機。

7月30日,中米雙方宣佈,米國政府將向事件中27位受傷者以及3位死者家屬,支付450萬米龍賠償。9月,米方將賠款交付中國政府。

同月,克林頓與江澤民利用參加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行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之機,進行數次頗有成效會談。此後,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桑迪·伯傑對外表示中米關係已經「回到正軌」。

江澤民與克林頓

1999年11月,米國佬放棄長期以來阻止中國加入世貿政策,中米雙方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達成協議。

同年12月,米國政府同意支付中國政府2800萬米龍以賠償中國使館遭受損毀,協定同時要求中國付給米國280萬米龍以賠償米駐華外交機構損失。2000年初,中米兩國恢復番全面雙邊軍事交流。

就咁樣米國佬轟炸中國大使館事件帶著無數謎團不了了之矣!

中米外交關係三次危機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