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元首張作霖大元帥遇難記

中華民國元首張作霖大元帥遇難記

1928年6月4日早晨5時23分,離瀋陽幾公里處皇姑屯車站附近突然爆發一聲巨響,一列行駛該處火車遭到炸彈恐怖襲擊。

此鑊嘢共計死亡20人,受傷53人,死亡者當中有個顯要人物,亦係呢次恐怖襲擊目標,佢就係中華民國海陸軍大元帥張作霖是也!

何以身為國家元首嘅張大帥會成為恐怖襲擊之犧牲者?究竟係何方神聖搞呢單大鑊嘢?依家且待老夫慢慢道來!

張作霖生於1875年,東北奉天省(今遼寧省)海城縣人,本係綠林出身,被清廷招安後陸續掌握東北軍政大權,民國初年趁全國分裂動亂之際,成為所謂「東北王」,所指揮軍隊被稱為奉軍,故此張作霖被視為奉系軍閥首腦也!

張大帥

張大帥野心勃勃,唔單止要控制東北,仲要進軍關內,逐鹿中原,1927年6月18日,張作霖在北京就任北洋軍政府陸海軍大元帥,代表中華民國行使統治權,成為國家最高統治者,並組成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第32屆、亦係最後一屆內閣,成為北洋軍政權最後一個統治者。

但係好景不常,1928年4月,國民黨開始第二次北伐,北伐軍馮玉祥、閻錫山部正由津浦、京綏各線全力進攻東北軍,當時在兵力上差距懸殊,北伐軍兵多將廣,東北軍寡不敵眾。

張作霖再三考慮之後在無奈之中,決定暫時退回東北,待重整旗鼓後再重開局面。

但係日本仔唔放過佢,逼佢在退出關外前簽署多項出賣中國權益不平等條約,張作霖內外交困,唯有用拖字訣來應付日本仔。

張大帥俾日本仔追到索氣

在返回東北前幾日,奉天憲兵司令齊恩銘,就覺察到日本守備隊在皇姑屯車站附近老道口及三洞橋四周,日夜放哨阻止行人通行,好似在構築乜嘢工事,情況異常,就此曾密電張作霖,請佢嚴加戒備或繞道歸奉。但係,齊恩銘提醒,並冇引起張作霖足夠重視。

張作霖非常迷信,逢有大事必卜卦決疑,佢搵左在府右街所信任張半仙搖卦,以此來選擇離開北京良辰吉日,張半仙話6月3日下午7時動身為吉時,張作霖毫不思索就決定在呢個時刻離開北京返回瀋陽。

當日旁晚,張作霖乘坐英國所造厚鋼板防彈汽去車站,出發前採取周密保衛措施,由校尉處長溫守善先將防身武器長筒匣子槍送入車內,然後接張大帥上車。

張大帥部車警衛森嚴,司機身旁由衛隊姜胖子掌握設在車內一挺機關槍,汽車左邊企住荷槍實彈校尉官高錫祥及大刀隊隊長邢朝慶,右邊則企左手提匣子槍校尉長田長庚。

匣子槍

溫守善率領保衛汽車隊趕在前面,後面係衛隊營官兵,防衛可謂滴水不漏也!

當汽車隊駛到前門火車站後,溫守善率校尉長、衛隊長等,急速登上火車檢查安全,一切就緒,先至接張大帥上車。

北京前門火車站

大帥所乘乃係昔日慈禧太后花車,車內寬敝美觀,設有地毯、寫字枱、茶几等,車後有包房三個,包房後有廚房廁所。

火車開後,國務院總理潘復、陸軍總長鮑貴卿、財政部長閻庭瑞陪張大帥玩「五十糊」紙牌,玩左好長時間,車行到天津站時,潘、鮑、閻落車。

國務院總理潘復

陸軍總長鮑貴卿

張大帥回包房休息,唔知乜嘢原因,大帥由於心緒不寧而瞓唔著覺,就由六姨太服侍佢食鴉片煙解悶。

火車到達山海關車站,黑龍江督軍吳俊升代表東北各方面人士上車迎接張大帥,開車後,張吳暢談前後方形勢。

黑龍江督軍吳俊升

到達皇姑屯老站時仍有文武官員迎接,當時奉天省(現遼寧)省長莫德惠、哈爾濱行政長官張景惠等均上花車迎接張大帥。

莫德惠

張景惠

火車徐徐開動,張大帥、吳俊升、溫守善等企在列車左前方向窗外北望,莫德惠、張景惠則企在右前方,約行使三百米到達南滿鐵路與京奉線立體交叉口時,突然一聲巨響,煙塵滾滾,沙石橫飛。

爆炸現場

爆炸過後,鐵軌好似麥芽糖一樣彎曲,所有列車一起震動,有D脫軌,有D起火,張作霖所乘車廂被炸碎,車身崩出三四丈遠,只剩下兩個車輪。

被炸毀車廂

吳俊升被一硬物插入頭部,腦漿外溢當場死亡,張大帥被炸出三丈遠,溫守善被埋在碎木下面,莫德惠及張景惠則受輕傷。

六姨太所住包房著火急喊救命,被衛隊救出只係稍傷左腳趾。

溫守善清醒後,掙扎爬出碎木,企起身搵張大帥,佢見到大帥躺在鐵軌南側,就急忙將大帥抱入懷中,見佢咽喉處有個大窿,血如泉湧流滿衣襟及地上。

溫守善從褲袋拉出一條手巾堵住張大帥傷口上,呢個時候憲兵司令齊恩銘搵到一架敝蓬車,大家將張大帥抱入車內,溫守善坐在車內仍然緊抱住大帥,汽車急速駛向瀋陽大帥府。

當時張大帥仲係清醒,閉住眼睛細聲咁問溫守善:捉左未?
溫守善安慰佢話:捉左嘞!
大帥跟住問:邊度㗎?
溫守善話:依家審緊,仲未知係邊個做嘅!您最好安下神,唔好打聽咁多喇!
隔一陣間,大帥又問:到底係邊個做呢?
溫守善話:唔係一般手榴彈,係火車行到日本南滿鐵路橋時,一枚巨型炸彈炸嘅,除左日本仔之外,冇人做得到!

張大帥昏迷中又講左個「打」字。

再隔一段時間,張大帥對溫守善講:我想疴尿,番屋企睇小五(五少爺)同五姨太!
在汽車內張大帥最後一句係:我要走嘞!

當汽車來到大帥府,醫護人員用擔架將大帥抬到府內東花園小樓,由軍醫處長王宗承負責搶救,打強心針,甚至噴大煙,灌左一細盅白蘭地酒都無濟於事,醫生用剪刀剪開沾滿血跡衣服除落來擦洗傷口,發現胳膊有骨折處。

瀋陽大帥府

王宗承又請瀋陽城內英國名醫盛京施醫院院長雍大夫(DR W.A. YOUNG)參與診治。

到6月4日上午9點鐘左右,大元帥咽左氣,五太太壽夫人吩咐木匠用早存茵沉木俾張大帥做棺材,並嚴防走露消息。

張作霖臨死前最後一句說話係對五太太壽夫人講:我受傷太重……恐怕唔掂……叫小六子(指張學良)快回奉天!

王宗承醫生對英國醫生雍大夫講:呢單嘢關係太大,希望你嚴守秘密,如果有人問,千萬唔好講大元帥已經瓜老襯,就講負傷而已!

呢個英國醫生雍大夫頗守誠信,佢的確嚴守秘密,連英國駐瀋陽總領事問佢消息,佢都係按照中方吩咐回答。

後來英國領事知道雍醫生講大話,就以佢對大英帝國唔忠誠為由,解除佢醫院院長職務,將佢踢番祖家批薯仔,此是後話。

為掩人耳目,大帥府邸依然燈火輝煌,煙霞陣陣,醫官每日仍按時到府上班,填寫病案。廚房每日三餐仍按時送飯入去。家人一律唔啼哭,唔戴孝,主持家政壽夫人濃妝豔抹,與前來窺探虛實日本太太們從容周旋。

壽夫人

同時,奉天當局下令全城戒嚴以穩定局勢。由於日軍唔知道張作霖是否歸天,未敢貿然行動。

有日本仔以探視為名來探聽消息,都由代總參議臧式毅用「大元帥傷勢見輕,日見好轉,已經進食」等假話瞞騙過去。

臧式毅

壽夫人與臧式毅商議一方面繼續封鎖消息,秘不發喪,以穩定軍心,另一方面向在關內張學良報信。

張學良接到消息後,為防不測,佢化裝成一個伙夫,與士兵混埋一齊乘運兵火車於6月18日秘密趕回瀋陽。呢個時候,張學良先至知道老竇已經瓜左。

為保國家大業,張學良強忍悲痛,模仿父親筆跡簽發命令。等到將一切相關事宜都安排好,東北政府先至對外宣佈張作霖死訊。從此以後,為懷念死去父親,銘記殺父之仇,張作霖忌日便成左張學良「生日」!

張學良

雖然當時大家都認為呢鑊嘢肯定係日本仔所為,但係冇證冇據,日本仔反咬一口,話恐怖襲擊乃係南方北伐軍便衣隊所為,關東軍聲稱在爆炸現場擊斃兩名恐怖分子,並將呢兩個屍體示眾作為證據。

張大帥究竟係俾邊個做瓜,就咁成為民國一大疑案。

但係歷史真相始終會浮現,日本投降後,1946年,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理日本戰犯時,就係將皇姑屯事件視為日本侵華起點。因為張作霖係當時中國元首,謀殺一國國家元首理應係違反國際法、係犯戰爭罪行為。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

在東京法庭上,日本前陸軍省兵工局長、事件參與者東宮隆吉少將(當時係上尉)揭露供述,先至知道呢個係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大佐等人傑作。

東宮隆吉供述,日本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大佐係設計暗殺張作霖直接兇手之一。炸車時,東宮隆吉上尉擔任瀋陽獨立守備大隊中隊長,駐守皇姑屯的三洞橋附近。佢接受河本指示,負責炸車技術工作。爆炸時按鈕就係他所按。

而被中國政府關押河本大作又口述佢策劃陰謀刺殺張作霖更多內幕情況,由歷史學者筆之於書,才使事件全貌大白於天下。河本所寫《我殺死了張作霖》,就係佢自供狀。

河本大作

河本大作自述,佢在關東軍任高級參謀時,曾以隨員身份,參加左日本東京東方會議,在會上,討論日本對滿蒙政策,佢力主對於奉天軍閥已非外交抗議所能收效。

關東軍司令官武藤信義強調用武力來解決。田中首相亦同意呢個主張。於是,大體上決定左以武力解決方針。

武藤信義

河本大作狂妄咁講:「我認為,只要打倒張作霖一個人,所謂奉天派諸將,便會四散。」「幹掉頭子。除此之外,冇解決滿洲問題第二條路。只要幹掉張作霖就得。」

繼任關東軍司令官村岡長太郎中將,有田中首相「放手而為」指示,就裁定照河本主張行事。於是,暗殺張作霖計畫就開始實行矣!

村岡長太郎

河本當即派竹下義晴和田中兩參謀,赴北京偵察張作霖行期。佢地借同北京武官處聯絡名義,從事調查張作霖之列車編組及行車時刻。好快,竹下就拍來了電,話張作霖已經決定出關,並報告火車預定行程。

因此,河本就派出關東軍特務機關石野芳男大尉到山海關,武田丈夫、神田泰之助到新民屯等京奉鐵路要地,命令佢地切實監視火車到達及啟動具體時間、地點,並及時向佢報告。

關於暗殺地點問題,後經多方研究,得出滿鐵線和京奉線交叉點最為安全之結論,因為滿鐵線在上面,京奉線在下面。日本仔在該處活動,唔會引起他人注意。同時,根據非法南滿鐵路條約,中國軍警係唔可以靠近南滿鐵路,咁就為佢地佈置埋設重磅炸藥,提供便利條件。

關於現場佈置及爆炸執行問題,佢地選中了駐守當地日本守備隊中隊長東宮隆吉上尉。並自朝鮮新義州調遣工兵一組,攜帶電氣發火之500磅高爆炸藥兩箱,配屬其作業。

特派關東軍神田、富田兩大尉負責勘定地點;派工兵隊長管野裝置電流炸藥;派東宮隆吉專門負責控制電流。日本關東軍派自朝鮮調遣來工兵,在鐵路交叉點上,工作左6個小時,將120公斤黃色炸藥,分裝在30個麻袋內,裝置在鐵路交叉點橋墩上面兩處地方。為了保證爆炸成功,佢地設置左兩道爆炸裝置。同時,在橋墩500米外瞭望臺上設有電線按鈕,以控制觸發爆炸。

日本仔如此仔細咁佈置一切,張大帥當然在劫難逃矣!

讀史至此,不禁掩卷長嘆,日本軍國主義者侵略中國,受害者唔單止係平民老百姓,連中華民國國家元首同樣要慘遭毒手,當時中國國家命運之慘痛,豈係蠢物黃屍帶所能了解耶?

目前皇姑屯車站仍在,但係舊貌換新顏,帝國主義軍國主義者在中華土地上橫行霸道一去不復返矣!

皇姑屯車站現貌

阿爺在皇姑屯車站附近設有六四事件博物館,向世人訴說舊中國一段慘痛史。

六四事件博物館

皇姑屯事件博物館

勿忘國恥!

被炸毀張大帥列車係紀念館內主要陳列品

館內亦樹立張大帥塑像

高鐵呼嘯通過皇姑屯車站,歷史車輪滾滾向前,讓一切侵略者永遠遠離我地中華美麗國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