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兩岸密使之謎

五十年代兩岸密使之謎

自一九四九年刮民黨敗退台灣後,兩岸各自與米蘇兩大強權結盟,在東西冷戰格局下,彼此如同血海深仇敵人一般,表面上只有槍炮發言,似乎並冇任何對話。

但係,根據目前解密資料顯示,五十年代冷戰最高峰時期,兩岸曾經係有通過密使進行過交流,咁究竟內情如何,相信我地維伯同志一定有性趣,咁就且待老夫慢慢道來!

首先主動提出要通過密使進行交流係老八,其時係一九五五年,點解會係在呢個時段,老八想同刮民黨進行溝通呢?

一九五五年對於老八來講,都算係幾順利,國內農村土地改革及合作化基本上完成,困擾中國幾千年之農民土地問題幾年時間內就得到解決,城市中資本主義改造正在開展,不日亦會按計劃完成。國外方面,中共與世界第一強國米國在韓戰打成平手,中共國際威望如日中天,印尼萬隆會議及瑞士日內瓦會議,中共代表周恩來均扮演非常重要角色。

在呢種形勢下,老八信心滿滿,認為係時候解決台灣問題,並且係傾向採取和平手段,咁就有必要向蔣介石傳遞呢個和平信息,咁搵邊個做呢個傳遞信息密使呢?

老八結果係搵左當時居住在香港著名記者曹聚仁擔當做密使,點解會搵曹聚仁呢?曹聚仁生於一九零零年,抗戰時期曾任刮民黨中央通訊社戰地記者,一九四一年,曹聚仁到江西赣南獲蔣經國邀請創辦《正氣日報》。

曹聚仁根據佢同蔣經國接觸所得印象,寫成《蔣經國論》,係世界上第一本講蔣經國嘅書,使到外界首次了解到蔣經國呢個神秘人物點滴,曹聚仁與蔣經國有亦師亦友關係。

曹聚仁雖然同刮民黨及蔣經國有深厚關係,但係佢卻唔係刮民黨死硬份子,佢同左派與及中共都有密切聯繫,一九五零年後,曹聚仁覺得自己在大陸發展有限,就南下到香港,成為《南洋商報》特約作者,同時亦為香港多份左右派報章寫文章。

曹聚仁可以話係既不反蔣亦不親蔣,既不反共亦不親共,正係佢呢種獨特身份而被中共睇中搵佢做密使,中共特別係睇重佢同蔣太子經國特殊關係,在蔣太子已經明顯會係老蔣接班人呢個時候,中共認為曹係可以發揮作用。

於是,曹聚仁在一九五五年八月至十二月間寫左三封密函俾小蔣,請小蔣派人到香港,由佢曹某向台灣方面介紹中共對台和平政策之最新信息,以解決國共之間爭議。但係呢三封信經過台北高層研究後,認為係老八統戰陰毛,決定置之不理。

但係老八面皮夠晒厚,並唔灰心,就搵另一個地位較曹聚仁高嘅人出馬。佢就係章士釗是也!章士釗湖南人,生於一八八一年,北洋軍閥時代已係重要政治人物,佢又曾義助當年仙都唔仙下嘅毛澤東,係老毛未發跡前恩人。章士釗又曾出任國民政府國民參政會參政員,與刮民黨上層關係密切,章在四九年後任政協常委及人大常委,國共兩邊都吃得開也!

章士釗在一九五六年春由北京到香港,佢嘅任務係將一封中共中央信函,托刮民黨駐港人士轉交俾台北高層,信中主要內容係提議由國共雙方進行第三次合作,以完成統一大業,台灣政務,除外交由北京中央接管之外,其他軍政大權與人士安排仍由老蔣繼續管理。

中共中央在此信函結尾處特別提到:“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對老蔣發動溫情攻勢也!

老八呢個溫情攻勢果然奏效,老蔣秘密派人前往香港會見曹聚仁,表達蔣家父子唔排除與老八進行溝通嘅嘅想法,並要曹聚仁親自前往大陸,搞清楚老八方面真實意圖。

老蔣在一九五六年五月六日日記內曾暗示派曹聚仁去大陸摸底,佢日記係咁話:“香港游離與中立分子之組織,使之從事大陸情報工作或進入大陸潛伏。”跟住在六月十四日日記中有咁樣記載:“指示經兒派員進入匪區之各種具體計劃”。

一九五六年七月十六日,周恩來總理在北京頤和園宴請曹聚仁,老周話北京對台灣絕非招降,而係彼此商談,只要政權統一,其他一切議題均可以坐低商量安排。曹聚仁返回香港後,將呢個信息帶俾台北。

老蔣對於老周建議有乜嘢反應呢?佢在日記中指斥中共目的係在愚弄利用及挑撥離間,完全唔接受老周建議任何一點。

雖然係咁,但係老蔣並唔想就咁完全斷絕與曹聚仁接觸,佢下令刮民黨在香港部門,仍然將曹聚仁列入統戰對象。

中共亦仍然冇死心,曹聚仁在同年十月再次到北京,呢次居然係由毛澤東本人接見曹,老毛話如果台灣回歸,一切照舊,台灣可以實行三民主義,但係要同米國佬斷絕關係。中央可以安排老蔣,小蔣及陳誠等在北京任職。

呢次台灣對老毛建議同樣係置之不理,但係就要求曹聚仁專程到浙江奉化探訪,目的係睇下蔣氏祖墓是否完好。所以一九五七年五六月間,曹聚仁再次到大陸,就專登去奉化溪口鎮,住進當年老蔣所居之豐鎬房,並代表蔣氏父子向蔣母王太夫人墓園拜祭,曹聚仁拍成照片,回港後將其透過管道轉交台北高層。

兩岸呢種密使交往,米國佬是否被蒙在鼓裡?根據米國中央情報局目前解密資料顯示,米國佬由最開始階段即已完全掌握曹聚仁所有一舉一動,中共所謂密函內容,CIA均係知悉一切,可見米國佬情報工作之勁揪也!

老蔣唔會將所有雞蛋放在一個菜籃內,曹聚仁並非係老蔣唯一密使,在曹聚仁一九五七年五月前往大陸之前一個月,老蔣指示刮民黨在香港黨報《香港時報》社長許孝炎派居港刮民黨立法委員宋宜山去大陸。

宋宜山在大陸見到總理周恩來及統戰部部長李維漢,老周所講內容基本同曹聚仁所講相同,宋宜山並且在大陸各地進行考察,回港後,除將老周建議內容再述一遍外,又將大陸所見農村土地改革,工業發展與市場狀況等,一一寫成報告送呈老蔣御覽。

但係老蔣在閱讀過宋宜山報告後,為之龍顏大怒,話宋宜山呢個契弟入左大陸一次,就俾中共洗左腦,猛講大陸好話,為匪宣傳。老蔣指示許孝炎停止再派宋宜山去大陸,並且吩咐宋宜山今後不必再來台灣,立法委員份糧就照發。

老蔣決定要斷絕兩岸所有密使往來,主要原因係中共視大陸為中央,而視台灣為地方政權,老蔣對呢點係絕對冇得妥協。何況一九五七年中期後,大陸大搞反右派運動,老蔣見老毛出爾反爾,玩鳩班知識分子,更加就唔想上當。

再加上國際上頻頻有國共和談消息流傳,老蔣唔想俾米國佬誤會佢有意同大陸傾,老蔣亦借呢種傳聞趁機向米國佬敲詐多D軍事援助也!

國共談判無疾而終,兩岸密使亦暫停活動,但係到一九五八年八月金門炮戰期間,曹聚仁又再度活躍,在中共發動炮轟金門前夕,毛澤東特別召見曹聚仁,向佢透露炮轟金門計劃。曹聚仁返港後,就在八月廿三日上午《南洋商報》發表報導,話中共會在當天炮轟金門,果然是日下午五時,大陸萬炮齊轟金門,轟動全球,但係好少人注意到曹聚仁已在當天作出咁準確預測。

到九月十日,金門砲戰正進入最高峰期,老周急召曹聚仁到北京,向佢透露大陸軍方決定停止炮轟金門七日,以便刮民黨能對金門進行補給。曹聚仁回港後,分別致函蔣經國及國防部長俞大維,告其老周要求刮民黨死守金門唔好撤退之信息。

呢個係古今中外戰史上所罕見實例:要求對方死守陣地唔好撤退!

點解會咁?原來金門砲戰爆發後,米國佬強烈要求老蔣由金門撤軍,老蔣感到十分頭赤也!一旦刮民黨軍撤出金門,即係兩岸隔絕將成事實也!老八有見及此,就特別搵曹聚仁向老蔣傳達中共意願,兩兄弟打還打,分家就絕對唔做得!

老蔣在佢九月廿七日日記中,寫下非常耐人尋味幾句話:“中國事只有中國人才能真正了解,尤其是中共的行動,中共的心理,以及其大陸的真相與民心,更是只有中國人才能了解。”

呢個就係五十年代兩岸密使之始末也!

六十年前老八構思其實與後來矮佬鄧一國兩制冇乜大分別,亦可見老八之耐心,六十年如一日也!

六十年前老周及老毛所提兩岸統一建議,可以話係一廂情願,原因係老蔣剛剛同米國佬簽左協防條約,台灣安全有左百分之百保障,中共食力唔單止差米國好遠,就算海空軍與刮民黨相比,尚有所不及,老蔣真係睬你都傻喇!

講到尾,就算你要想和談,冇一定食力,對方係絕對唔會上談判桌者也!

最離奇係老周對曹聚仁講,一旦台灣回歸,大陸可以按米國佬援助之水平對台灣提供經濟及軍事援助,老蔣睇到呢點,恐怕係為之噴飯也!

此所以當時香港台灣反共報章猛咁嘲笑老周唔知行情,自己窮到冇褲著,仲想援助富貴過你嘅台灣?

不過,六十年前老八異想天開,六十年後,大陸竟然係有食力對台灣進行援助也!

正如大陸一九五八年提出"趕英超美"口號,當時亦係俾香港台灣反共報章嘲笑到臉黃,但係到今日,呢個已經唔係口號咁簡單矣!

老八好多大想頭,在起初係俾人地當發白日夢,但係經過一段時間,居然經得起歷史考驗,咪話唔奇哉怪也!

隨住阿爺食力越來越強,台灣談判籌碼就越來越少。

金門依家有船來往廈門,非常方便,兩邊傾緊由大陸供應食水呢個計劃。

老八最令人感到恐懼係佢果份耐性,所謂鐵柱磨成針,老八咁長情,好難頂也!

默察老共建國以來六十幾年歷史,發覺老八具有雙重性格,有時尖頭曼,彬彬有禮,乜都可以傾,非常之理性,但係有時狂性大發,講打講殺,冇厘斯文,何以會咁?

此亦世人經常難以理解老八言行而感到困惑也!

老八對台灣亦係如此,今日對台笑臉迎人,千依百順,就算除底褲都肯制,話唔埋明日變成惡言相向,舞棍弄棒,搞到台灣佬唔知阿爺葫蘆內賣乜嘢藥。

老八有種神功,就係同時扮演尖頭曼與惡魔角色,連變臉都費事。金門炮戰前夕,老毛通過曹聚仁向台灣預告準時在八月廿三日下午炮轟,世界戰爭史上豈有預先向敵人通水幾時發動攻擊?

可惜當時刮民黨情報部門冇重視曹聚仁在《南洋商報》上所發表之預告,致使老八萬炮齊轟金門第一時間,即當場擊斃刮民黨金門三位副防衛司令!

到九月十日,老周急招曹聚仁進京,要佢向台灣傳遞八軍將停止炮轟金門,要求刮民黨唔好棄守金門,當時老蔣對此信息半信半疑,認為係共匪統戰陰毛,其中必定有詐,但係八軍果然實施停火七日,其後又再延期。

到十月廿一日,米國國務卿杜勒斯飛抵台北,佢係奉艾森豪威爾總統之命,向蔣光頭施壓要求從金門撤軍,中共即刻宣布停火唔算數,恢復炮轟,並且又由老周托曹聚仁傳話俾蔣家父子,要佢地千祈唔好順從米國佬,我呢邊炮轟你,你要趁機向米國佬敲詐多D軍火援助!

到最尾,中共自說自話,宣布單日炮轟,雙日停火呢個離奇決定,直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才正式宣布全面停火!

我識得有個台灣朋友曾在金門當兵,佢話中共一時一個樣,搞到刮民黨前線官兵唔少神經衰弱!

到七九年大陸改革開放,葉劍英提出所謂“葉九條”,內容與毛周當年建議差唔多,但係葉劍英加左一樣勁料,就係宣布歡迎台灣各界人士到大陸探親,旅遊及做生意搵真銀!毛周媚眼只向蔣家父子最多加上陳誠拋,但係呢次葉帥媚眼係向全體台灣人民拋也!問你老K點頂?

雖然蔣經國實施“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三不政策對付葉九條,但係阻擋唔住台灣外省人本省人湧入大陸浪潮,唯有在死前半年宣布容許外省兵番大陸探親,呢個閘門一打開,本省人亦紛紛搏懵入大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