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二次大戰期間歐洲猶太人逃亡為背景嘅大陸電視劇《最後一張簽證》正在熱播中。

以二次大戰期間歐洲猶太人逃亡為背景嘅大陸電視劇《最後一張簽證》正在熱播中。

呢個應該係中國電視劇首次觸及歐洲近代最慘烈史實:納粹德國迫害猶太民族。

為求逼真,呢部電視劇大部分外景係在歐洲拍攝,雖然劇情係發生於維也納,但係卻係在捷克布拉格取景。

除左有大陸著名“老戲骨”演員陳寶國及青年演員王雷外,仲搵左幾名捷克及斯洛伐克職業演員參加演出。

陳寶國演中華民國駐維也納副總領事魯懷山。

王雷則演中華民國駐維也納領事館簽證官。

斯洛伐克女演員Natalia Germani出演猶太妹羅莎。

捷克演員Jan Revai則出演納粹德國黨衛軍軍官漢斯。

與過去大陸電視劇唔同,《最後一張簽證》中外籍演員都擔當非常重要角色,與中國演員旗鼓相當也!

劇中陳寶國所演中華民國駐維也納副總領事魯懷山係有原型,佢就係原中華民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也!

何鳳山係在1938年至1940年出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而1938年正係納粹德國拼吞奧地利,並且開始對奧地利猶太人進行各種歧視及迫害政策。

根據納粹德國規定,猶太人如果想離開奧地利,必須先取得外國簽證,因此數以萬計猶太人湧往各國領事館申請簽證,搞到各國頭都大埋!

1938年7月13日,在法國埃維昂召開討論猶太難民問題國際會議,與會32個國家都強調種種困難,相繼對猶太人簽證亮起紅燈,拒絕對猶太人發放簽證。

呢個時候,就得中國領事館繼續向猶太人發出簽證,俾佢地可以安全離境。

何鳳山咁樣做法係違反當時國民政府親德政策,因為由抗戰前到抗戰初期,德國係中國最大軍事外援,得罪德國會冇運行也!

咁樣就對何鳳山形成了好大壓力,佢好快就受到來自頂頭上司——駐德大使陳傑直接威脅。陳傑堅決反對何鳳山俾猶太人發放簽證,但係何鳳山冇理睬。後有人向外交部打小報告,話何鳳山在向猶太人出賣簽證。陳傑於是採取突然襲擊方式,派人到維也納調查。因查唔到證據,先至不了了之。

究竟何鳳山前後發左幾多份簽證俾猶太人,依家已經無法統計。

各國領事唔單止拒絕向猶太人發出簽證,各國所有重要港口均拒絕無簽證猶太人入境,上海係全世界唯一一個完全開放俾猶太人入境國際城市。

進入上海猶太難民頂峰時達3萬多人,超過左加拿大、澳大利亞、印度、南非、紐西蘭五國接納猶太難民之總和!

猶太人逃亡到上海後,大部分被安置在虹口區長陽路一帶,依家長陽路就設有猶太人逃難紀念館。

上海長陽路猶太難民紀念館碑文。

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全貌。

紀念館內有何鳳山事蹟碑文。

紀念館內猶太教堂,以色列歷任總統總理及政要來華期間,都會來上海長陽路猶太難民紀念館瞻仰。

上海開放俾猶太難民入境正係中國爆發全面抗日戰爭,中國自己都快將亡國滅族,但係仍然慷慨咁容納猶太難民。

唔少猶太難民在上海登岸後,見到上海街頭滿係屍骸,為之大吃一驚,當時中國人處境之壞,係猶太人所難以想像也!

在逃亡上海猶太難民當中,有個細路得十三歲,佢叫做布盧門撒爾,後來佢在卡特總統時期出任米國財長部長,佢近年多次來上海表示感恩之情。

布盧門撒爾一再強調話冇上海就冇佢布盧門撒爾呢個米國財政部長!

布盧門撒爾初到上海被當時中國人窮困境況所驚嚇,到佢1973年再度訪華並親到上海舊居,見到佢當年所睇到上海各種狀況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踪。

由於何鳳山對佢發放大批簽證俾猶太難民事蹟長期保持沉默態度,只係在佢回憶錄《外交生涯四十年》輕輕一筆帶過,所以戰後幾十年冇人提及呢件事。

猶太難民史學者係在何鳳山逝世後先至發現佢嘅事蹟。

耶路撒冷屠殺猶太人紀念館中刻有何鳳山姓名,以表彰佢嘅義舉。

以色列前總理沙龍:「何鳳山,不是英雄,也不是天使,他是上帝!」

以色列駐華大使館公使莫義瀾:「何鳳山是一位為猶太人的黑夜點燃光亮的人。」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在何鳳山的面前,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從而感到了我們自身的渺小。」

《最後一張簽證》係部電視劇,並非完全按何鳳山事蹟來拍攝,大部分劇情都有過度煽情味道,呢個係電視肥皂劇一大通病也!

特別係描述中國領事簽證官與猶太妹一段情緣,根本就係老作也!

中國人畢竟對歐洲史唔會太了解,此劇對納粹德國對猶太民族迫害描述得比較淺薄。

呢部電視劇實際上係中國與捷克合作拍成,屬於中歐文化交流一部分。

大部分人對於上海大開中門俾猶太難民入境覺得難以理解,係唔了解當時中國上海環境所致。

上海在鴉片戰爭後被迫開埠,被畫分為華界,法租界及英租界(後改稱公共租界),上海最大特點就係開放,向全世界所有人開放。

抗戰爆發後,日軍佔領華界,但係公共租界及法租界仍然維持開放城市呢個特點,容許所有人可以無簽證入境,有一點需要注意係當時租界最有錢係猶太人,例如沙遜,例如哈同,租界政府係由有錢人所控制,所以租界冇可能會拒絕猶太人入境也!

事實上,當時由歐洲來上海猶太人個個身無分文,因為佢地離境前已經俾納粹德國剝奪所有財產,所以佢地一到上海,係靠沙遜及哈同呢班猶太有錢捐獻資金來維持佢地基本生活。

國民政府在淞滬血戰後對上海已經冇任何控制權,猶太人有冇權入境,國民政府係無從過問也!

對到達上海班猶太難民感觸最深係佢地週圍中國人生活狀況尚及唔上佢地,但係中國人對猶太人並冇任何歧視,就算自己食唔飽,都會盡量幫助落難猶太人。

二次大戰結束後,在上海猶太人陸續離開,一種係返回歐洲原居地,一種係移民北美及澳洲等地,一種係返回剛建立之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