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由中國》雷震事件始末

台灣《自由中國》雷震事件始末

1960年9月4日上午九點幾鐘,台北市《自由中國》社突然被多名台灣警備司令部人員闖入,佢地在出示逮捕令後,當場將該刊發行人兼社長雷震拉左!

與此同時,警總又拉埋《自由中國》社經理馬之驌、編輯傅正及前會計劉子英。

呢個就係當年轟動一時之《自由中國》雷震案是也!

在了解雷震案之前因後果之前,我地有必要先介紹下雷震呢個人。雷震,生於1897年,係浙江人。早年佢去日本留學,在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部法政學科就讀,主修憲法。

圖為日本京都帝國大學。

1917年雷震加入中華革命黨,此為中國國民黨前身,所以雷震實際上係一名資深國民黨黨員。

抗日戰爭時期,雷震獲得蔣介石委員長信任及提拔,擔任國民參政會副秘書長等職。1946年1月佢出任政治協商會議秘書長,負責協商包括共產黨在內各黨派意見。

在政治協商會議期間,雷震雖然係獨裁強人蔣介石侍從,但因為佢必須要同各在野黨派人士折衝,因此相對地亦扮演左「說服者」呢個角色。說服係一種相互影響之過程,以取得回饋,而呢D回饋則顯然與未進行說服之前有所唔同,會反映在態度、信念及行為之改變上。呢種特性,都反映在雷震其後政治態度、信念及行為上。

呢段時間雷震擔任工作,其目的當然係為國民黨遊說各黨派加入聯合政府、制定憲法,營造朝野團結氣氛,強化國民黨統治合法性。因此佢既要站在國民黨立場說服當時各在野黨,同時亦要傾聽各黨派人士對於國民黨一黨專政、蔣介石獨裁之指控。

雷震當時被戲稱為「國民黨統戰部長」,但係在辯證性及互動性層面上,政協期間之雷震亦在說服在野黨過程中被在野黨論述所說服,其中尤以在野黨對國民黨一黨專政之指控,對於中國政黨政治之高度嚮往,以及對於建立憲政制度規範強人獨裁之主張,都逐一在說服者雷震心中沉澱、口中浮現。

1946年朝野政治協商會議對中國近代史進程起極為關鍵作用,如果朝野協商成功,朝野成立聯合政府,咁中國將會進入政黨政治及議會制度時代,和平建設新中國將會提早實現。

但係呢次朝野政治協商會議最終告全面失敗,國共兩黨結果係用武力來決勝負,而唔係再依靠議會制度,雷震眼見佢辛苦奔走說服結果得個吉,難免深感遺憾。

呢個就係老國民黨官僚雷震後來會演變成一個政黨政治及健全議會制度積極鼓吹及推動者之深層原因,1946年朝野政治協商會議經歷就咁影響到雷震下半生矣!

1949年初,國民黨連敗遼沈、淮海及平津三場戰役,蔣介石總統引咎辭職,共軍飲馬長江,國民黨統治大陸前景非常暗淡。

1949年3月25日,雷震約國民黨內開明派官員如許孝炎、王世杰、杭立武、俞大維等,籌組「自由中國大同盟」,想藉此「號召信仰相同之人士不分黨派共同組織此一機構,以反對共產主義,阻止政府走向投降之路」。

佢地最後決定:一、相約數十人對時局發表意見;二、組織《自由中國》社,出版刊物及報紙;三、雜誌宗旨請重量級人馬胡適起草。

3月30日,雷震走訪臺灣省主席陳誠,告知接洽經過;4月1日向陳誠報告《自由中國》社之組織及出版日報與刊物、發行叢書計畫;4月3日雷震飛溪口訪蔣介石,4日將《自由中國》社組織經過、出版計畫向蔣報告,獲蔣之贊成並表願意贊助。

「自由中國大同盟」運動推動者係雷震,但係精神領袖就係中國自由派首腦胡適博士,在共黨即將淹沒大陸之際,呢場運動首次將國民黨開明派與自由派連結埋一齊。圖為雷震與胡適合影。

4月14日,胡適在前往美國途中寫下〈「自由中國」的宗旨〉一文,亦強調呢次係一個「運動」。

但係時局變化太快,1949年4月共軍強渡長江,南京上海相繼陷落,國民黨想保住半壁江山都變成冇可能,所謂「自由中國」運動雷聲大雨點小,大部分計劃根本冇機會執行就作鳥獸散矣!

依家呢個運動剩下唯一一個產物,就係出版《自由中國》半月刊,1949年11月20日,以胡適為發行人及以雷震為社長嘅《自由中國》雜誌在台北創刊。

咁呢份《自由中國》雜誌經費係從何而來?主要係教育部部長杭立武由教育部撥款支助,所以呢份刊物實際上係一份官方刊物,出版之後,即刻由台灣各政府、學校及軍方單位訂閱,首先封左蝕本門,由此就開始《自由中國》十年曲折離奇嘅歷史矣!

圖為杭立武

《自由中國》雖然係份有國民黨背景嘅刊物,但係刊物內容文章卻非全部係國民黨黨八股,有好多文章係由自由派學者所寫,多係宣傳民主自由議會制度,所以深受台灣讀者歡迎。

1949年國民黨兵敗大陸後,黨內進行檢討運動,蔣介石成立一個中國國民黨改造委員會,而雷震亦被延攬為委員之一,可見蔣介石呢個時候仍然視雷震為親信也!

國民黨經過一輪檢討後,黨內得出兩種唔同意見:第一種意見係認為國民黨在大陸時期冇採取更加嚴厲專政手段,因此被共黨趁機滲透破壞;第二種意見係認為國民黨在大陸時期冇推行民主政制,因此被打住民主旗號嘅共黨爭取到大部分民心。

雷震係屬於第二種意見,《自由中國》以胡適為掛名發行人,而以雷震為實際負責人,負責經費、邀稿、撰稿、校對、主持編輯委員會議等職。

在蔣介石為宣示政治改革決心以取得美援背景之下,自由派人士紛獲見用,1950年雷震被蔣介石聘為國策顧問。而佢亦曾於1950年、1951年兩度代表蔣介石赴港宣慰反共人士,並探聽由美國主導之第三勢力在香港發展情形。

當時在港反共又反蔣人士對雷震反映蔣介石似乎無意進行洗心革面之改造,證據之一就係台灣軍隊內居然設有國民黨黨部,與憲法有關軍隊國家化規定背道而馳。

雷震返台,在向老蔣匯報香港之行時,將有關第三勢力反對軍隊設黨部意見講埋出來,老蔣聽完臉色為之一變,龍顏不悅也!

冇幾耐在一次公開場合,蔣太子經國突然當眾向雷震發難,質問佢何以向蔣總統提交反對軍隊設黨部意見?蔣太子媽叉雷震係受左共產黨嘅唆使,係屬於「最反動思想,係來危害本黨」!

雷震覺得佢俾蔣太子公開侮辱,確屬冤哉枉也!佢只不過係向老蔣複述香港第三勢力意見,為乜要俾你太子無端端謾罵一輪?

點解蔣太子對於反對軍隊設立黨部意見咁緊張?國民黨敗退台灣後,蔣氏父子痛定思痛,檢討一輪獲得一項結論:必須嚴密控制軍隊!

於是蔣太子就奉命任國防部政治作戰部主任,在軍隊派駐類似共產黨政治委員嘅政工幹部,負責監視軍隊,以防異動也!除此之外,軍隊設立國民黨黨部,對官兵軟硬兼施,強迫佢地加入國民黨。

蔣氏父子視軍隊為命根,雷震轉述香港第三勢力意見,觸動到蔣政權底線,此所以蔣太子會失態咁在公開場合辱罵雷震也!

《自由中國》與蔣政權蜜月期非常之短,一年半後終於出事!

1951年6月,《自由中國》發表一篇社論〈政府不可誘民入罪〉,揭發東廠特務,即係台灣省保安司令部人員放蛇引誘老百姓犯上破壞金融罪,而由此獲得破案獎金呢種劣行!呢篇社論一出,即刻引起一場風波。

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彭孟緝睇到社論後,為之勃然大怒,佢派出東廠便裝特務多人在《自由中國》門口巡邏徘徊,擺出一副隨時要對該雜誌封鋪拉人咁樣姿態!

雷震見到特務公然在佢門口「站崗」,臉色當堂發白,佢即刻打電話俾佢老友台灣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部司令吳國楨投訴,雷震情緒極之激動,話特務咁樣搞法,國家仲有乜嘢希望?

吳國楨唔敢怠慢,佢答應徹查呢件事,想辦法解決之,冇幾耐,吳國楨回電俾雷震話特務可以暫時撤離,但係佢只能夠幫到呢個地步,至於彭孟緝與《自由中國》之間糾紛,就請雷震自己執生,佢吳國楨無能為力矣!

何以身為台灣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部司令吳國楨居然冇能力完全擺平佢屬下副司令彭孟緝呢?

咁我地又有必要介紹下彭孟緝呢條友,睇下佢究竟有乜嘢哥利,連吳國楨都冇佢符!彭孟緝原係高雄要塞司令,1947年二二八事變期間,佢在高雄大開殺戒,用機關槍向群眾掃射,死人無數,台灣人稱佢為「彭屠夫」,可見此人之凶狠也!

彭屠夫因鎮壓二二八起義有功,被老蔣晉升佢為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雖然吳國楨係司令,卻係掛名而無實權!彭屠夫佢呢個副司令實際上係聽命於總統府機要資料組主任蔣太子,吳國楨算老幾?

雷震運用佢在國民黨高層各種關係,想辦法向彭屠夫疏通,結果彭屠夫提出一項條件,就係《自由中國》下一期必須刊登更正及道歉文章,否則請天王老子來都冇用。

雷震急急寫就呢篇文章,但係又驚彭屠夫未必接受,佢先將篇文章交俾蔣介石文膽兼Ghost Writer陶希聖審閱,陶希聖話呢篇嘢冇乜道歉意思,唔用得!陶希聖就大筆一揮,將呢篇嘢寫得非常卑躬屈膝,雷震冇計,唯有照為刊登。

圖為陶希聖

彭屠夫見篇嘢道歉得來幾有誠意,得些好意須回手,就表示收貨,唔再追究《自由中國》,雷震總算搞掂呢個彭屠夫,點知另一方面卻又令到一個人怒火中燒!

呢個人就係遠在米國之《自由中國》發行人胡適博士也!胡適在睇到向彭屠夫跪拜求饒文章後,非常之唔開心,佢就寫左封信俾雷震,對於特務機關干擾《自由中國》編務及干預言論自由表示憤慨,為抗議東廠特務惡行,胡適宣稱佢要辭左《自由中國》發行人呢個職務,並要求雷震將佢呢封信刊登在新一期《自由中國》!

雷震順得哥情失嫂意!唯有將胡適封信公開刊登,但係此舉又惹來蔣介石總統極度不快。

因為蔣總統成日宣稱我地中華民國係自由中國,國民享有言論自由,唔同大陸匪區人民咁樣在共產黨專制下冇任何言論自由,胡適呢封信等於變相拆穿台灣有言論自由呢個假象,老蔣焉能唔嬲到火爆!

由上述一系列事件開始,雷震與蔣介石關係亦漸行漸遠。

1953年3月19日,《自由中國》刊出社論〈再期望於國民黨者──讀了七全大會宣言以後〉,以及刊於同期所撰之〈監察院之將來(一)〉,引發蔣介石「赫然震怒」,雷震遭蔣免去總統府國策顧問一職。

1954年底由於《自由中國》刊登讀者投書〈搶救教育危機〉,又再引發國民黨不滿,雷震被註銷國民黨籍。呢鑊嘢又係惹到蔣太子而發生者也!

當時蔣太子成立左一個所謂「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咁樣組織,並且滲透入全台灣各中學及大學,所有學生都被強迫成為「救國團」團員,吳國楨及雷震均認為呢個「救國團」係屬非法組織,因為1949年5月,台灣實施戒嚴令,所有組織不得成立。但係小蔣呢個「救國團」居然可以成立,仲可以由國庫支取費用!

《自由中國》要求小蔣非法組織「救國團」退出全部校園,小蔣又如何能接受呢?

《自由中國》與蔣政權衝突持續,到1956年就到達衝突另一個高峰。

呢一年10月31日係老蔣七十歲誕辰,老蔣事前發表文告,宣稱佢敗退台灣,於心有愧,唔希望國民為佢誕辰鋪張慶祝,佢老人家希望各界能夠向佢提出意見,以改善施政也!

於是《自由中國》就趁機推出「祝壽專號」,由胡適、陶百川、徐復觀、陳啟天、雷震等人提出15篇文章,向蔣介石總統進言。

最引人注意係胡適篇文章,佢要求老蔣做一個無為而治嘅總統,唔好乜柒都要理,其實係暗示老蔣早退早著也!

《自由中國》呢期「祝壽專號」出版後,一共再版左十一次,係《自由中國》發行七年多來,最大之銷售量。但係亦因為咁樣,再次激怒左蔣介石父子,認為「非整垮雷震不可」,否則不足以洩憤。

於是蔣氏父子下令所有官辦黨、政、軍方報刊,共同圍剿《自由中國》,主題定為:「防止共匪思想走私」或攻擊「共匪同路人」。只要係提倡「自由民主」者,就會被戴上一頂「紅帽子」。尤其是身為「自由中國社」社長雷震,自然成為官方眾矢之的。

《自由中國》與蔣家父子之間矛盾到此已經到左不可調和地步,但係大家會有個疑問,就係以蔣氏父子權勢,要對雷震拉人封艇,並非一件難事,何以對雷震似乎束手無策呢?

呢處要講到國民黨內部派系鬥爭呢樣複雜嘢,國民黨本身就係由各種唔同派系組成之大雜燴,在大陸時期,有兩個派系係威到盡,一個係以陳果夫、陳立夫為首之CC系。

圖為陳立夫

另一派就係以張群為首之政學系。

圖為張群

當年在大陸,CC系及政學系人馬霸占國民黨黨政重要機構,權傾朝野,雖然退守台灣後,呢兩派勢力有說減弱,但係仍然在唔少單位據有實權。

雷震與CC系及政學系關係非常密切,經常互相稱兄道弟,呢個係資深國民黨黨員雷震在黨內長期根植下之人脈關係,一旦雷震有事,各方都會加以援手。

何況《自由中國》有胡適呢個神主牌存在,胡適譽滿海內外,老蔣如果郁雷震就等於郁胡適,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都要睇主人,此所以老蔣唔到非不得已地步,都暫時會容忍雷震及其《自由中國》。

到1957年,《自由中國》再接再勵,由該年八月起到次年二月為止,《自由中國》以「今日的問題」為主題,一連串發表了十七篇文章,其中最引人注目係〈反攻大陸問題〉。

講到呢度,大家又會有個疑問,就係雷震並非係一個寫文章能手,《自由中國》咁多火爆文章究竟係邊個執筆呢?答案係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殷海光是也!

殷海光生於1919年,抗戰時期就讀於西南聯合大學,師從中國邏輯學大師金岳霖。金岳霖有兩個學生後來舉世聞名,一個係殷海光,另一個就係查良鏞!

圖為金岳霖教授

戰後,殷海光出任國民黨《中央日報》主筆,當時殷海光係個狂熱擁蔣分子,但係大陸失敗經驗使到殷海光作出深切反省,由一個國民黨極右分子轉變成一個自由主義分子。

殷海光在台灣大學任教時,台大校園出現兩個奇觀,一個係殷海光上課時,課室內外坐滿企滿學生,佢係台大最叫座教授;另一個係殷海光下課後,由台大校園步行返佢溫州街住所時,例必有大群學生尾隨佢,浩浩蕩盪,頗有一代宗師氣派也!

雷震以負責行政事務為主,真正靈魂人物卻係殷海光。佢用言論、思想給《自由中國》雜誌導航,使該雜誌發行量扶搖直上,熱銷海內外。

殷海光係20世紀五、六十年代臺灣最負盛名政論家。佢文章尖銳深刻,語言流暢簡練,邏輯性強,論據有力,影響整個五十,六十及七十年代台灣知識分子。

反攻大陸係老蔣最大一個圖騰,佢亦利用呢個圖騰亂咁開空頭支票,例如佢多次講「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四年成功」。

殷海光為拆穿老蔣呢個反攻大陸神話,在《自由中國》發表文章,以嚴密文字組織,論述國際形勢及兩岸實力對比,驗證反攻大陸根本不可行,佢甚至預言將來兩岸必定會和平統一!

1957年8月13日,國民黨中央開宣傳會報,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厲生提出〈反攻大陸問題〉影響民心與士氣,要求停刊《自由中國》,「必要時還可抓人」,而當時蔣介石「聽後頗為生氣」。呢D訊息都充滿山雨欲來整肅陰影。

既然皇上唔開心,底下西廠當然聞風而動!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於9月20日由政治部簽請軍法處研議是否及如何法辦。自此之後,《自由中國》各期文字即由警總政治部檢查分析,由軍法處進行「法律觀點」研究,當局準備以法律處理《自由中國》論述之決心已經彰然可昭。

1958年10月31日,警總總司令黃杰以「極機密」簽呈,以「雷震蓄意叛亂顛覆政府企圖甚為明顯」,「當茲海峽局勢緊張」,「不容再予姑息」為由,上呈行政院長陳誠,擬出建議逮捕雷震及強令《自由中國》停刊等辦法。

由呢則簽呈來睇,剛成立之警總早在1958年10月就已經將逮捕雷震、停刊《自由中國》之計畫完全作業完成,只待上級同意手續而已。

但係國民黨內開明派仍然希望能夠緩和蔣氏父子與雷震之緊張關係, 11月15日,副總統陳誠派許孝炎當說客,拜訪雷震,提出希望《自由中國》「文章語氣緩和些」之要求,雷震回答話「已緩和」,許則希望「更緩和」。

圖為陳誠

雷震表示國民黨如果唔改革,即使將《自由中國》停刊及槍斃雷震,於國事無補。國民黨如能改革,《自由中國》就可緩和,否則無法緩和。雷震聲言所有批評都係為國家,《自由中國》班人並冇無取而代之呢種野心。

但係到1959年,《自由中國》又再次與蔣政權發生碰撞!呢次係為左有關中華民國總統任期問題之爭議。

中華民國係在1948年起實施憲法,進入所謂行憲時代,根據憲法,中華民國總統由國民大會代表選出,任期六年,得連任一次。

1948年第一任總統當然眾望所歸,由蔣中正高票當選。到1954年,第一任期滿,雖然呢個時候國民黨已經敗退台灣,但係問題唔大,因為國民大會代表大部分都來到台灣,於是老蔣繼續當選為第二任總統。

到1960年就產生一個大問題,因為第二任總統期滿,要選出第三任總統,但係根據憲法規定總統得連任一次,即係話老蔣係唔可以參加第三任總統選舉!

於是有拍馬屁友提出修改憲法,將總統改為可以N次連任!咁老蔣態度係點呢?佢非常明確咁表示在反攻大陸成功之前,憲法絕對唔可以修改,咁樣似乎暗示佢唔會三連任矣!

不過,老蔣跟住又提出四個附帶條件:一,不使敵人感到稱心,二,不使大陸億萬同胞感到失望,三,不使海內外軍民感到惶惑,四,反共復國重任之完成有妥善安排,佢又強調幾十萬軍人係佢帶來台灣,佢有責任將佢地帶番大陸!此話一出,圖窮匕見,已暴露有連任之意矣!

《自由中國》態度亦非常明確,除左堅決反對修憲外,仲同時反對老蔣三連任總統!

結果馬屁精終於想左條橋來解決呢個困境。 1959年7月4日,國民黨黨報《中央日報》刊出陶希聖「修改臨時條款並不是修改憲法本身」報導,尋求修改動員戡亂時期條款以達成蔣三連任途徑。

國民黨接著根據憲法第174條第1款程序,修訂臨時條款,賦予總統在動員戡亂時期得連選連任,唔受憲法第47條連任一次之限制。

咁樣修改臨時條款就可達到唔修憲法,而又獲致蔣總統三連任之要求!

呢個時候,雷震仍然作最後努力,希望老蔣冇得三連任,佢以國大代表身分所撰〈敬向國大代表同仁說幾句話〉,提醒國大代表莫因得到蔣介石改善「生活情況」之允諾而「輕視自己」,為國民黨「少數當權分子」代負「毀憲」之責任和罪名!

事至於此,《自由中國》顯然已經無力回天。1960年3月12日,國民黨提名蔣介石為總統候選人,21日,蔣介石在國民大會以1481票高票順利三連任總統。以後就照辦煮碗,老蔣就連任總統至瓜老襯為止!

於是,在老蔣心中,雷震已經係一個「極為狂妄偏激」、「言論荒誕刻毒達於極點」之極端分子,雷震罪名又再加多一筆矣!

總統三連任風波剛結束,雷震與蔣政權終於為左組織反對黨呢個問題而衝突,最後結局係雷震坐籃!

多年來《自由中國》所發表政論,有關組織反對黨論述係一重要部分,但係到1960年前,僅止係限於論述而未有任何行動。

1960年4月24日,第二屆臨時省議員及第四屆縣市長選舉;29日,落選人假「自由之家」集會,雷震、夏道平、高玉樹、郭雨新、李萬居等商談選舉舞弊情事;南韓總統大選,李承晚政權因選舉舞弊遭推翻(韓國四月革命)。

呢個係身為外省人嘅雷震正式參與本省精英有關選舉活動,外省自由派與本土精英結合,確係已經觸動到蔣政權最大忌諱也!

6月11日,地方選舉改進座談會主席團在高玉樹陽明山宅開會,雷震及胡適亦與會,15日發表聲明,「決定團結海內外民主反共人士,並與民、青兩黨協商,立即籌組一個新政黨」;25日,省議員李萬居主持「選舉改進座談會」第一次委員會,推舉雷震等16位召集委員;隔日推舉雷震、李萬居、高玉樹為發言人。

呢個反對黨名稱確定為「中國民主黨」,如果真係成立,會係台灣史上第一個反對黨!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亦唔係食乾飯,7月2日,警總「田雨」(暗示雷震)專案擴大為整個情治系統共同業務,並化名為「七二」專案;11日,警總軍法處呈報「七二」專案法律研究小組工作計畫草案。西廠磨刀霍霍,快將對雷震採取行動。

8月下旬雷震等發表緊急聲明,宣布要在9月底成立新黨及設置黨部.

警總在取得層峰批准後,果然於1960年9月4日封鋪拉人!

雷震,傅正及馬之驌被拉,屬於意料中之事,因為佢地係《自由中國》負責人,但係劉子英有份入冊,就有D古怪,因為劉子英多年前雖曾係《自由中國》會計,但早已離職,為何會拉埋佢?

警總拉劉子英並非係亂咁拉,劉子英將會在雷震案中扮演一個關鍵性角色!

劉子英原係在南京時代在國民大會任職,有工作能力,但係人緣唔好,四九年共軍渡江攻陷南京,劉子英冇份獲得安排撤退,被逼滯留南京,於是劉子英曾在共黨統治下渡過一段時光。

五零年劉子英終於逃出大陸到香港,舉目無親,生活困難,就寫信俾老上司雷震要求擔保佢來台灣,雷震就幫佢擔保來台,並且安排佢在《自由中國》任會計。

但係呢個劉子英脾氣唔好,成日同《自由中國》社內同事鬧交,搞到雷震頭都大,就安排劉子英去其他單位做嘢。

警總之所以拉劉子英,就係睇中佢曾經在匪區俾共產黨統治過,9月4日劉子英到案,第二日劉子英就向警總招認佢係共諜,來台係負有共產黨任務,而且佢話到台灣後冇兩日就已經向雷震表露身份,要求雷震配合共黨解放台灣云云。

據當年台灣戒嚴令規定,有一條罪叫做「知匪不報,與匪同罪」,人地劉子英一早向你雷震表露共黨身份,並向你雷震交代任務,但係你雷震一直冇檢舉匪諜劉子英,咁仲唔係「與匪同罪」?所以警總拉你雷震就完全係合法也!

雷震當然唔認,佢話劉子英從來冇向佢表露係共黨,亦冇向佢交代乜嘢任務,雷震要求與劉子英當庭對質,但係遭到軍事法庭拒絕,此中顯示軍方係唔想俾兩個人面對面。

雷震後來在回憶錄中話任何人都可能係共黨,劉子英就絕對唔會係共黨,佢雷震在大陸時期接觸共黨分子多矣,佢話共黨分子通常係埋頭勤奮工作,絕對唔會與同事鬧交搞是非,劉子英成日同人鬧交,點可能係共黨分子?

1960年10月8日上午,蔣總統在總統府內召開雷震案會議,蔣總統當場落左道聖旨,就係雷震刑期必須唔少過十年!

當日下午5時,高等軍事法庭宣判:雷震明知﹝劉子英﹞為匪諜而不告密檢舉,處有期徒刑七年。連續以文字為有利於叛徒之宣傳,處有期徒刑七年,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劉子英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自由中國》在雷震被捕後即時停刊,至於「中國民主黨」亦胎死腹中矣!

於是,雷震就咁坐足十年籃,一日都冇少到,到1970年9月4日始獲刑滿釋放。

以上就係《自由中國》雷震事件之始末也!

明眼人都知道雷震被拉,係與佢組織反對黨有直接關係,但係雷震唔係一條冷組黨,佢係連同本土派台灣佬高玉樹,吳三連,郭雨新及李萬居等搞組黨,何以淨係拉雷震呢個外省人,台灣佬一個都冇郁到呢?

警總呢次拉雷震等人上軍事法庭,控罪冇半隻字係提及組織反對黨,因此就冇任何公開理由拉班台灣佬也!

況班台灣佬係地頭蛇,有台灣社會各種深厚關係,如果亂拉,分分鐘又會搞出另一鑊二二八事變也!

事實上雷震一被拉,班本土台灣佬個個嚇破左膽,仲點敢繼續進行組黨?咁老蔣已經達到中國民主黨胎死腹中目標,又何必拉台灣陀地自找麻煩!

雷震被拉時,胡適在米國,副總統陳誠到金門前線視察,雷震兩個保護神都冇在台灣,呢個就係警總選擇拉人之最佳timing也!

胡適在米國獲悉佢老友雷震被拉,非常之震怒,佢連續拍左多封電報到台北,要求釋放雷震,如果真係要審判雷震,亦唔應該由軍事法庭審理,因為雷震並非軍人也!不過,老蔣借左聾耳陳隻,當聽唔到也!

胡適後來返回台北,在晉見蔣總統時,曾當面向老蔣為雷震求情,但係老蔣亦唔聽!

呢件事對胡適打擊甚大,佢在雷震誕辰時,送俾雷震一幅字,以示鼓勵。

在雷震被捕一年半後,胡適突發心臟病逝世,論者話佢係心情唔靚乃致健康大壞也!

雷震在坐籃十年期間,寫左成幾百萬字回憶錄,但係出獄前俾警總沒收,呢個回憶錄至今下落不明!

雷震出獄後,條氣非常唔潤,同台灣黨外人士往來密切,施明德結婚時,佢係主婚人!

雷震與陳菊(現民進黨高雄市長)合影

自由中國》文章極多係出自殷海光之手,但係警總冇拉到佢,何解?

此所以殷海光寫咁多反蔣文章冇被拉,因為佢淨係鳩吹,組織反對黨活動佢完全冇參與到也!

殷海光冇左《自由中國》呢個鳩吹陣地,過幾年連台灣大學教授職位亦被解除,真係到走投無路也!

殷海光脾氣極差,食飯前忍唔住就大罵蔣光頭,越罵越激憤,到最後飯都食唔落,因此造成胃癌,於1969年病逝,得年五十歲,哲學家唔應該咁短壽,殷海光睇唔開而已!

殷海光有個得意門生,佢就係李敖,李敖在六十年代大鬧台灣文化界,造成風潮,算係《自由中國》事件之餘波也!

八十年代大陸開放,殷海光著作流入大陸,被大陸自由主義者視為聖經!

大陸各地多次舉辦演講會,介紹殷海光思想,老殷泉下有知,當為佢在故鄉搵到知音而高興也!

有台大香港僑生去探望病中殷海光,並送上大陸所造布鞋,殷海光抱住對布鞋流下熱淚,佢在思念大陸故土也!

直到今日,殷海光所寫自由主義政論文章,兩岸三地仍然無人能及也!

中國自由主義者運程不佳,大陸時期兵荒馬亂,邊個得閒聽你自由主義者鳩吹?到台灣相對穩定環境,又遇到蔣家父子呢對剋星,點會有運行呢?

依家回想,就算五六十年代台灣俾自由主義者當權,能否壓得住陣腳?頗成疑問也!因為理論係咁,實踐起上來又未必係咁也!

蔣光頭刮民黨與毛賊東共慘黨都係獨裁專制,但係蔣式獨裁專制冇使到中國強大,而毛式獨裁專制卻係使到中國強大,呢個係歷史最弔詭之處也!

學者李金銓曾指出,國民黨新聞政策基本上係採取介於(中共式)鎮壓﹝repression﹞與(香港英國佬式)攏絡﹝cooptation﹞之間之收編﹝incorporation﹞模式。戒嚴令下臺灣政府對新聞收編,包括對報業經營者鎮壓與拔擢,兩者並且同時而間歇進行。依順者享有經濟利益及政治地位,否則即遭壓制。

大家睇到1946年雷震任職政治協商會議,負責協調與在野黨溝通工作,會唔會覺得呢個政治協商會議好熟面口?依家北京每年三月都舉行一次政治協商會議,同呢個1946年政協有乜嘢關係?

抗戰勝利後,毛澤東到重慶與蔣介石談判,簽訂雙十協議,其中一項就係要由國民黨,共產黨,民主同盟及其他在野人士組成政治協商會議,籌備聯合政府。

呢個政治協商會議在1946年1月召開,達成聯合政府組成成份及召開國民大會等協議,但係其實當時國共軍隊仍然唔停咁衝突,當年十一月,國軍攻陷張家口,老蔣認為共黨快將完蛋,就直接召開冇共黨參與之國民大會,國共撕破臉皮,全面内戰爆發。

到1949年4月,共軍渡過長江,攻佔南京,中共中央亦進入北京,開始籌備另一次政治協商會議,參加者除共黨外,有民主同盟,脱離蔣介石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及其他在野人士,9月底决議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呢個政協被稱為新政協,1946年政協則被稱為舊政協。

舊政協在國民黨强行召開國民大會就结束而成為歷史名詞。

舊政協刮民黨係執政黨,新政協共慘黨係執政黨,呢两個政協最大區别在此也!

新政協催生左中華人民共和國,按照規定,建國後會產生全國人民大會,之後新政協應該就此消失,但係中共覺得政協尚有些少統戰價值,於是就繼續維持政協至今。

點解老蔣會在張家口被國軍攻佔就認為勝利在望,母須再同共慘黨玩聯合政府?

張家口係華北重鎮,素来為兵家必争之地,控制到張家口,就控制到成個華北,六十年代中蘇交惡,邊境發生軍事衝突,毛熊揚言要將中國變成捷克咁樣,中共將坦克主力擺在張家口,此為蘇軍由外蒙古進攻北京必經之路也!如果張家口被蘇軍攻佔,毛熊装甲車幾個鐘頭就可直達京城,可見張家口之險要也!

國軍佔據張家口後,乘勝追擊,次年二月,國軍攻佔延安,毛賊東在陕北山溝溝東躲西藏,十分狼狽也!

共軍在江蘇亦失利,被逐出江蘇而退入山東,東北更加唔洗講,林彪部隊在四平輸到甩褲,此時老蔣揚言要三個月内將共軍趕去西伯利亞!

就在刮民黨上下發緊殲滅共黨美夢之際,劉伯承鄧小平所率劉鄧大軍來個中央突破,躍進千里,進軍湖北大别山,直插刮民黨長江心臟地帶,老蔣唯有急調主力來堵截劉鄧大軍,中共自此由被動化為主動,由防守變為進攻,刮民黨戰局急轉直下,最後敗退台灣矣!

矮佬鄧呢招黑虎偷心,送老蔣去台灣矣!

《自由中國》因雷震被拉而執笠,使到台灣自由主義者喪失一個寶貴陣地,論者馬後炮,認為如非雷震組黨去踩蔣家最底線,《自由中國》應該尚可苟延殘喘多幾年,自由主義者民主論述會更加成熟,而不致後來台灣民主運動因缺乏理論而走火入魔也!

究竟當年米國佬對蔣家鎮壓《自由中國》及雷震呢鑊嘢,持乜嘢態度?照理米國乃係全世界民主自由之燈塔,對於蔣家獨裁專政,應該提出抗議及縮減對台軍援先至啱也!

但係實際上,米國佬對此事件持塘邊鶴態度,因為米蔣之間依存關係實在上係太大矣!乜能嘢民主自由靠邊站矣!

次年,米國大統領艾森豪威爾親自到台灣訪問,係歷史上第一位在任米國大統領踏上中國領土也!可見米國佬對老蔣係真心真意支持,獨裁專制冇乜所謂矣!

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大陸正在密鑼緊鼓搞緊原子彈,米國佬極需要老蔣提供人命幫佢駕駛偵察機到大陸摸底,在此情形下,米國佬係絕對唔會為《自由中國》事件而與老蔣鬧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