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受命率師進入朝鮮前前後後

彭德懷受命率師進入朝鮮前前後後

1950年10月4日上午10時左右,一架蘇製伊爾14專機由北京飛來降落在古都西安機場,機上有中央辦公廳警衛處派來兩個人。

呢兩個人一落機就立即乘汽車直奔「西北軍政委員會」辦公大樓,當佢地來到彭德懷辦公室時,見到彭德懷正在埋頭審閱有關西北地區三年經濟恢復計劃,以備在國慶節後將計劃方案向中央匯報。

彭德懷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兼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書記、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西北軍區司令員等職,,乃係西北一方諸侯也!

西北諸侯彭德懷

中央警衛處兩個來人向彭德懷敬禮後,就對彭德懷講毛主席請佢立即乘飛機到北京開會。

彭德懷內心打左個突,唔知為乜老毛要咁急搵佢去北京?就問兩位來人係唔係為左要聽佢匯報西北地區三年經濟恢復計劃?

來人回答話佢地都唔清楚,周恩來淨係吩咐佢地飛機一到西安,就必須馬上接彭老總到北京,一分鐘都唔可以停留!

彭德懷遲疑左一陣就話:咁我起碼都要同西北局及西北軍區班領導同志打個招呼卦?

來人催促話:唔得!唔可以對任何人講,要即刻趕去機場!

彭德懷唯有搵西北局秘書長常黎夫來,然後對佢講:中央依家要我即刻坐飛機去北京開會,來唔切同大家交代,我睇過幾日就會返回西安,你分頭轉告西北局及西北軍區幾個主要領導同志,其他人就唔好講。

西北局秘書長常黎夫晚年

平時一貫深思熟慮及沉著冷靜嘅彭德懷,對於呢鑊突然發生緊張情況感到大惑不解,佢唔理中央叫佢去北京開乜嘢會,叫秘書將西北地區有關三年經濟恢復發展計劃所有資料帶埋上飛機,以備不時之需也!

上午11點左右,呢架由北京匆匆飛來西安飛機,又匆匆起飛,機上除左中央警衛處兩位來人外,就係得彭德懷,秘書張養吾及警衛員郭洪光,全部乘客得五條冷,使到呢架可以載廿幾名乘客飛機機艙內顯得空空蕩蕩。

秘書張養吾晚年

因為伊爾14冇能力直飛北京咁遠,中途必須停山西太原機場檢修及加油。點知在太原機場碰到山西省委書記賴若愚與佢所陪同蘇聯顧問沙契柯夫,呢個俄國佬知道彭德懷身份後,就熱情邀請佢在機場一齊食午飯,彭德懷以老大哥盛情難卻,唯有陪佢食埋午飯。

山西省委書記賴若愚

咁樣搞得兩搞,直到下午2時20分,架專機先至再由太原起飛,4時零5分在北京西郊機場降落,中央辦公廳警衛處處長李樹槐在場迎接,大家坐上汽車直奔北京城。

李樹槐對彭德懷講已經安排佢住北京飯店,依家先去飯店休息下,然後再去中南海參加會議。

彭德懷話中央既然命令佢一分鐘都唔可以停留,佢唔需要休息,就直接去中南海開會可也!

汽車通過西四牌樓,進入中南海西門,停在毛澤東住所「豐澤園」門口,彭德懷急忙落車,就跟住李樹槐向後院頤年堂走去。

豐澤園

當佢來到頤年堂門前。周恩來首先走出來迎接彭德懷,老周對佢講:會議下午3點已經開始左,來唔切等埋你。

周恩來與彭德懷

彭德懷跟住周恩來進入會議廳,毛澤東及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員全部企起身同佢握手。

毛澤東話:老彭,辛苦晒你嘞!你來得正好!米帝國主義軍隊已經越過三八線,依家政治局正在討論我地準備出兵援朝有關問題,大家正在發表意見,請你準備講講你嘅觀點。

毛澤東與彭德懷

到呢一刻,彭德懷先至知道中央咁急搵佢來北京開會,原來係與朝鮮戰爭局勢有關,與西北地區乜嘢經濟發展計劃完全無關也!

遠在朝鮮所發生戰爭同彭德懷所負責西北地區似乎冇乜直接關係,為乜中共中央非要彭德懷趕來北京開會討論呢個問題呢?

咁我地又必要先講講朝鮮戰爭爆發初期所發生一切,然後先至明白彭德懷何以會與呢鑊建國後第一次對外戰爭有關。

朝鮮戰爭係在1950年6月25日爆發,戰爭最初對北韓非常有利,北韓軍勢如破竹,兩三下手勢就佔領左南韓百分之九十領土。

但係米國佬毫不猶疑就即刻派米軍參戰,並且通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決議,以聯合國軍名義介入朝鮮戰爭,連埋米國在內,共有十七個國家參加聯合國軍,聲勢極之浩大也!

中共素來唔打無把握之仗,通常會未雨綢繆,7月13日,中共中央軍委命令駐河南地區原第四野戰軍第13兵團所屬第38軍、第39軍、第40軍及駐黑龍江地區第42軍共四個軍,急急運送到東北中朝邊境,組成「東北邊防軍」。

此外,又抽調砲兵第1、第2、第8師及四個高炮團,一個工兵團,一個戰車團,一個汽車團等廿幾萬人。

7月底至8月中旬,上述兵力全部運到鴨綠江北岸集結待命。

東北邊防軍」所屬部隊統由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領導,咁就保證左備戰工作可以順利進行。

東北諸侯高崗

9月15日,美軍在仁川登陸,朝鮮戰局逆轉。9月29日,美軍進抵三八線,10月初,米國佬唔理周恩來再三警告,米軍正式越過三八線,平壤危矣!

米軍第2師在朝鮮

1950年10月1日係建國一週年慶典,天安門廣場十一國慶晚會剛剛結束,人群尚未完全離開廣場,中南海頤年堂會議廳,毛澤東在一派緊張嚴肅氣氛中開始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金日成來電求救以及北韓所面臨嚴重局面。

中南海頤年堂

中央政治局常委通宵討論,一直到天明先至休會,在會議尚在進行中,10月2日凌晨2時,毛澤東向東北局書記高崗發出急電,要求高崗即刻動身來北京開會。

10月2日午後,高崗匆匆飛抵北京,佢內心早已預測到呢次老毛緊急召佢進京,肯定係與出兵朝鮮有關,佢決定到時無論如何都唔可以強調邊防軍準備尚未充分。

下午3點左右,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高崗及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等在頤年堂開會。

毛澤東一見到高崗就話:朝鮮形勢已經係如此嚴重,依家唔係出唔出兵問題,而係馬上就要出兵,早一日遲一日出兵對整個戰局極為重要。所以今日先討論兩個迫切問題,一個係出兵時間,一個係由邊個來掛帥。

高崗就問:掛帥人選唔係已經決定左係林總(指林彪)咩?

毛澤東答覆話:我地本來係考慮由粟裕來掛帥,點知佢確實有病,依家在青島休養。

粟裕

毛澤東跟住講:政治局常委幾位同志都主張由林彪來掛帥,但係林彪認為我地國內戰爭剛剛結束,各方面都未就緒,佢強調米國乃係最大工業強國,軍隊裝備高度現代化,一個軍就有各種火砲1,500門,而我地一個軍得火砲36門。米軍有強大空軍及海軍,而我地海空軍剛剛開始組建,點夠揮?

毛澤東食左幾口煙又講:林彪同我講佢每晚失眠,身體虛弱多病,怕風、怕光、怕聲音,總共有「三怕」,點可能率領大軍打仗呢?

林彪有「三怕」

毛澤東繼續講:出兵朝鮮已經係萬分火急,既然林彪話佢有病唔能夠去,咁我意見都係彭德懷最為適合。

佢話音剛落,朱德早已忍唔住,佢衝口而出:對!都係老彭靠得住啊!

朱德與彭德懷

於是常委就一致同意由彭德懷出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總司令。

呢次會議根據朝鮮戰局,初步將出兵入朝時間,定在10月15日。

會後,毛澤東指示周恩來第二日派一架專機,到西安接彭德懷來北京。

但係10月3日,華北地區烏雲密布,細雨蒙蒙,雲層好低,當時國內得蘇製伊爾14兩個螺旋槳飛機,呢種機唔能夠在如此惡劣天氣下起飛,直到10月4日,周恩來先至安排到專機去西安。

伊爾14

於是就發生本文開頭所講彭德懷被急召入北京經過,依家講番10月4日下午彭德懷有份參加呢次中央會議。

因為彭德懷到北京前,成個腦裝滿係如何建設開發西北經濟問題,對於中央會議傾緊朝鮮戰爭問題,佢在思想上毫無準備,所以佢只好側耳靜聽。

由幾位政治局委員發言中,彭德懷發現大部分人都唔主張中國出兵支援北韓,原因有幾點:

第一,中國已經經歷左幾十年戰爭摧殘,戰爭創傷急待恢復,而財政又十分困難;

第二,國內仲有部分邊遠地區及沿海島嶼尚未解放,約有一百萬刮民黨殘餘部隊與土匪尚急待肅清;

第三,廣大新解放區尚未進行土地改革,新政權仲未係穩固;

第四,中國軍隊武器裝備遠遠落後於米軍裝備,更無制空權及制海權;

第五,由於經過長期戰爭艱苦生活,幹部戰士產生左和平厭戰情緒。

大家都認為非到萬不得已時候,最好唔打呢一仗。

毛澤東聽完諸位上述意見後,在會議結束前講:你地所講都有理由,但係在人地國家處於危急時刻,我地企在旁邊睇,無論點講,內心都會難過也!

彭德懷係在會議已經開左兩個鐘頭先至到達,加上佢毫無心理準備,所以就一直冇出聲。

呢日晚上,彭德懷躺在北京飯店鬆軟席夢思上,雙眼盯著天花板,竟係徹夜難眠。

北京飯店

次日佢剛食過早飯,上午9點左右,另一個地方諸侯西南局書記鄧小平受毛澤東委託來北京飯店搵彭德懷,兩個人傾左一個鐘頭,跟住就一齊到毛澤東辦公室。

鄧小平與彭德懷

毛澤東點起一支煙仔大力咁吸左啖,然後講:老彭,根據朝鮮傳來情報,米軍及南韓軍正在大批咁越過三八線,所以今日政治局仲要繼續開會,你昨日來唔切發言,依家我想聽聽你意見。

彭德懷回答話:我昨晚幾乎冇瞓到覺,一直思考主席所講幾句說話。如果我地淨係強調困難一面,唔同米軍正在向鴨綠江邊進犯嘅危急來考慮,咁樣唔單止係北韓難保,就連我地東北邊防亦會受到威脅,經過反覆考慮後,我贊成出兵朝鮮!

老毛一聽彭德懷咁講,一邊頻頻咁點頭,一邊興奮咁講:好哇!都係你彭老總有戰略遠見!

彭德懷繼續講:過去日本仔進攻中國,就係以朝鮮為跳板,首先進攻我地東三省,然後又以東三省為跳板,大舉向關內進攻,呢段歷史唔能夠忽略也!依家我地已經取得全國政權,有幾百萬軍隊,有全國人民支援,只要我地戰略戰術上唔犯重大錯誤,我地係有信心打敗米國佬者也!

毛澤東聽完非常高興,佢微笑咁對彭德懷講:老彭,你睇,帶兵去支援朝鮮作戰,咁樣艱鉅任務,派邊個掛帥最適合呢?

彭德懷話:我聽講中央唔係已經決定派林彪去咩?

毛澤東嘆左口氣話:係呀!本來大家商量過一致意見係派林彪去,但係林彪話佢病得好嚴重,身體健康情況太壞,唔能夠支撐佢再帶兵入朝鮮。

老毛跟住講:既然林彪又病唔能夠去,我地常委經過商量後,都認為要請你老彭來掛帥,唔知你考慮點樣?

經過短暫沉默後,彭德懷果斷咁講:主席,我呢個人脾氣你好了解,我服從中央決定!

毛澤東呢個時候深受感動,佢略帶感嘆咁講:都係你老彭在中央為難之時,堅決支持及服從中央決定,咁我可以放心矣!依家米軍已經大批向北冒進,我地唔能夠再等待,要盡快出兵,今日下午政治局繼續開會,請你講講出兵援朝意見。

10月5日下午,中央治局就是否出兵援朝問題繼續進行討論。在會上,唔少同志仍堅持唔出兵意見。

在毛澤東目光示意下,彭德懷清清嗓子,開口講:同志們,我聽左大家發言,深受啟發,經過一番思考,我嘅主張係即刻出兵朝鮮!朝鮮係我地鄰邦,今日遇到左亡國危險,我地如果不聞不問,見死不救,咁樣,我地社會主義陣營就少左一個國家,今日少一個,明日少一個,咁豈唔係就成為黃鼠狼拖雞——越拖越稀嗎?社會主義陣營豈唔係就咁垮左嗎?

彭德懷

在大家目光注視下,彭德懷激動咁揮舞著右拳講:所以,我認為與其等佢地上門,不如主動出擊!從最壞處打算,就係米國佬同蔣介石一齊來,甚至丟原子彈,咁亦唔可怕,打爛左,就當解放戰爭遲幾年勝利嘛!

毛澤東聽完彭德懷咁講,非常滿意咁帶頭鼓起掌來,大家隨即紛紛跟著鼓掌。然後毛澤東企起身,用手敲打著桌面講:我認為今日老彭發言係一針見血,好有說服力。最初我亦係唔主張出兵,但係米國佬在仁川登陸後就一直朝北打,依家係米國佬逼住我地打呢一仗,米國佬宣稱唔受三八線限制,宣稱鴨綠江亦唔成為界線,咁樣,我地新中國就受到左威脅。戰爭性質變左嘛,係米國佬要侵略我地,猶豫、退縮、擔心、害怕都冇用。依家我地得一條路,就係必須立即出兵援朝。

毛澤東於是講:關於由邊個掛帥問題,我提議由彭德懷同志率領部隊入朝,老將出馬嘛。

既然皇帝決定左,大家就冇乜嘢異議,一致舉手同意由彭德懷率軍援助北韓。

彭德懷即刻企起身表示:我都係果句老話,服從中央決定!

政治局會議結束後,毛澤東留低彭德懷、高崗及周恩來一齊食晚飯,飯後,毛澤東對彭德懷講:依家朝鮮情況非常危急,我地必須馬上出兵,否則將怠誤戰機。你同高崗10月8日先到瀋陽去召開東北邊防軍高幹會議,督促部隊立即作好入朝準備。

毛澤東話初步預訂10月15日出兵,關於部隊更換蘇聯武器裝備及空軍支援問題,就派周恩來立刻去莫斯科與斯大林商談。

10月8日,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名義發布命令:
(1)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
(2)中國人民志願軍轄13兵團及所屬38軍、39軍、40軍、42軍及邊防砲兵司令部所屬砲兵1師、2師、8師,各部須立即準備完畢,待命出動。
(3)任命彭德懷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同一日上午7時,彭德懷與高崗一行乘飛機直飛瀋陽,上午10時左右,飛機冒雨安全降落瀋陽機場。

彭德懷到達瀋陽後,即爭分奪秒咁開始極為緊張入朝準備工作,佢同高崗首先召見東北邊防軍司令員鄧華、副司令員洪學智、韓先楚,參謀長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等,向佢地傳達中央政治局派兵援朝決定。

東北邊防軍司令員鄧華

副司令員洪學智

副司令員韓先楚

參謀長解方

杜平以前在紅三軍與彭德懷共事過,佢走去彭德懷住處非常高興咁對闊別十幾年老首長講:彭老總,我地真係冇想到你來掛帥!

政治部主任杜平

下午,彭德懷與高崗召集東北局及東北軍區主要負責人李富春、賀晉年、張秀山等開會,彭德懷話關於後勤供應問題,中央決定東北地區要全力以赴支援志愿軍作戰。

李富春

賀晉年

張秀山

呢日黃昏,金日成派出內務相朴一禹來到瀋陽,佢向彭德懷匯報當前米軍進攻情況,並轉達金日成要求志願軍迅速出動,首先一部控制咸興,一部控制新安州。

朴一禹

10月9日上午,彭德懷與高崗在瀋陽召集志願軍軍以上幹部,目的係要說明目前形勢及中央意圖,同時了解部隊情況。

彭德懷對呢班軍以上幹部講:敵人係機械化部隊,有空軍及海軍支援,進攻速度好快,我地要同敵人搶時間。

彭德懷又講:呢次出兵朝鮮,我地要決心打贏,但係亦要有唔怕打爛嘅精神準備,萬一米國佬打入來,咁我地就爛左再重建!

由於各軍幹部都提出佢地最擔心係有冇空軍支援問題,所以當日上午11時,彭德懷與高崗聯名致電中央稱:我軍出動時,軍委能派幾多戰鬥機及轟炸機配合?

呢個時候朝鮮戰場形勢已經非常危急,進入北韓米軍計有第8集團軍所屬之第1軍(轄騎1師及步兵第24師),第9軍(轄步兵第2師,第25師),第10軍(轄陸戰第1師,步兵第7師)及空降兵第187團,全部都係米軍最精銳部隊。

米軍火力威猛

除左米軍為主力外,仲有祖家英軍第27旅,第29旅,艱難大旅及土耳其旅等,再加上南韓軍,聯合國軍總兵力達四十萬人,聲勢浩大也!

更何況聯合國軍有各型軍機千幾架,各型軍艦三百幾艘,北韓呢次唔死有鬼矣!

彭德懷見局勢咁嚴重,10月9日傍晚就乘火車由瀋陽前往丹東,10日凌晨火車抵達燈火管制下丹東,食過早點後,佢就到鴨綠江邊視察渡江地點,了解戰備情況。

丹東鴨綠江畔

當晚10時,彭德懷急電中央,稱:仲有唔少具體問題,須與金日成面商解決,準備明日(11)晨經丹東進入北朝鮮德川。

但係呢個時候情況卻發生突然變化,聶榮臻由北京打電話俾彭德懷講:原定方案有變化!有變化!請你同高崗明日迅速回北京,中央有要事討論!

聶榮臻

點解在呢個關鍵時刻,中央要召彭德懷及高崗返回北京呢?

原來周恩來飛蘇聯要搵斯大林傾蘇聯空軍支援華軍入朝單嘢起左變化,10月9日周恩來趕到克里米亞見斯大林,點知斯大林突然缩沙,佢話想唔到米國佬會咁狼胎越過三八線一直北進,佢判斷米國佬會不惜任何代價及風險,決心向鴨綠江邊中蘇邊境進攻。

斯大林缩沙

在呢種情況下,斯大林擔心如果蘇聯空軍飛入朝鮮支援華軍,勢將引起米蘇直接軍事衝突,有誘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危險。

斯大林淨係表示可以先將俾中國廿個師武器裝備盡快運到滿洲里,但係空軍就真係對唔住,暫時唔出動得住!

10月10日,周恩來飛回莫斯科,即刻將蘇聯空軍暫時唔能夠出動消息電告毛澤東,毛澤東收到呢封電報後,使佢即使陷入焦慮之中,馬上出兵定係暫緩出兵呢?於是佢就吩咐聶榮臻打電話俾彭德懷,叫佢即刻返回北京面議。

10月13日早上,彭德懷與高崗奉命乘專機由瀋陽飛北京,呢日下午,毛澤東在頤年堂主持中央政治局緊急會議,經過長時間討論,結論係:即使冇蘇聯空軍支援,亦必須要立即出兵朝鮮!

會議號召我軍要自力更生,發揚我軍歷史上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敵人嘅豐富經驗,克服各種困難,即刻入朝迎擊向北冒犯之米軍。

毛澤東總結話:如果我地唔出兵,俾米國佬再壓至鴨綠江邊,首先係對東北不利,整個東北邊防軍將被吸住,南滿電力將被控制,總之,我認為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唔參戰損害極大!

毛澤東決定參戰

10月14日全日,毛澤東與彭德懷詳細研究志願軍出兵及作戰方案,最後確定志願軍各部於10月18日或19日分批渡過鴨綠江,先在平壤以北適當山岳地區組織防禦,等待機會殲滅米軍!

10月15日清晨,彭德懷乘飛機由北京飛回瀋陽,佢在瀋陽一面佈署志願軍出兵援朝各項準備工作,一面視察鞍山鋼鐵廠及瀋陽兵工廠,因為打仗要靠重工業,戰爭勝負與重工業生產能力有非常大關係也!

鞍山鋼鐵廠

瀋陽兵工廠

由於聯合國軍已經開始圍攻平壤,平壤危在旦夕,金日成派外務相朴憲永到瀋陽見彭德懷,要求中國盡快出兵,彭德懷話:我地中央已經最後決定,預訂10月19日開始部隊分批渡江。

外務相朴憲永

彭德懷邀請朴憲永一齊前赴丹東,16日上午,在丹東召開師以上幹部大會,彭德懷宣布中央即刻派兵進入朝鮮決定。

彭德懷根據朝鮮北部山高林密,地形狹窄,三面臨海特點,佢提出:志願軍在戰術上要採取陣地戰與運動戰相結合呢種形式,如果敵人來攻,我地要將敵人頂住,一旦發現敵人弱點,即刻要迅速出擊,插入敵後,堅決包圍殲滅之。我地戰術係靈活嘅,唔係死守某一陣地,但係在必要時,又必須堅守陣地。

志願軍裝備

就在中國密鑼緊鼓準備出兵朝鮮,米國方面係點呢?

米國佬對於中國各種備戰活動似乎視而不見,主要係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對戰局極為樂觀,佢話米軍可以在11月23日感恩節前佔領成個北韓,直達鴨綠江邊。

麥克阿瑟牙擦擦

麥克阿瑟對記者講:我地聯合國軍空軍具有絕對優勢,共產黨人要跨過鴨綠江進入朝鮮,佢地軍隊就會損失一半!紅色中國嘅干預會被我地迅速報復威脅所嚇住!

米軍前鋒直撲鴨綠江邊

但係米國總統杜魯門頭腦比較清醒,佢不斷收到各方面情報話中國有可能會出兵,咁樣使到佢有些少擔心。

杜魯門

於是杜魯門緊急決定,必須同麥克阿瑟進行當面磋商,麥克阿瑟耍大牌,話佢在朝鮮指揮緊作戰,點得閒飛來米國見你總統?

杜魯門唯有在10月15日由華盛頓起飛,經過卅個鐘頭飛行,飛抵太平洋上威克島,與麥克阿瑟當面會談。

杜魯門與麥克阿瑟在威克島

麥克阿瑟毫不含糊咁對杜魯門講:中國進行干預可能性極為微小,中國在滿洲約有軍隊卅萬人,其中唔超過十二萬人部署在鴨綠江邊,但係最多得五萬到六萬人能夠渡江作戰,佢地冇空軍,如果支那佬想前進到平壤,咁就將會出現一場最大規模嘅屠殺!

麥克阿瑟:支那佬有膽就放馬過來!

麥克阿瑟跟住向杜魯門拍心口保證話:朝鮮戰爭我地贏硬矣!中國共產黨徒唔會進攻,我認為到感恩節,正規抵抗在整個南北朝鮮就會終止!請總統放心可也!

杜魯門聽到,為之龍顏大悅,就親自授予麥克阿瑟一枚橡葉勳章,以示對老麥在朝鮮卓越功績嘅表彰也!

杜魯門授予麥克阿瑟勳章

10月17日,正當米國上下一片興高采烈之際,彭德懷接到中央急電,要佢次日再飛回北京,因為周恩來亦在呢一日由莫斯科飛抵北京,中央希望彭德懷能到北京聽取周恩來與蘇聯領導人交涉經過。

10月18日清晨,彭德懷與高崗乘飛機返回北京,佢地向毛澤東匯報渡江部隊情況。

當晚,周恩來及彭德懷各自匯報情況後,毛澤東最後拍板話:再過幾日,米國佬就會進到鴨綠江邊,我地無論有天大困難,志願軍渡江援朝唔能夠再變,時間亦唔能夠再推遲,仍按原計劃渡江!

彭德懷在會後以電話通知鄧華及洪學智等,要求志願軍各部隊嚴格保密,嚴格偽裝,立即進行政治動員,補足食品彈藥,召開誓師大會,準備次日出國作戰!

毛澤東又向志願軍司令部發出電文:四個軍及三個炮師決定按預訂計劃入朝北作戰,自明(19日)晚從丹東及輯安線開始渡江,渡江部隊每日黃昏開始至翌日4時即止,5時之前隱蔽完畢。第一晚準備渡兩個到三個師,第二晚再增加或減少。

10月19日清晨,彭德懷與高崗由北京乘飛機火速趕回丹東,佢地剛剛到達丹東,金日成特使朴一禹就趕來,佢第一句話係:彭總司令,你地出兵日期定左落來未?北韓佬一日唔見中國軍隊過江,一日都唔放心!

彭德懷回答話:就在今日晚上!

朴一禹聽見呢個回答時心情係好難用語言形容,其時北韓首都平壤已經陷落,其黨政機關人員正向中朝邊境方向撤退,政府決定將首都臨時移到江界。至於下一步打算,朴一禹無法回答,呢個時候金日成淨得一個願望,就係能夠在朝鮮領土上睇到彭德懷同佢所率領中國軍隊。

彭德懷對圍成一圈第13兵團領導講:昨日晚上我又同毛主席詳細研究左渡江問題,從今晚起,在安東和輯安兩個渡口,部隊利用夜色掩護,秘密渡江。依家米軍與南韓軍兵分兩路,中部隔著狼林山脈,兩路失去聯系,無法協同作戰。米帝國主義目中無人,太過狂妄矣!佢地分兵冒進,犯左兵家大忌。我地一定要利用敵人驕橫麻痺,出其不意,打一個漂亮仗!

鄧華抓緊時間簡要咁向彭德懷匯報渡江計劃,鄧華講:除42軍16日晚先渡江外,今晚開進計劃係40軍開始渡江兩個師,即118及120師。明晚軍部及119師渡江。21日晚炮42團及軍後勤渡江。

鄧華又講:另外從長甸河口,39軍117師今晚渡江,明晚全師進至朔州以南向泰州前進。軍主力先車運丹東,22日晨1時開始尾隨40軍自丹東渡江。

彭德懷講:通令各部務必嚴格遵守與掌握渡江時間。夜行曉宿,早晨5時前要全部隱蔽完畢,渡江後,各部隊一律採取夜行軍。嚴防有部隊出現差錯,影響大局。

志願軍渡江

彭德懷對各位領導講:我軍渡江后,要決心控制龜城、泰川、球場、德川、寧遠、五老里一線為基本防衛陣地,以小部隊向南延伸。

佢走到地圖前指著地圖講:39軍主要控制龜城、泰川一線地區。40軍主要控制寧邊、球場、寧遠一線地區。42軍主要控制社倉里、五老里一線地區。38軍集結於江界、輯安地區機動。炮司集結在溫井、北鎮、熙川地區。

彭德懷又講:中央軍委要求,我入朝部隊,必須前面頂住敵人,保持陣地,穩定形勢,加緊裝備,准備反攻。作戰方針係,以積極陣地戰與運動戰相結合,以反擊、襲擊、伏擊來殲滅和消耗敵人有生力量。

彭德懷指出:根據目前米國佬進展情況來睇,米國佬仲未發覺我軍行動,佢地可能繼續冒進。咁就會出現三種情況:一係敵人先我到達預定地區﹔二係我剛到敵人即來﹔三係雙方在行進中遭遇。無論係邊種情況,都有利於我造成從運動中殲滅敵人嘅機會。各部隊要以戰鬥姿態前進,隨時準備包圍殲敵。各軍各師都要針對可能出現三種情況定出戰鬥計劃,爭取初戰必勝!

呢日黃昏時分,彭德懷從第13兵團臨時會議室走出來,皺起眉頭瞅左一下天空。天氣陰沉沉,雨中霧,霧中雨。奇怪,從平江起義到現在,一打仗就遇到呢種天氣!但係呢種天氣從來唔影響我軍士氣,倒係影響敵軍士氣。佢地怕艱苦,怕寒冷…

彭德懷睇睇手錶:對作戰參謀楊鳳安說講:叫車過來吧。

參謀楊鳳安

風裹著雨絲直撲人面,鴨綠江上籠罩著灰色水霧。江水泛著土黃色,吐著白沫,翻滾著大大小小浪花,奔騰著。

彭德懷雙手抱拳,對送行軍政領導們講:同志們,再見!然後,佢一個轉身,躍進車內,叫道:開車!於是彭德懷所乘吉普車帶住部電台就駛過鴨綠江大橋上向朝鮮開進。

呢個中國幾十萬志願大軍統帥,就咁樣出發矣!世界上從冇邊個國家軍事指揮官會在大敵當前時候自己先於士兵深入國外變幻莫測戰場。彭德懷將佢指揮部全部甩在身後,俾佢地按部就班咁前進,而佢自己僅帶著一名參謀、幾名警衛員同一部電台進入左朝鮮,佢可謂係志願軍入朝第一人也!

咁就打開左世界九流農業弱國與一流工業強國碰撞之序幕,按照歐洲工業革命以來歷史宿命,工業強國必然戰勝農業弱國,已成現代戰爭金科玉律,但係就首次俾毛澤東及其領導下呢支農民武裝力量所打破!

本文資料主要來自張希所著《彭德懷受命率師抗美援朝的前前後後》,該文原刊於1989年10月所出版《中共黨史資料》第三十一輯。

呢種《中共黨史資料》係屬於唔定期出版刊物,大部分係刊載曾參與中共建黨以來歷次鬥爭者回憶錄,屬於第一手歷史資料,非常珍貴也!

除左出版中共黨史資料之外,阿爺對近代史最大一項工程係由各地政協組織舊中國重大事件參與者寫回憶錄,然後由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不定期出版《文史資料選輯》,呢項工程除文革十年暫時停頓外,由五十年代出版至今。

亦有由地方如上海出版《文史資料選輯》,主要集中於與上海有關歷史事件,由於上海係中國近代多次重要歷史事件發生地,所以呢個上海《文史資料選輯》就顯得特別重要。

八十年代前,呢類《文史資料選輯》都係屬於內部發行,唔公開出售,海外完全冇得睇,要想辦法偷偷帶出。其實呢D都係舊中國所發生事件,與國家機密無關,阿爺如此神神秘秘,實屬可笑也!

改革開放後,文史資料出版物完全公開,並將歷年所刊資料選其重要者集中出版成《中華文史資料文庫》,共廿巨冊,由清末至中共建國前,所有重大事件及重要人物傳記均有觸及。

以上都係老夫近來頻頻寫出文章之主要來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