肅殺到位

肅殺到位

近來寸咀哥被翻狠批「今年必有秋後算帳」的舊帳,那就回應幾句吧!早在2016年初發表的《丙申火煉真金》與《等埋車公》時,寸咀哥確實提到今年秋天的政治形勢將會逆轉;對於預測成真,寸咀哥沒有太大感覺,一來這是大勢所趨,二來這是2017年香港政治上拼死一搏的預演,除非寸咀哥突然有嗜血的癖好,否則沒必要高興。

從9月初的立法會選舉至今,香港政治形勢變化令人嘆為觀止,也證實了寸咀哥的一個假設:可能多達400萬香港人是心態上認同黃屍;根據2016年香港登記選民接近378萬人推算,若心態上認同黃屍的選民悉數投票,最多可達215萬人。上述數字以整個假設的上限比率推算,就算以下限比率推算,香港也有四成人口是心態上認同黃屍;寸咀哥未敢武斷香港人口的「黃色」深淺度分佈,只是泛民懂得利用大數據執行「雷動計劃」催票、配票,不難想像泛民具備鼓吹市民集體行動的本錢,箇中關鍵在於能否啟動市民的同理心。

事實上,當日梁頌恆與游蕙禎的宣誓行為充分啟動香港市民同理心的一部分:不容侮辱中國人。與其浪費時間思考此等劣行的動機,倒不如接受他們懂得嘩眾取寵。「政客投機,無惡不作」,這兩個青年新症病發其實不在話下,只是先聲奪人的慾望太大,適得其反之餘,後果遠不止身處鴨脷洲大街沒有好日子過。把港獨理念融入立法會議員誓詞明顯是觸犯憲法的行為;《基本法》就是香港的憲法基礎,既然這兩個青年新症的劣行違反《基本法》,特區政府把事件定性為憲政危機實屬合情、合理、合法,通過香港現行司法制度對梁頌恆與游蕙禎再宣誓的合法性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禁制這兩個青年新症再到立法會進行宣誓,以至要求法庭頒佈兩人的立法會議席懸空,無一不是充分尊重香港現行司法制度的積極行動。更重要的是,就算司法機構對上述入稟表現模棱兩可,甚至陽奉陰違,大致上已被「趕入」人大釋法之路。

相信大家還記得泛民元老中亦有《基本法》草委,但他們的本事再大,亦不過是嘗試發掘《基本法》的灰色地帶大攪內耗;就算是他們背後的靠山,亦不敢直斥任何涉及《基本法》的中國憲政事務,違反國際外交不成文規定。因此,無論泛民對這兩個青年新症有何想法,只要他們有企圖及實際協助甚至包庇這兩個青年新症,這次憲政危機的後果已經預了他們一份;就算泛民的思覺失調已經無可救藥,不斷高呼這兩個青年新症是內鬼、陷阱,泛民已經奠定人民公敵的地位;不假思索跟隨泛民思覺失調的黃屍,就是與人民公敵狼狽為奸。2017年開始,愛護香港的人一定成功跟他們算清這筆帳。當然,像劉小麗般笨得在社交媒體公開承認自己「宣誓是虛偽的」,當然要檢舉她「干犯刑事罪行是實在的」;像鄭松泰般笨得肆意倒插中國國旗仍洋洋得意,當然要檢舉他侮辱國旗及區旗罪。

話分兩頭,有朋友問為何姚松炎最終避過一劫,寸咀哥只能說:姚松炎與朱凱迪著上同一條度身訂造的褲;又有朋友問為何羅冠聰馬上逃過大難,寸咀哥只能說:羅冠聰是嫡系人馬。在政治角力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符合生態平衡,所以政治場上容許人渣棲息;人渣沒有識別,也可以喬裝,然而欺人太甚的話,他們的下場就是「渣都冇」。最近,中紀委公佈中央第八巡視組調查港澳辦的匯報,不少黃屍不知就裏便盲目認為建制有難;建制內有人尸位素餐、表裏不一甚至通敵賣國,一直是可以預見的風險,但這批不稱職、不誠意之輩除了難逃被整頓的厄運,當中不少一直跟黃屍眉來眼去;當黃屍傻得連「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同道將死亦不在乎,這班人自私自利的程度果然是世界級,香港也得靠這班人弄至萬劫不復。

肅殺之氣已經到位,這股氣場亦跟梁振英十分投契;在思覺失調的黃屍眼中,梁振英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生化武器」,但這件「生化武器」越戰越勇,勢把人渣殺至「渣都冇」,總算沒有浪費他的功能。對香港而言,究竟是梁振英連任特首更重要,還是把人渣殺至「渣都冇」更重要?呼之欲出吧。

(源自《寸咀架步》同名文章:http://trashtalking-cunjuge.blogspot.hk/2016/10/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