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潼華清池捉蔣記

臨潼華清池捉蔣記

1936年12月11日中午剛過,駐守在甘肅平涼東北軍第105師2旅少將旅長唐君堯,突然收到由西安發來註明「限即刻到」急電。

東北軍第105師2旅旅長唐君堯

呢封急電內容得五個字:「機到即來 良」!

就在唐君堯睇緊呢封急電之際,一架由張學良派出嘅波音座機已經飛抵平涼上空,唐君堯知道肯定係有大鑊嘢要發生,佢唔敢延誤,即刻登上剛剛到達座機直飛西安。

下午5點幾,唐君堯所乘座機飛抵西安機場,佢一落機就見到佢上司即係第105師師長劉多荃來迎接佢。

第105師師長劉多荃

唐君堯即向劉多荃問:師長,出左乜嘢急事呀?
劉多荃面色沉重而冷靜,冇直接回答唐君堯問題,淨係話:上車,上車!

汽車開出機場,唐君堯又再問:究竟出左乜嘢事?
劉多荃仍然唔答,佢對司機講:司令公館(指張學良公館)。
呢個時候,劉多荃先至對唐君堯講:副司令(指張學良)會詳細咁對你講,等陣間你就知道係乜嘢一回事。

汽車到左金家巷張學良公館,但係張學良並冇在屋企,唐君堯唯有坐響處等,佢內心更加係茫然。

西安張學良公館

到夜晚接近10點鐘,張學良先至番到屋企,唐君堯即刻起立敬禮,向佢報告何時離開平涼,何時到達西安。張學良講:好,坐低慢慢講。

張少帥

唐君堯問:副司令叫我來西安有乜嘢急事呢?依家前方軍情好緊,唔能夠冇人指揮。

張學良呢個時候顯出內心異常痛楚咁樣表情,佢話:你先唔好問我,由我先來問你幾句。

張學良聲音低沉而又嚴肅咁問:你知道日本仔關東軍在皇姑屯炸死老帥係為左乜?九一八佔領東北又係為左乜?張學良講到呢度,眼睛已經含滿淚水。

唐君堯亦唔知唔覺咁流下熱淚,佢即刻答:副司令,你點解要問呢個問題呢?我地東北人連細路哥都知道,先大元帥嘅犧牲以及九一八後三千萬父老兄弟嘅苦難,都係因為日本鬼子嘅大陸政策!

張學良跟住問:咁你知道日本鬼子嘅大陸政策,淨係要佔領滿蒙為止,定係要進一步繼續侵略?

唐君堯答話:佢地點會就咁樣罷手?日本侵略者係想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

唐君堯跟住又講:我將我地東北軍隊伍情況向您報告,您知道點解我地成日向副司令請示,我地幾時能夠打回老家去?唔係我自己要問,而係我地東北軍全體官兵要問!

講到呢處,唐君堯已經泣不成聲,佢繼續講:我地東北全體官兵日夜都問:幾時副司令會領導我地將槍口指向日本仔?而由關外流亡到關內東北父老鄉親,都係問:少帥點解仲唔番來?唔通佢唔要老帥個墳?

唐君堯話:副司令,只要您話打日本仔,我地東北軍全體官兵冇一個會貪生怕死嘅!

張學良嘆左口氣,佢話:我依家問你,我應該點辦?我地東北軍隊應該點辦?國家應該點辦?

張學良未待唐君堯回答,就話:日本仔已經向華北埋手,係內戰要緊呢?定係救亡要緊呢?五年來,我張學良受盡天下人臭罵,華北依家係朝不保夕,但係我地仲響處自己打自己同胞!互相殘殺,你講…………你…………

張學良已經講唔落去,國仇家恨使到佢淚水好似泉水咁湧晒出來。

過冇幾耐,張學良話:呢次叫你來,係要你做一單嘢。
唐君堯話:請副司令吩咐,只要有利於國家,有利於民族,你叫我做乜,就算係要我去死,我亦一定完成任務。

張學良向唐君堯講述最近多次向蔣介石委員長勸諫停止內戰,一致抗日,但係老蔣死都唔肯聽,老蔣話:「等我瓜老襯之後,你再去抗日」!

張學良與蔣介石

張學良話呢次老蔣來左西安臨潼,更加係大發肝火,一句說話都聽唔入。

跟住,張學良企起身,雙眼盯住唐君堯講:依家我已經想唔出乜嘢更好辦法出來,為國家前途,為委員長前途,我決定實行兵諫!

於是,張學良加重語氣向唐君堯下達一項中國近代史最重要命令:因為你係能夠領會我心意,所以叫你去臨潼華清池,請蔣委員長來西安主持抗日大計。我命令你必須將佢請來,仲必須負責佢嘅安全,唔准對佢有絲毫傷害,唔准出半點差錯!

唐君堯屏息靜聽命令,佢立正向張學良報告:副司令交俾我呢個任務,我一定謹慎咁去完成,請副司令指示呢次兵諫用意。
張學良答話:擁護蔣委員長領導抗日!

張學良接住詳細解釋呢次兵諫各項佈置,佢話:我派衛隊第2營第7連跟你去,另外有騎6師師長白鳳翔,團長劉桂五都會去,佢地兩個人非常有膽量,槍法好準,發揮佢地射擊術特長,一槍一個,就可以好迅速咁突進老蔣華清池防衛圈。

騎6師師長白鳳翔

團長劉桂五

張學良又講:第7連班兄弟都受過充分訓練,孫銘九營長亦會隨隊照料,咁樣你就可以放心矣!

講完之後,張學良吩咐將白鳳翔、劉桂五及孫銘九等人召來。

張學良一見到自己心腹嫡系愛將孫銘九,就對佢講:孫營長,我命令你番去集合第7連,明日拂曉前搭載重汽車去臨潼華清池,你要聽白鳳翔師長嘅話,服從佢嘅指揮,要謹慎當心!

孫銘九

張又鄭重吩咐:你千萬唔可以將委員長打死了,萬不得已時,只能將佢條腿打傷,唔俾他逃跑!

孫銘九正待轉身退出時,張回過頭來,用眼睛緊緊咁盯著佢講:你嘅衛隊營,肯定有把握冇?孫銘九答話:有把握!

張學良調兵遣將,由西安到臨潼沿途布滿左層層東北軍精銳部隊,將臨潼包圍,唔俾任何人可以走甩。

東北軍全體將士聞知少帥終於下左決心要扣留老蔣逼佢抗日,士氣非常之振奮,為左國家民族生死存亡,個人榮辱唔算乜嘢一回事也!

12月12日凌晨2時30分之前,孫銘九到達衛隊營派出隊伍宿營地,王協一連長已將全隊集合完畢,整裝待發。

孫銘九對部隊講:委員長唔抗日,亦唔叫我地東北軍抗日。我地今天去華清池,係要將委員長扣起來,逼佢抗日,我地一定要扣押住委員長!但係要注意,絕對唔能夠打瓜佢!

講完就即刻率領部隊出發,連長王協一乘第一輛卡車,孫銘九乘第二輛卡車,因為當時衛隊2營得兩輛卡車,其他士兵就快步緊跟前往華清池。

凌晨5點幾,在華清池外守候唐君堯見到兵變車隊燈光照射在公路上,由西向東飛馳而來,一路直開入華清池。

守衛華清池憲兵向東北軍開槍射擊,叛軍紛紛落車跑步前進,佢地衝到院牆下,就爬上院牆闖入前院,雙方猛烈交火,槍聲震耳欲聾。

華清池蔣介石住處

院內憲兵及蔣介石衛士集合在二道門附近頑強抵抗,對東北軍造成較大傷亡。

唐君堯就企在死角牆邊喊話:唔好再打槍,我地東北軍唔係叛變,亦唔係土匪,呢次係來要求蔣委員長領導我地抗日,你地都係中國人,中國人唔好自相殘殺!你地唔通唔願意抗日咩?邊個想做亡國奴呢?我地依家停止開槍,兄弟們!你地唔好再抵抗喇!

唐君堯喊話果然奏效,憲兵及衛士紛紛放低武器。

大約係清晨6點左右,唐君堯與孫銘九趕去蔣介石臥室,但係一個衛隊營士兵向佢地報告話老蔣並冇在屋內。

唐君堯一聽到呢個報告,精神即刻極之緊張起上來,佢行入屋內,見臥室非常凌亂,衣物、假牙、書籍散亂在桌椅及床上,但見床邊個窗戶打開,估計老蔣已經由窗戶爬出較腳矣!

唐君堯對孫銘九講:你即派班兄弟到院內各處搜查,另派士兵分向東面及南面山上找尋,邊個先發現委員長,立即鳴槍通知!

呢個時候,劉多荃師長亦到達現場,佢知道老蔣失踪後,立刻打電話向在西安張學良報告,張學良亦驚出一身冷汗,佢命令外圍部隊進行警戒,唔俾任何人通過。

孫銘九班手下經過一輪搜查,仍然一無所獲,呢個時候已經天光,孫銘九非常之焦慮。

好彩,有士兵在半山腰抓獲老蔣貼身侍衛蔣孝鎮,孫銘九問佢:你知道委員長響邊?

蔣孝鎮半吞半吐地話唔知道,孫銘九即攞槍對著佢講:你唔講真話,我馬上槍斃你!

佢聽左呢句說話趕緊回頭向山上望左一眼。孫銘九按著佢目指的方向,指揮隊伍往上搜查。事後查知蔣孝鎮係蔣介石侄仔,當夜在蔣臥室外值班守衛。佢聽到槍聲後,急忙從床上將老蔣拉起來,背著往後山牆門口跑,見門鎖著,又推著蔣從牆上跳過去,逃到驪山上去。

早上8點幾,可以睇清地形地物,孫銘九同士兵急往山上搜索。忽然跑在佢前面班長陳思孝喊叫:報告營長,委員長在呢處!

孫銘九應聲趕緊跑上前去,只見蔣介石剛從一個山洞捐出來,彎著腰扶著石頭企在洞口邊。

陳思孝及衛士們先係睇到呢塊大石頭旁邊好似有人在走動,大家沿呢個方向搜索至大石頭旁,見洞裡蜷伏著一個人,就喊話:係唔係委員長?趕快出來,唔出來就開槍!

山洞裡面連忙回答:我係委員長,你地唔好開槍,唔好開槍!老蔣隨後就捐左出來。

老蔣藏身處

孫銘九到蔣介石面前,只見佢全身凍得發抖,臉色蒼白,赤著雙腳,上穿一件古銅色綢袍,下穿一條白色睡褲,渾身都係塵土。

孫銘九即向天鳴槍三響,表示已經搵到老蔣矣!

老蔣對孫講:你打死我吧……
孫銘九話:唔打死你,叫你抗日!”
蔣問:你地由邊處來?
孫答:我地係東北軍!係張副司令命令我地來保護委員長,請委員長進西安城,領導我地抗日,打回東北去!

蔣「啊」左一聲,跟住話:你係孫營長,你就係孫銘九?
孫銘九覺得奇怪,佢就答:冇錯,係我!你點解會知道我名字?
蔣話:嗯,我知道,有人報告我嘅。

蔣可能睇出孫唔會傷害佢,就講:你係個好青年……你將我打死好嘞,你打死我喇!

孫銘九強調:副司令要委員長領導我們抗日,冇叫我打死委員長。

佢解釋並催促蔣:委員長快下山進城吧!副司令在果處等緊你呢!

老蔣突然發爛渣,佢歪坐在地上,發怒咁講:叫你地副司令來!我腰痛唔能夠走!

老蔣腰痛係真嘅,係佢從五間廳往外逃跑翻越後牆時扭親。

孫見蔣唔走,就勸他:此地唔安全,請委員長還是趕快下山去吧。你腰痛,我地背你下山。
孫銘九在蔣介石前面蹲下,蔣介石猶豫左一陣,就吃力咁趴在孫銘九背上, 佢地就咁樣在軍隊衛護落左山。

唐君堯已在華清池門外等候,佢一見到老蔣,忍唔住淚流滿臉,立正向老蔣敬禮,佢話:報告委員長,我係第105師2旅旅長唐君堯,請委員長進城!

在場東北軍官兵紛紛高聲喊:蔣委員長萬歲!萬萬歲!擁護蔣委員長領導我地抗日!

老蔣頗受感動,頻頻點頭揮手示意,佢對唐君堯呢個東北大隻佬在佢面前流淚,印象深刻,後來多次提拔唐君堯,此是後話。

於是孫銘九在左邊,唐君堯在右邊,一齊夾住老蔣上汽車,向西安城駛去。

在車內,老蔣不斷咁用手撫摸胸前,緊閉雙眼,口中噓噓地呼著長氣。
孫銘九問老蔣:今日以前嘅事過左去,今日以後點辦?
蔣介石話:你地副司令有辦法。
孫話:我地副司令擁護委員長抗日!

蔣介石細聲咁講:我亦冇唔抗日呀,打共產黨係國策,並冇錯,係我決定嘅。
蔣介石又講:我係國家領袖,我係國家最高統帥,國策係由我決定,國策冇錯,你唔懂!

沿途見道路兩旁好多軍隊,汽車時停時走,老蔣眼睛向外睇一睇,就問孫銘九:呢D係邊處軍隊?
孫銘九簡單咁講:東北軍。

車到西安城門,門口有崗哨值勤。蔣又問:呢D係邊處軍隊?
孫答:十七路軍。

到此時,蔣介石知道西安事變呢鑊嘢係張學良東北軍與楊虎城西北軍合謀發動。

進城門後,汽車一直開到新城大樓綏靖公署,由此就開始蔣介石被扣留十三日之生涯矣!

西安新城大樓

以上係根據唐君堯及孫銘九回憶錄寫成。

唐君堯解放前走來香港,1959年佢在《春秋雜誌》發表左一篇回憶錄,就係講臨潼扣蔣經過,我當時讀緊中學,買《春秋雜誌》來睇,覺得非常刺激,仲好睇過武俠小說也!

蔣介石藏身石洞旁建有一個亭,依家叫做「兵諫亭」,查實呢個亭在刮民黨統治大陸時期係叫做「正氣亭」,表示老蔣代表正氣,阿爺統治大陸後最初改名「捉蔣亭」,但係改革開放後,為照顧來參觀台灣佬情緒,就最後改成「兵諫亭」!

一個亭名改來改去,亦可見中國近代史之複雜與反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