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劍英、周恩來由白區進入中央蘇區經過

葉劍英、周恩來由白區進入中央蘇區經過

1930年秋,中共廣東省委交通員、梅州大埔交通站站長廣東客家佬盧偉良突然接到上級命令,要佢即刻趕去香港執行一項命令,就係要將躲藏在香港嘅葉劍英護送來中央蘇區。

晚年盧偉良

點解呢個時候葉劍英會在香港?說來話長,話說1927年底,葉劍英參與廣州起義失敗,遭到刮民黨懸賞十萬銀元通緝,葉劍英就逃亡到蘇聯,並接受蘇聯軍校訓練。

葉劍英著上軍裝

1930年秋葉劍英結束蘇聯軍事訓練課程,即啟程回國,但係佢既然係刮民黨通緝犯,當然唔能夠正式入境,唯有先到香港,等待時機進入江西中央蘇區。

盧偉良接到命令後,唔敢怠慢,立即趕到香港,佢按指示到跑馬地搵到葉劍英,葉劍英亦係客家佬,同鄉相見,分外親切,葉劍英以茶煙招呼盧偉良。

由於葉劍英係刮民黨通緝要犯,而且香港接近廣州,為免節外生枝,葉劍英與盧偉良持船票分別登上輪船。

船開之後,為免引起注意,盧偉良與葉劍英扮作互不認識旅客,在船上兩人極少交談。

第二日早上,船抵汕頭後,盧偉良帶領葉劍英乘坐火車去澄海,再由澄海步行到黃岡,地下黨在此有一咸雜店作為接應站,葉劍英等就在店內食左餐豐盛潮州菜。

由黃岡到閩西特委所在地,必須經過埔東,沿途都係崎嶇難走山路,而且有可能會碰到親刮民黨地主民團,所以大家就格外小心在意。

為減輕趕路疲勞,葉劍英一路上對大家講解《紅樓夢》入面有趣故事與人物,引起大家哈哈大笑,頓時忘卻長途跋涉辛苦。

經過兩日步行,總算無驚無險進入埔東游擊區,終於安全到達縣蘇維埃所在地。

葉劍英等人在埔東住左三日,縣委派出一班紅軍士兵護送佢地去閩西特委所在地虎崗,閩粵贛邊區最高領導人鄧發在此歡迎葉劍英到來。

廣東佬鄧發

在虎崗數日後,盧偉良因已完成任務,就向葉劍英告別,並攜帶幾封葉劍英向家人報平安信件返回香港。

閩西特委派出一連紅軍士兵再護送葉劍英經由長汀、上杭到江西中央蘇區去,開始葉劍英在蘇區軍事生涯矣!

1931年7、8月間,在香港盧偉良接到上級新命令,要佢即刻去上海向中共中央匯報工作及接受新任務。

於是盧偉良就乘坐萬噸郵輪由香港到達上海,佢先住進英租界一間旅館,按規定向聯絡點發出信號後,就焦急咁在旅館內等待中央來人,佢唔知呢次中央乜嘢人會來同佢聯繫,就寸步唔敢離開旅館。

等左幾日,某日晚上八點鐘左右,盧偉良終於盼到中央來人,佢地係一對夫婦,男者身著白竹紗唐裝,面龐清秀,目光銳利,舉止瀟灑,謙恭有禮,女者眉目舒展大方,態度和藹可親。

年青周恩來

盧偉良同佢地接上暗號,互通姓名,當對方講出「伍豪」呢兩個字時,盧偉良忍唔住「啊」左一聲,真係又驚又喜,原來佢地就係大名鼎鼎嘅周恩來、鄧穎超夫婦也!

周恩來夫婦

周恩來向盧偉良傳達中央指示,要佢盡快安排護送佢離開上海前往中央蘇區。

點解周恩來會在呢個時候要撤離中共中央所在地上海呢?

呢個係同1931年中共中央內部發生兩鑊嘢有關,一個係在4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被刮民黨拉左,佢即刻叛變,將中共機密和盤托出,搞到在上海中共中央差些少就全軍覆沒。

顧順章

跟住更加大鑊係6月2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被捕,佢既然係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所知機密更加多,咁就對周恩來帶來極大威脅,所以中央決定必須盡快要周恩來撤離上海去江西中央蘇區。

向忠發

盧偉良向周恩來講述中央蘇區對外最重要一條交通線狀況,即上海—香港—汕頭—潮安—大埔—青溪,呢條亦係被中共稱為生命線也!

經過一輪討論,決定盧偉良先返回青溪,準備接應工作。

由於周恩來地位顯要,共有兩名交通員護送佢撤離上海。

在1931年12月上旬一個夜晚,借助暗夜掩護,周恩來身穿藏青色嗶嘰對襟短衫,下身穿一條藍嗶嘰中式褲,腳蹬一雙皮鞋,頭戴鴨舌帽,睇上去似係個廣東普通工人,佢在交通員黃平護送下,乘一輛人力車直奔上海外灘十六鋪碼頭。

到左碼頭後,佢地登上一艘英國小火輪,此時,綽號叫「小廣東」交通員蕭桂昌正在船上等候,蕭桂昌係廣東中山佬,佢亦係中央特科神槍手,所以特別派佢全程貼身保護周恩來。

蕭桂昌攝於解放後

經過幾日顛簸,輪船抵達廣東汕頭,當地秘密交通站安排周恩來入住 「金陵旅社」。

但係,就在周恩來佢地踏入旅社後,卻發現在樓下拐角處一個玻璃框內有一張照片,乃係1925年汕頭市各界歡迎黃埔學生軍大會集體合影照,颯爽英姿周恩來引人注目咁居於照片中央。

周恩來東征時合照

事不宜遲,周恩來果斷起身,帶埋蕭桂昌立刻離開「金陵旅社」,當地交通站權衡再三,決定俾周恩來佢地立即搬遷到該市棉安街一間細旅店去住。

次日大早,周恩來第二次改易左裝束,呢次,佢身著長袍,頭戴禮帽,帶上宣紙、畫筆、顏料之類物品,改扮成一個畫匠。三人按照計畫,準備坐火車到潮安,然後轉往大埔。

三人原本買嘅係二等火車票,點知上車一睇,二等車廂得佢地三條冷,太過顯眼,於是佢地馬上擠進人多嘈雜三等車廂。

就在呢個時候,一個檢票員來到車廂檢票,周恩來一望,知道呢次大檸樂,原來國民革命軍東征時,周恩來曾短暫咁擔任「東江行政公署」專員。眼前呢位檢票員當年係鐵路工人積極分子,曾多次向周恩來請示過工作。

周恩來一驚,一面輕聲告知蕭桂昌,一面連忙將帽舌拉低,轉過臉望住窗外。

蕭桂昌大驚,佢下意識咁摸著腰間短槍,機警咁企起身擋住左周恩來,蕭桂昌與黃平主動將車票俾個檢票員檢查。檢票員一睇係二等車車票,就用手指著二等車廂,示意佢地坐錯左車廂。黃平連連點頭應承,等檢票員走後仍坐著唔郁,就咁樣總算蒙左過去。

到潮安落車,吃過午飯,周恩來三人換乘輪船溯江而上至大埔。船到大埔,佢地又轉乘開往虎頭沙細船,在中途青溪站上岸,盧偉良已在呢處恭候周恩來一行駕臨。

周恩來在青溪向盧偉良等人講述國內外形勢,談笑風生,對交通站內同志起極大鼓舞作用。

跟住周恩來一行經由青溪轉往閩西蘇區福建永定縣。呢一帶係赤白交界封鎖線,土匪成群,經常攔路搶劫。刮民黨隊伍在龍岡寨一帶修築左碉堡,設置關卡及哨所,封鎖左去蘇區道路。

為確保安全,周恩來第三次改換裝束,呢次佢改扮成當地「土豪」,頭戴禮帽,身著對襟府綢長衫,成個當地土財主咁款。

當天深夜,在當地交通站6名武裝隊員護送下,佢地翻山越嶺,攀藤附葛,沿陡峭小路越過封鎖線到達永定境內烏石村。永定交通站負責人張發清及4個交通員接過護送任務兩天後到達合溪(區蘇維埃所在地)。

恰巧永定縣共青團代表大會正在召開,周恩來應邀在團代會上作左3小時形勢報告。此時,中共閩粵贛省委已派左兩個精幹馬夫帶左兩匹好馬到永定接周恩來去長汀(舊稱汀州),此處係中共閩粵贛邊區省委及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

周恩來在長汀停留左3天,就騎馬向瑞金出發,於1931年12月底到達旅程終點———中央革命根據地首府瑞金。周恩來在呢處會見左毛澤東、朱德以及先期到達任弼時、項英、王稼祥等同志。

周恩來,毛澤東與博古在蘇區

就咁樣,周恩來開始與毛澤東合作長達四十幾年嘅革命生涯矣!

1931年底周恩來到達中央蘇區後,係佢首次與毛澤東共事,雖然两人都係資深共黨,但係在此之前,佢地却從未有過交集點。

1921年7月毛澤東在上海參加中共一大,其時周恩來正遠在法國勤工儉學。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周恩來出任黄埔軍校政治部主任,毛澤東雖然亦在廣州,但係佢負責國民黨宣傳工作及舉辦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两人認識,但工作範圍唔同。

北伐期間,毛澤東在湖南負責發動農民運動,周恩來則去上海負責發動工人起義。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清黨,大殺共黨,周恩來奉命去南昌負責發動起義,毛澤東則去湖南長沙發動秋收起義。

南昌起義失敗,周恩來轉移到上海負責中共中央工作,毛澤東則在秋收起義失敗後,上井崗山打游擊,開創第一個紅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