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事殺掛

誅事殺掛

本星期,黃屍遇上兩件十分困惑的事;一是人大常委會正式對《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二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這兩件事有關聯嗎?請給寸咀哥幾分鐘解釋一下。

先說第一件事。寸咀哥於10月26日發表《肅殺到位》時說了以下一句:

就算司法機構對上述入稟表現模棱兩可,甚至陽奉陰違,大致上已被「趕入」人大釋法之路。

所以,全國人大常委以155票贊成全票通過對《基本法》第104條釋法,實屬可計算的政治風險;泛民自覺有本錢跟中央政府討價還價,面對當前局面只能攪黑衣默站「扮可憐」,縮骨投機形象入形入格。至於為何仍有市民對他們推崇備至,留戀殖民地時光固然是一大主因;《肅殺到位》亦推斷了香港黃屍的數量,不論比例偏多或少,我們很難期望這班人恍然大悟,亦不應存有一絲妄想,因為要悟的早在佔中時悟了。《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是總體考慮香港所有公職人員有否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從而依法履職,司法人員亦包括在內;換言之,司法人員如有陽奉陰違的舉動,《基本法》已賦予行政長官與律政司明確的方向與權力依法處理,無疑是重擊司法「山頭」一掌。

正所謂賊喊捉賊,最愛高舉三權分立旗幟的司法人員一再露出拉政府後腳的手影,甚至抱殘守缺看不起中國共產黨,究竟這個山頭有否與時並進?在現存資深大律師中,李柱銘的年資最長;作為基本法草委之一,他很清楚《基本法》可以為特區政府度身訂造「尚方寶劍」,亦沒有超凡本事化險為夷,難怪近年中央政府連點名評這位名將之後亦嫌費事。李柱銘很清楚這場政治博奕的終局(endgame)如何,也明白這次釋法令跋扈的香港司法系統處於危急存亡之秋,所以這次黑衣默站活動少不了這位「祖師爺」押陣;當年李柱銘父親李彥和將軍為拒國共競相力邀出山,不惜一切大隱於市,如今後人成為政治博奕終局的主角之一,一子錯果然滿盤皆落索。簡而易之,中央政府藉《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明確發出不容香港司法系統跋扈的訊號,若有些人仍然死性不改,歷史的巨輪將把他們輾至粉身碎骨。

話說回來,泛民是否從未意識到《基本法》第104條釋法足以殺無赦?簡單來說,當你發現公民黨議員陳淑莊、郭家麒、毛孟靜、郭榮鏗、楊岳橋與譚文豪準確而恰當地完成議員宣誓,民主黨涂謹申、許智峯、尹兆堅以至梁耀忠、梁繼昌、葉建源、莫乃光、李國麟同樣正常宣誓,顯然是個人常識與經驗告訴他們應該這樣做,亦使這批議員免受這次自招之災。換言之,為宣誓「加料」者成為《基本法》第104條釋法重點打擊對手,同屬可計算的政治風險;梁頌恆、游蕙禎這類「出頭鳥」固然先殺,加入行列的劉小麗、姚松炎、鄭松泰、邵家臻、羅冠聰、梁國雄、陳志全與張超雄成為市民入稟興訟的目標亦屬無可厚非。有趣的是,同樣「加料」的林卓廷、鄺俊宇及黃碧雲「未受波及」;假如泛民一直懷疑梁頌恆、游蕙禎是「內鬼」卻不肯完整割蓆,然後民主黨又有令人生疑之處,泛民的朋友應該心裏又多個謎吧!多了未有克盡己任的黃定光「陪葬」,還不算是泛民的「安慰獎」嗎?

話分兩頭,特朗普為何跟《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扯上關係?兩者確實沒有明顯的表面關聯,卻能形成雙重照妖鏡。泛民經常說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往往所選非人(尤其是梁振英);美國總統選舉是全球廣泛認同的大圈子,泛民卻把特朗普當選定性為所選非人,究竟是小圈子、大圈子抑或繞圈子選舉最好?當然是繞圈子選舉最好,因為圈繞泛民一己得益的選舉就是最好。泛民經常強調香港選民的有智慧、眼晴雪亮;到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泛民卻在狠批投他一票的欠智慧、目光短淺,究竟怎樣才算是智慧與眼光俱佳的選民?就是做個只顧個人、毫不包容別人的選民。矛盾的是,泛民視建制為洪水猛獸,為何打破政客壟斷的特朗普甚至被列為「地球公敵」?主因很可能是特朗普或多或少「成功需父幹」,令所謂精英無地自容。抹黑醜化是政治把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泛民思維膜拜精英主義、戀棧權力倒是貨真價實,嚴格而言是把個人內心深處的自卑突變為自大,所以他們往往以吹噓理想生活為掩飾(簡稱語言偽術),營造討好形象。特朗普是如假包換的真小人,但他有能力讓偽君子吃盡苦頭;假如你有深入接觸、了解美國基層的生活實況,不難明白特朗普的狂言反而說出普羅大眾的心聲。

俗語有云「落地喊三聲,好醜命生成」,真小人、偽君子也是命格,兩者亦在社會中並存,互相角力。我們必須明白當前的世界潮流下,真君子始終是少數,真君子入魔成為偽君子的機會率反而更大;這並不表示我們全盤認同真小人,而是更需要兩者互相抵銷,保持社會平衡。偽君子更喜歡對失衡社會上下其手,這與香港法律界害群之馬與泛民功利之輩的處事特色不謀而合,否則他們沒必要對諉過於人、推卸責任如此落力。泛民終於走到拼死一搏的一步,這也是可計算的政治風險;反正他們硬著頭皮跟中華民族為敵,更多反對分化、熱愛和平的香港人已經做好準備跟泛民在香港算帳了。

當然,算帳一定有代價。香港人自求多福了。

(源自《寸咀架步》同名文章:http://trashtalking-cunjuge.blogspot.hk/2016/11/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