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被國民黨判決坐監前前後後

陳獨秀被國民黨判決坐監前前後後

1932年10月15日晚7時許,上海法租界巡捕房華洋捕員在岳州路永興里11號樓上,拉左一名患胃病臥床中年男子,並在佢居住房間內,查抄出各種文件及中、英、俄、日文書籍幾大箱。

究竟呢位中年男子係何方聖神,要驚動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將佢捉拿?

佢就係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陳獨秀是也!

陳獨秀

咁依家又出現一個疑問,陳獨秀雖然係中共建黨分子之一,但係佢早在1929年11月15日已經俾中共開除出黨,佢既然已非中共要員,咁點解上海法租界巡捕房仲要拉佢呢?

在此,我地有必要先簡單介紹下陳獨秀生平,以便瞭解陳獨秀被捕前因後果也!

陳獨秀生於1879年,係安徽安慶人,1896年考中秀才,但後因有反清言論而被杭州求是書院(浙江大學前身)開除,陳獨秀於是流亡日本,並加入反清革命組織。

辛亥革命成功後,1916年陳獨秀出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相當於系主任)。

1918年佢與李大釗創辦《每週評論》,提倡新文化,宣傳馬克思主義,俗稱「南陳北李」,佢係「五·四」「新文化運動」主要領導人之一。

李大釗

陳獨秀與李大釗分別在北京、上海等地成立共產主義小組,係中國近代首批接受共產主義思想知識分子。

1921年7月23日,十三名中共代表在上海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雖然當時陳獨秀人在廣州,但係由於佢在黨內名望最高,就當選為中共中央局書記,以後被選為中共第二、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長,第四、第五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中共一大上海會址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清黨運動,大殺共產黨員,大革命失敗,大家檢討原因,認為係陳獨秀犯左「右傾機會主義」錯誤所致,就剝奪陳獨秀在中共領導地位。

陳獨秀條氣非常之唔潤,佢認為大革命失敗最主要原因係莫斯科共產國際對中共指揮之失誤,責任係在莫斯科派來指導中共班顧問身上,關我陳獨秀叉事?

陳獨秀對於中共新領導路線多次提出尖銳批判,最後在1929年俾中共踢出黨,但係陳獨秀並冇放棄佢對共產革命事業之追求,佢就另起爐灶,在1931年5月,陳獨秀聯合四個托派小組織,組成「中國共產黨左派反對派」(即托派),並擔任書記。

呢個中國托派組織係奉托洛斯基為首腦,係專門與斯大林派作對。

托派精神領袖托洛斯基

陳獨秀成為托派後,其觀點係:否認中國係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將國民黨政府睇作係資產階級性質政權,認為中國革命處於過渡時期,應該提出爭民主之國民議會總口號。

佢反對毛澤東領導創立農村革命根據地,以農村包圍城市,並最終奪取城市之革命道路。

佢鬧朱毛紅軍係建立在遊民無產階級(土匪與潰兵)嘅基礎上,共產黨在紅軍中做領導工作,就好似「幾粒鹽放在水缸內唔能夠使鹽變鹹味」,反而會跟住遊民無產階級化流寇化。

陳獨秀話紅軍前途不外乎係:一,統治階級內部戰爭一停止,紅軍就會被擊潰或收買,二,因自己內訌而潰散,三,逐漸與農村資產階級(商人與富農)妥協,變成「白軍」。

陳獨秀認定朱毛紅軍冇前途

雖然陳獨秀已經唔係中共主流派成員,但係佢所領導托派組織卻係以推翻國民黨統治為目標,所以國民黨仍然將陳獨秀列入通緝名單內。

1932年10月15日,上海市虹口區有恆路春陽里210號托派中央機關,被公共租界捕房中西探員破獲,當時拉左托派中央常委彭述之及常委秘書謝少珊等五人。

托派中央常委彭述之

謝少珊在威逼利誘之下,供出左陳獨秀住址,於是就發生本文開頭所講陳獨秀被拉之場面。

根據國民政府與上海英法租界協議,凡係在租界內進行反政府活動共黨分子,無論係屬主流派定係非主流派,一經租界巡捕房逮捕後,經過簡單審訊及驗明身份,就必須遞解俾華界國民黨當局進行洗頭。

陳獨秀被捕時正在患病,被拘入巡捕房後,又被送至租界工部局醫院就診,診斷為「無大礙」。

10月17日上午10時,由工部局第一特區法院審訊陳獨秀等人,陳獨秀著青色衣服,面黝黑,兩鬢斑白,上庭態度鎮靜,因病准其坐下受審。陳獨秀侃侃而談,對昔年從事教育,近則從事著作,亦供認不諱。

國民黨上海市公安局要求引渡陳獨秀等人,租界法庭下午5時再開庭,由庭長宣佈按照協議將犯人移交華界上海市公安局。

南京《中央日報》、天津《益世報》、日本《讀賣新聞》及路透社等,於10月17日最先報道陳獨秀被捕消息。

因為路透社記者將陳獨秀被捕資訊,用無線電從上海傳播世界各處,全世界各大都會,如莫斯科、列寧格勒、柏林、漢堡、布魯塞爾、萊比錫、倫敦、巴黎、紐約、東京等地報紙,均以顯要版面刊載呢段消息。

10月19日晚,陳獨秀、彭述之兩人由上海市公安局派探警等,押登汽車至北站,乘十一時夜車解交南京衛戍司令部訊辦。閘北五區警署臨時特派保安大隊一排,在北站特別戒備,以防不測。

10月20日晨7點半,陳獨秀、彭述之被押解到南京下關火車站,陳獨秀在京滬火車上酣然入睡,若無其事,一時傳為佳話。

國民黨中央黨部派兩人前往車站交接,旋即分乘兩輛大汽車,解至南京羊皮巷國民黨軍政部軍法司羈押。

由於陳獨秀曾經係北京大學教授,新文化運動首倡者,五四運動時期思想界明星,中共主要創始人,繼而連任五屆中共中央主要領導職務,佢具有重要政治地位及顯赫社會聲望。

首先出面營救陳獨秀係國民黨留滬中央委員蔡元培、楊杏佛、柳亞子等八位社會知名人士,佢地聯名上書國民黨中央,請求對陳獨秀作寬大處理,理由係「伏望矜憐耆舊,愛惜人才,特寬兩觀之誅,開其自新之路,學術幸甚,文化幸甚」。

蔡元培(左)與陳獨秀

蔣介石對於共產黨人,一經捕獲,大多係秘密關押,或處決,或交軍事法庭審判。

但係對於陳獨秀既反中共主流派而又反蔣,就相應採取既唔殺害,又唔放縱辦法。

10月24日,蔣介石由武漢電南京:「陳獨秀等係危害民國,應交法院審判」。

10月25日,軍政部長何應欽將陳獨秀提至軍部,半談話,半審問。結束之後,軍部好多青年軍人紛紛包圍陳獨秀,向佢索取寫字紀念。

何應欽

陳獨秀分別書寫:「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也」、「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等語,表明陳獨秀決唔會向國民黨低頭也!

10月26日,陳獨秀由軍法處改押至江寧地方法院看管,將陳獨秀交與法院進行公開司法審判,咁就意味要保留陳獨秀條命。

1933年2月20日,陳獨秀在獄中自撰左5000餘字《辯訴狀》,申明共產黨之終極目標,乃係在實現無剝削、無階級、人人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之自由社會。

中國革命為實現此一終極目標,目前任務為「反抗帝國主義以完成中國獨立」;「反抗軍閥官僚以實現國家統一」;「改善工農生活」及「實現徹底民主之國民立憲會議」。

對於國民黨指控其「危害民國」及叛國之罪,陳獨秀表示絕對唔能夠承認,在佢《辯訴狀》中,陳獨秀猛烈抨擊國民黨「搜刮人民,殺戮異己」,對於「日本侵佔國土,始終節節退讓」,「且制止人民抵抗,摧毀人民組織」。

陳獨秀證明「危害民國」及犯有「叛國」罪者唔係佢陳獨秀本人,而係國民黨政府!

由於陳獨秀倔強性格,使到國民黨法官感到棘手,因此陳獨秀案之審理,就一拖再拖,直到1933年4月14日、15日及20日,江蘇高等法院先至開庭審訊。

當法庭對陳獨秀進行三次公開審訊時,旁聽席之擁擠,一次甚於一次,陳獨秀在法庭上「態度安閒,顧盼自若,有時且雋語哄堂」。

法官問陳獨秀:為乜要打倒國民政府?

陳獨秀回答:呢個係事實,我唔否認。呢個國民政府對內剝削人民,對外退讓、投降,人民就有打倒佢嘅義務也!

法官又問陳獨秀:你對於紅軍主張係點?

陳獨秀回答話:照現在狀況尚唔需要紅軍,根據共黨理論,要先有農工委基礎,待有政權,然後先至需要軍隊。

陳獨秀表明佢與中共主流派唔同意見,佢要取消中共領導工農紅軍,反對中國革命走武裝割據、農村包圍城市道路。

陳獨秀呢種理論亦使國民黨法官在判決書可以利用來作為唔處決佢嘅理由。

而陳獨秀義務辯護律師章士釗亦係抓住佢反對工農紅軍呢種理論,力圖證明對國民黨無罪,甚至有功勞,希望法庭判陳無罪。

章士釗

但係陳獨秀唔領情,佢當場聲明章士釗辯護全係章個人意見,「並未徵求本人同意」,佢話佢本人政治主張,唔能夠以章律師辯護為依據,應以佢本人之文件為依據。

呢種被告在庭上與辯護律師公開唔同意見,亦係屬於罕見也!

4月26日,江蘇最高法院判決書作出對「陳獨秀彭述之共同以文字為叛國之宣傳」各處有期徒刑13年,禠奪公權15年。

陳獨秀唔服判決,提出上訴,咁樣拖到1934年7月21日,南京最高法最終判決係將原判徒刑十五年改為有期徒刑八年,禠奪公權部分取消。

如同唔少政治人物咁樣,陳獨秀非常好色,佢在北京大學期間,曾在八大胡同叫雞,因為爭執而抓傷妓女隻鮑魚,轟動一時!

呢次佢被國民黨判監八年,如何解決性飢渴問題呢?由於佢係有名望政治人物,監獄容許佢第N任老婆入監倉探佢,老陳唔理咁多,就地正法,叫床聲震動成座監獄,監獄長後來勸佢地唔好咁大聲!

1937年八一三事變,日軍進攻上海,全面抗戰爆發,國民黨政府宣佈特赦政治犯,所公佈「明令」中,強調陳獨秀「愛國情殷,深自悔悟」,所以在8月23日釋放陳獨秀。

但係陳獨秀出獄後發表聲明表示「愛國誠未敢自誇,悔悟則不知所指」,佢指出佢本來就冇罪,並非係悔悟對象,反為國民黨羅織冤獄,先至需要悔悟,表達佢對國民黨唔妥協立場。

出獄後,陳獨秀兩次主動搵當時在南京籌備八路軍辦事處嘅葉劍英、博古,表示佢贊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有意想去延安歸隊。

毛澤東、張聞天簽署提出三個條件,要求陳獨秀(一)公開承認過去加入托派之錯誤;(二)公開表示擁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三)在實際行動中表示呢種擁護之誠意。

陳獨秀在聞知呢三個條件,為之勃然大怒,聲明佢加入托派並冇任何錯誤,毋須悔改,就咁絕左佢再返回中共主流派機會。

呢個時候,陳獨秀對國民黨領導抗戰決策錯誤乃致失地千里表示極度失望,對中共又有各種偏見和恩怨而唔可能合作。

本來陳獨秀想再次組織托派,但係托派本身已經四分五裂,內部激進派奪得主導權,佢地強烈譴責陳獨秀堅持「機會主義」,背離「托洛斯基主義」,陳獨秀與托派亦因此而決裂。

陳獨秀呢個時候兩頭唔到岸,國民黨就千方百計拉攏佢,許以國防參議會五個議席及巨額經費,要佢組織一個附蔣反共新黨,與中共唱對臺戲。

雖然陳獨秀對中共滿腹怨氣,耿耿於懷,但係佢不為國民黨利誘所動,決定唔再參與任何政治派別活動,索性隱居於四川江津一個偏僻的山村,大部分時間係寫有關中國文字學學術文章。

當時佢冇職業,又離開組織,經濟上冇正常收入,除左微不足道及非常唔固定稿費外,主要靠親友接濟,生活非常之清苦。

1942年5月27日,陳獨秀就在四川江津貧病交迫而死,結束佢起伏之傳奇人生。

由於陳獨秀反對中共主流派,在一段頗長時間內,中共黨史都係將陳獨秀描寫成百分之百反派人物,但係毛澤東在延安接受米國記者斯諾採訪時,曾強調佢接受共產主義思想係來自陳獨秀所主編《新青年》雜誌。

毛澤東在七大發言曾提到陳獨秀歷史地位,認為將來黨史必須詳細介紹陳獨秀,因為共產主義在中國條路,畢竟係由佢開創者也!

1953年,毛澤東到安徽視察,曾指示要維修陳獨秀墳墓及照顧其後人。

雖然陳獨秀在中共黨史長期被列入反派人物,但係佢兩個仔,陳延年及陳喬年卻係被中共官方長期列為革命烈士。

陳延年及陳喬年均係在國民黨清黨時期遭到處決。

陳延年烈士

陳喬年烈士

陳獨秀到死都唔肯與國民黨蔣介石合作,佢話主要原因係老蔣乃係佢殺子仇人,點可能合作?

我至今最感遺憾係陳獨秀最細個仔陳鶴年四十六年前曾與我同在香港一家傳媒機構共事,此人處事低調,做完嘢就走,好少同我地傾談,大家雖然背後都知道佢係陳獨秀個仔,但係就從來唔在佢面前講任何涉及陳獨秀話題。

我雖然對中共黨史深感興趣,但係都冇向佢請教有關陳獨秀問題,因為驚佢未必中意,於是乎走左雞矣!

中國革命係一條無比曲折及艱辛道路,無數仁人志士為此而提出多種藥方,陳獨秀係其中一個,佢對中共批判內容亦並非一無是處,例如佢猛烈批評中共內部冇民主,有一定道理。

無論陳獨秀提出幾多合理理論,但係卻未能付諸實驗,因為佢所主張在城市用工人運動迫使國民黨走議會道路卻係完全行唔通,國民黨點可能會乖乖讓出政權?

陳獨秀話中國農民思想咁落後,點可能建立無產階級政權?就算建立,最終會同中國歷史上其他農民政權一樣衰敗。

但係歷史證明,毛澤東靠農民革命起家,所建立政權卻並冇好似歷史上農民政權咁樣迅速敗亡。

革命講到底唔係話邊種理論講得有道理就一定會成功,關鍵仲係在於能否奪取政權,奪唔到政權,講乜都冇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