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周恩來在香港養病經過

1927年周恩來在香港養病經過

1927年10月,身在香港中共廣東省地下黨員范桂霞接到上級命令,要佢接受一項特殊任務,就係要接待黨中央嘅「老周」,上級並強調呢個接待任務非常重要,范桂霞唔知道「老周」究竟係乜水,既然上級有命,就只好點頭答應。

范桂霞當時係個未出嫁廿二歲廣東妹,本來佢係二十年代廣州工運活躍分子、紡織女工、中山大學附師學生,先後加入廣東新學生社、廣東婦女解放協會及共青團,後轉為中共黨員。

范桂霞攝於解放後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清黨運動,大殺共黨,廣州刮民黨亦跟住發動四一五清黨,四圍追捕及槍斃共產黨員,范桂霞隻身走來香港避難。

幾經辛苦,范桂霞總算搵到已經由廣州撤退到香港中共廣東省委組織,上級安排佢在秘書處工作,負責抄寫文件與交通聯絡工作。

由於白色恐怖嚴重,唔少中共中央重要領導幹部為策安全,紛紛到香港暫避,佢地多係外江人,唔識講粵語,在香港活動不便,就必須要由熟悉香港廣東幹部負責接應及掩護。

范桂霞就被派去接待站工作,在鳳凰台、西營盤、西環、灣仔等地方接待過李立三、惲代英、阮嘯仙、張太雷、葉挺、彭湃、瞿秋白、董必武、黃平、林伯渠等重要共黨領導。李立三、惲代英及董必武係由她一人單獨接待。

在接到上級命令接待「老周」第二日,范桂霞食過中午飯,秘書處賴谷良將佢帶到九龍油麻地廣東道一座預先租左嘅房屋去,呢所房屋好寬大,有一廳兩房,另一間工人房。

屋內陳設佈置非常高級,大廳放著酸枝木雕花台椅,安排佢所住房間內,有兩鋪床,一張五桶梳裝櫃檯,仲有兩張籐椅,范桂霞睇完房內擺設,心中明白呢次一定係接待重要首長,內心難免有些少緊張。

佢細心地將各種陳設擺弄好,吩咐請來一位負責廚房工作老工人,準備燒茶煮飯,好似就係呢個家嘅主婦一樣。佈置停當以後,佢就一邊睇書報,一邊焦急咁在客廳等待。

大概下午五時以後,接近黃昏時候,門外響起汽車喇叭聲。范桂霞急忙打開門,睇見東江特委楊石魂,從車上背落來一個重病人。呢個病人身材高大,身穿長袍馬褂,頭戴絨氊帽,腳穿學士鞋,仲戴著一副黑眼鏡。

東江特委楊石魂

范桂霞急忙上前,將佢地迎進房內,佢地將病人小心咁扶到臥房床上躺下,幫佢脫掉鞋襪,除去黑眼鏡,蓋上幅被,但見呢個病人面色焦黃,形容消瘦,正在發高燒,昏迷不醒。

跟住有個醫生入來檢查完畢,吩咐必須每一個小時幫病人探熱一次,要用個小本子登記好。之前,省委秘書已分配范桂霞擔任護士工作,所以醫生吩咐探體溫、喂藥工作,自然由佢來擔當。

依家要講明在呢處各人身份,老周係「大少爺」,上海富商,范桂霞係「大少奶」,楊石魂係「二少爺」。各人偽裝身份,必須恰如其份。

「二少爺」要跟著醫生出外取藥,在佢地去取藥時候,范桂霞端左籐椅坐在床邊,出神咁望著個病人。睇他濃黑劍眉,瘦削而英俊臉龐,使佢想起左佢係邊個。

原來病人就係大名鼎鼎周恩來,在廣州廣東區委機關范桂霞曾經聽過周恩來講話,到黃埔軍校參觀時亦見過佢,周恩來果種剛毅聲音,溫和眼睛,熱情笑容,瀟灑風度,在佢腦裡留下過深刻印象。

黃埔軍校時期周恩來

周恩來當時係兩廣區委軍委書記,又係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及當時國民革命軍第一軍黨代表,在群眾中有好高威望。敵人最害怕佢,群眾最愛戴佢。

點解身居中共中央要職嘅周恩來會在呢個時刻病重流亡香港呢?

自蔣介石四一二清黨後,共產黨人唔係被殺就係雞飛狗走,但係咁樣唔係辦法,於是就有周恩來所發動南昌起義,係中共第一次以武裝形式與刮民黨決裂。

周恩來領導南昌起義

但係南昌起義後,共軍勢力單薄,敵唔過刮民黨軍圍剿,周恩來率起義軍殘部南下廣東佔領汕頭,但係因無力防守又不得不放棄左。

就在呢個時刻,周恩來患上嚴重傷寒症病,發高燒達40℃,守在身邊葉挺、聶榮臻等幾個人,路唔熟,又唔懂當地方言,得一把手槍,情況非常危險。

好彩遇到潮汕地區黨組織負責人楊石魂,搵到一副擔架,將周恩來抬到陸豐甲子港。之後又搵到一條小船,由葉挺、聶榮臻、楊石魂護送,在茫茫大海中及風浪搏鬥左兩天一夜,好唔容易到左香港,其時香港係自由港,出入境冇任何管制。

自由港香港

范桂霞知道自己責任重大,必須要小心謹慎當好護士呢項工作。佢每一小時幫周恩來他探一次體溫,等楊石魂攞左藥回來,佢就小心咁一口一口喂周恩來食藥。

幾天來不分日夜咁守護在床邊,范桂霞亦眼睛熬紅左,佢又唔敢上床睡覺,怕周恩來病情會突起變化。

周恩來熱度總算慢慢下降,出左汗水,范桂霞小心地幫佢抹乾淨,並換上乾淨衣服。

三日三夜以後,周恩來慢慢清醒。當佢第一次睜開眼睛第一句就問范桂霞係邊個?呢處係乜嘢地方?范桂霞話佢係省委派佢來呢處當特別護士,呢處係香港油麻地。

楊石魂聞聲亦從隔壁房間跑過來,高興咁撲上來,叫:「大哥,你醒過來嘞!」佢熱情咁緊緊握住周恩來隻手,跟住轉過身來,拉住范桂霞歡樂得要跳起舞來。

周恩來清沏明亮眼睛,現出左喜悅光采。佢微笑著輕聲問左佢地一D情況,叫佢地坐在他床邊。當佢知道自己曾經幾天幾夜發高燒昏迷不醒時候,佢關心咁睇到大家神色,要佢地馬上去休息。

范桂霞去張羅俾周恩來燉雞湯食,燉好左雞湯,佢親自端到床前,準備喂佢食。但係當佢睇到碗裡雞肉時,佢粗黑濃眉就皺起來,佢批評唔應該俾他燉雞食。

周恩來語重心長咁講:反動派大屠殺,俾我黨造成左慘重損失,經濟咁困難,我點食得落去!?

范桂霞回答話:你係個重病號,黨決定要你補充營養,儘快咁恢復健康,我係黨委派來特別護士,在呢處,你要聽從我安排。

周恩來無可奈何咁講:好喇!呢次服從你,以後唔能夠再燉雞了,要注意節約每一分錢先至好。

大家睇住周恩來同志將碗雞湯喝完,就放心去打水來俾他洗臉,直至扶佢躺下,蓋好幅被。

大病剛愈果幾日,黨組織暫時唔准周恩來出外工作。每日由范桂霞帶檔案及報紙回來俾佢閱讀。

當時正值共黨革命陷入低潮,范桂霞經常為同黨安危及革命前途而發愁,周恩來幫助佢開拓眼界,放寬胸懷。

周恩來話:為左應付千變萬化複雜情況,躲過敵人眼睛,絕對唔可以太學生氣。佢話既然范桂霞依家偽裝身份係富商「少奶奶」、就要學識食煙及飲酒,以應付萬一。

但係學呢D資產階級生活方式,一定要提高警惕,目的性要明確,唔能夠使自己上癮。有空時候,周恩來仲攞出麻雀牌及象棋來教佢,叫佢學會,以便敵人來搜查時,能夠鎮靜自如咁偽裝。

周恩來又分析左公開鬥爭與秘密鬥爭戰略戰術,特別係現在在香港工作呢段時期,應如何注意掌握唔同情況及變化著環境,進行靈活機動地下活動。

大約十幾日後,中共廣東省委在香港召開研究廣州公社起義會議,此時周恩來健康雖然仍未恢復,但係佢決定要親自參加,因為佢已經能夠行路。

呢幾日周恩來唔再在臥房內食飯,係三個人在大廳內一齊食,范桂霞知道周恩來要去參加會議,希望佢身體儘快復原,就再次為佢燉左雞湯。周恩來一邊批評唔應該再花錢為佢燉雞湯,一邊把雞湯分成三份,話大家日夜護理佢太辛苦,應該增加增加營養,非要大家一齊將雞食晒不可。

呢次開會地點在港島堅道,距離住地九龍廣東道較遠,范桂霞與楊石魂商量要幫周恩來雇一輛汽車,但係周恩來堅決唔同意。最後決定由范桂霞陪著佢行路去開會。

因為要出門,兩人必須搵D靚衫打扮一下,周恩來著上綢質長袍馬褂,一身富商打扮。范桂霞就在同學送給佢舊衣物中,挑選品質最好旗袍著上,腳上再著上一雙高跟鞋、打扮得好整齊。

范桂霞護送周恩來一齊出門,坐渡海小輪過海,再沿著斜坡上堅道。上斜坡時,周恩來同志身體虛弱,腳步飄浮,幾乎支持唔住。佢頭上冒出黃豆般大汗珠,仲喘著粗氣;但係他堅定咁一步一步往前走。

石板街

最後終於到達會場,就咁樣、一連十幾日,范桂霞都陪著周恩來到堅道開會。每次到達會場時,佢入去開會,范桂霞坐在休息室裡等候。

到會議最後一日,周恩來透露中央決定在廣州發動一次武裝起義,范桂霞非常興奮,因為佢可以返回廣州參加起義,見番佢自己在廣州屋企人矣!

再過幾日,周恩來恢復左健康,組織上通知佢,馬上到上海去參加黨中央擴大會議。中共廣東省委秘書處為佢買好左船票,范桂霞與楊石魂一齊,到碼頭送周恩來上船。周恩來伸出溫暖有力大手,一一握別,並囑咐:「堅持鬥爭,迎接勝利。」然後佢精神飽滿咁踏上了新征途。

范桂霞與周恩來一別就係廿六年,中國革命經過無數波折困難,最後終於建立新中國,周恩來則出任新政權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

1953年,已經係廣州一名教師嘅范桂霞趁著上北京看望兒子媳婦機會,要求前往中南海拜望隔別多年老上級。周恩來立即以夫人鄧穎超名義,俾范桂霞一封信,並約佢8月22日下午5時到中南海。

呢日周恩來夫婦在花園等候范桂霞到來。相見後,周總理問寒問暖,留佢在家食晚飯。

中南海周恩来西花廳

周恩來仍然係好似廿六年前咁親切、隨和,呢餐飯三個人四樣菜,一個紅燒豆腐,一盤北京烤鴨,一碟肉片炒青菜,一碗雞湯。周恩來夫婦殷勤咁幫佢夾菜,勸佢多食著名北京烤鴨。

鄧穎超仲能夠用當年在廣州做群眾工作時所學會廣州方言與范桂霞親切交談。

周恩來微笑咁講:「日子過得真快呀!想唔到你呢這個當年後生女,依家已經做祖母!」

令人遺憾係當年在香港有份掩護周恩來之東江特委楊石魂已在1929年在湖北遭到刮民黨逮捕而壯烈犧牲,年僅廿七歲!

以上係根據范桂霞晚年回憶錄寫成,中共當年革命艱辛過程可見一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