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日本東京二二六兵變始末

1936年日本東京二二六兵變始末

1936年2月25日下午,日本首都東京一片陰暗,因為落左好幾場鵝毛大雪,氣象台話係近五十年來最大落雪,並且預測大雪仲會陸續有來。

與天氣惡劣相同,東京呢日亦被一種不安情緒所籠罩,因為市面傳言話駐守東京第1師團會發動軍事政變,首相府及各政府機構均加強戒備以防萬一也!

有關日本最精銳部隊第1師團會發生譁變傳言,並非係空穴來風,其實係日本近年軍部、政壇派系及社會諸種矛盾交織下必然會爆發者也!

由昭和初年開始,日本軍部就出現兩個派系鬥爭,一個係「皇道派」,一個係「統制派」。

日本陸軍大將荒木貞夫稱日本軍為皇軍,並且主張清君側,消滅天皇身邊奸臣小人,擁護天皇親政改造日本,對外則主張同蘇聯決戰,呢個就係天皇之道,故稱為「皇道派」也!

以永田鐵山等為核心,主張在軍部統制下,唔使用武力,而係通過自上而下合法途徑,進行平穩緩進國家改革,對外則主張加強侵略中國,被稱為「統制派」。

「皇道派」與「統制派」其實都係擁護法西斯主義,主張日本對外擴張,但係兩派卻因組織成分唔同,所以兩派鬥爭越演越烈。

「皇道派」除左有少數高級將領如荒木貞夫大將及真崎甚三郎大將外,大部分擁護者均係中下層少壯派官兵。

而「統制派」內部大部分成員均係高級將領如永田鐵山、石原莞爾、岡村寧次、杉山元、東條英機等,較少有低下層官兵參與呢個派別。

點解「皇道派」會有較多低下層官兵參與?呢個與明治維新以來日本社會發展歷程有關。

1867年,剛剛繼位嘅明治天皇,同樣係在一個風雪之夜,聯合中下級武士,發動政變,擊敗德川幕府軍隊,明治天皇重新掌握大權。

1868年,明治天皇下令實行維新,進行左一系列改革,使日本走上現代化國家道路,由此,日本天皇被尊崇到神咁樣地位。

日本無論係對外侵略或對內極權統治,其精神支柱係所謂國家神道,即係皇國觀念。

1894年日本打贏左中日甲午戰爭,日本從此膨脹起上來,1904年,日本擊敗白種人嘅俄羅斯軍隊,日本民族主義情緒空前高漲。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利用歐美處於戰爭狀態呢個機會,取得大量訂單,富國強兵,激流勇上。

但係到1918年大戰結束後,所有軍需訂單嘎然而止,日本經濟出現危機,日本國家政權與壟斷資本相結合,明治大正時代積累嘅民間經濟活力,因遭到打壓而喪失殆盡。

日本國內大量企業破產,銀行倒閉,到1931年,日本失業人口超過三百萬,米國1929年經濟大恐慌,亦影響到全世界乃至日本。

而此前來城市打工大量農村人口,被迫番鄉下耕田,城鄉經濟凋敝,加上連續幾年乾旱及嚴重凍霜天氣,使得千百萬農民家庭陷入赤貧狀態,好多人家僅靠挖草根及由松樹剝軟樹皮充飢!

仲有唔少農民家庭將送女去做雞來維持全家生存!

由1929年1930年代初,日本老百姓生活非常困苦,日本軍人特別係下級官兵家屬,基本上都係從農村來,當年佢地食唔飽,可以話係飢寒交迫,亦出現好多軍人家屬被賣到城市去做雞!

一位叫末松太平尉級軍官,曾對農村貧困狀態,有過咁樣陳述:滿洲事變發生後,青森第五聯隊,送回戰死者嘅遺骨時,戰死者家屬為左想得到撫卹金,在兵營外上演左遺骨爭奪戰!

其中亦有父母俾出征兒子寫信話:戰死之後,用國家所發金錢來盡孝!

在現實中,日本中下層軍人目睹官僚政客與財團勢力嘅奢華與腐敗,激起佢地仇富殺官慾望,佢地覺得改變日本現狀,責無旁貸,捨我其誰?

日本政權中財閥、元老及包括統制派軍官,佢地互相勾結埋一齊,將日本社會搞得亂七八糟,應該通過維新政變來消除佢地,以建立一個理想社會。

於是「皇道派」少壯軍人,就仿照1868年明治維新模式,在1936年打出「尊皇討奸」及「昭和維新」旗幟。

任何政治組織都需要要一種思想來支撐,而「皇道派」最大理論思想根源係來自國家主義和超國家主義提倡者及日本法西斯主義理論創立者北一輝!

北一輝兩部著作《國體論及純正社會主義》及《日本改造法案大綱》影響「皇道派」內少壯軍官非常大,佢地將北一輝視為「國師」也!

「皇道派」與「統制派」兩派核心鬥爭係在宮闈內進行,1934年後,由於「統制派」主張得到日本陸軍大多數中上軍官支持,佢地在與「皇道派」鬥爭中,逐漸佔據左上風。

1934年1月,「皇道派」代表人物陸軍大臣荒木貞夫炒鱿,由「統制派」林銑十郎接任。

林銑十郎將「統制派」中堅人物永田鐵山提升為軍務局長,呢個係僅次於陸軍大臣及次長實權職位。

控制軍部之後,為保持軍隊上下高度統一,「統制派」不斷尋求機會排擠「皇道派」,1934年10月,潛伏在「皇道派」內臥底告發該派發動政變計劃,致使少壯軍官磯部浅一及片岡太郎等人被捕。

但係,「統制派」排擠「皇道派」行動並未停止,1935年7月,陸軍大臣林銑十郎借人事調整機會,將一批「皇道派」軍官轉入預備役,或調離重要部門轉任戰地軍官。

其中最重要一項調動,就係免去「皇道派」頭面人物真崎甚三郎陸軍教育總監職務。

至此,「統制派」取代「皇道派」,確立左對陸軍絕對支配權。由於日本軍部素來以陸軍為主,控制左陸軍就等於「統制派」掌握左軍部嘅主導權矣!

「皇道派」認為呢一系列人事調動,係陸軍軍務局局長永田鐵山所策劃,而免去真崎甚三郎職務對「皇道派」打擊非常大,皇道派少壯軍官乃將矛頭指向永田鐵山。

1935年8月12日午前9時30分左右,駐紮在福山縣「皇道派」軍官相澤三郎中佐來到陸軍省,佢闖入永田鐵山軍務局長室,高喊「永田に天誅を加えた」(對永田施以天誅),拔出軍刀將永田鐵山砍瓜!

呢單刺殺案令裕仁天皇極為震驚,在為永田舉行隆重葬禮上,裕仁令宮內省送去鮮花。

相澤三郎後來被判處死刑,但係就加深「皇道派」與「統制派」之間牙齒印。

「皇道派」已經將軍部睇成與財閥及政客係一樣,都應該在消滅之列!

1935年12月之後,「統制派」高級將領趁陸軍人事調整之際,將「皇道派」中堅分子第1師團長柳川平助調任台灣駐屯軍司令官,跟住又命令駐守東京長達卅年嘅第1師團,在1936年3月調去中國滿洲!

第1師團係「皇道派」大本營,呢個調虎離山決定激怒左「皇道派」少壯軍官,佢地認為唔再郁手,就會開赴中國戰場去當炮灰矣!

所以佢地就決定將兵變時間定在2月26日凌晨。

1936年2月26日凌晨5時,駐守東京第1師團「皇道派」少壯軍官香田清貞大尉、安藤輝三大尉、磯部浅一大尉、河野壽大尉、野中四郎大尉,栗原安秀中尉等政變核心軍官,集結左一千四百名士兵準備出發。

佢地臨時召集班士兵,唔講有乜嘢目的,淨係話依家天皇有詔書,所以要採取一D行動。

香田大尉首先對士兵進行一番思想鼓動,跟住班兵變官兵頭上纏左白布,寫上八個大字:「尊皇討奸」及「昭和維新」!

佢地由駐地武器庫中奪取步槍及機槍等,踏住厚厚積雪,開始佢地一系列刺殺行動。

佢地要對天皇實行所謂「清君側」,亦即係要將天皇周圍壞人奸臣除掉。

第一個刺殺目標就係首相岡田啟介海軍大將,隊長栗原安秀帶領四個小隊共約三百人,攜帶機槍步槍手槍,於凌晨5時到達首相官邸。

栗原安秀率領部隊衝入大門,首先當場打瓜警衛人員,又將大廳內吊燈打得粉粹!

槍聲驚醒尚在酣睡當中嘅首相岡田啟介,七十三歲嘅岡田首相早已聽過兵變謠言,佢知道自己大限已至,呢次難逃一死,佢癱坐在床上,喃喃自語咁講:佢地終於來左矣!

但係岡田啟介妹夫兼秘書松尾傳藏夾硬將床上岡田拖起,同一名警衛將岡田推入冲涼房。

松尾傳藏個樣與岡田有幾分相似,於是佢就衝到中庭高呼:天皇萬歲!叛軍以為佢就係首相岡田,即刻將佢槍殺,松尾傳藏就咁做左岡田替死鬼!

圖左為岡田啟介,右為松尾傳藏

岡田跟住俾班下女推入衣櫃內,避免俾叛軍搜查到,第二日下午,在東京警視廳救助下,岡田戴上口罩及墨鏡,化裝為弔唁人,混在送葬隊伍中,從被叛軍佔領首相官邸中逃脫。

岡田首相冇死到,係二二六兵變參與者最大一個錯漏,亦注定兵變必然失敗也!

與此同時,兵變另一路人馬包圍左財政(大藏)首長高橋是清官邸,時年八十一歲高橋是清係知名經濟學家,曾擔任過日本銀行總裁及貴族院議員,因堅持削減巨額軍費,而成叛變軍人眼中釘!

政變軍人在中橋基明中尉帶領下,直接衝入高橋是清臥室,中橋對住高橋連開三槍,其他叛軍亦同時開槍,並用刺刀猛咁刺,高橋當場身亡!

陸軍教育總監渡邊錠太郎大將係在起居室內俾叛軍開槍打瓜,叛軍認為「皇道派」頭臉人物真崎甚三郎被免職,渡邊錠太郎就係禍首,一名少尉用刀將已經被擊斃渡邊錠太郎喉嚨割斷!

呢班叛軍深受武士道精神及法西斯思想影響,極端殘暴,極端殘忍,不問情由就大開殺戒!

由坂井直中尉指揮叛軍前往刺殺內大臣齋藤實,齋藤實本來想同班叛軍傾下,但係佢地唔聽,一入來就開槍打死佢!

天皇侍從長鈴木貫太郎先同叛軍傾談左十分鐘,但係傾唔埋欄,鈴木話既然傾唔掂,咁你地開槍喇!一個士兵對佢連開三槍,都冇擊中要害,鈴木夫人喊住咁對班叛軍話:你地對住呢個老人就咁開槍?

叛軍隊長動左善心,佢一個敬禮,講聲對唔住,就咁帶走班叛軍,鈴木身受重傷,最後都執番條命!

呢個鈴木貫太郎1936年大難不死,到1945年8月,佢係當時日本首相,促成左向盟軍投降呢個重要決定!

呢班叛軍除左刺殺重臣及閣員外,另一個重要行動係佔據陸軍省,參謀部及警視廳。

一夜之間,似乎整個東京城都俾皇道派所控制,全城籠罩在恐怖氣氛之中。天亮之後,叛軍已經佔領東京市中心約一平方英里地方。

叛軍利用山王旅館作為臨時指揮部,將「尊皇義軍」旗幟掛在首相官邸外,佢地在散發宣言中聲稱元老、軍閥、財閥、官僚、政黨均係破壞國體嘅元兇!所以要清君側,粉粹重臣集團也!

激進分子香田清貞大尉、村中孝次、磯部淺一大尉代表叛軍,在陸軍大臣官邸與川島義之進行會談。

佢地要求撤換懲治軍內「統制派」人物;既然岡田首相已死,應該即刻成立新內閣;要求任命「皇道派」首領擔任重要軍職;要求召集在各地「皇道派」人物入京共商善後;要求陸軍大臣將起事部隊進行昭和維新、忠君愛國之本意上奏天皇等等。

呢個川島義之係個騎牆派,佢見班少壯軍官來勢洶洶,官邸門外成班叛軍狂呼口號震耳若聾,好漢不吃眼前虧,川島對叛軍各條主張都點頭稱yes!

兵變軍人勒令影劇院關閉,廣播電台停止播放文娛節目,改為定時播放叛軍公告。

叛軍認定佢地行為係能夠獲得天皇及全體民眾支持,但係實際上佢地完全唔知道距離佢地冇幾遠皇宮內究竟發生左乜嘢。

呢日早上,裕仁天皇一覺醒來,就已經獲悉政變消息,當時佢即刻著上成套軍裝,來應對呢場兵變。

一開始佢搵自己身邊侍衛去不斷打聽消息,但係一個個消息傳來,裕仁為之震驚不已!佢知道首相及內閣大臣遭到刺殺,特別係自己身邊侍從長鈴木貫太郎竟然被擊至重傷,而鈴木貫太郎夫人乃係裕仁天皇細個時候保姆,裕仁龍顏冇法子唔大怒也!

你班「皇道派」話要清君側,依家將天皇左膀右臂鏟清光,咁樣,天皇仲有乜嘢權威呢?目前內閣係天皇所同意,「皇道派」採取非法及激烈手段推翻內閣,即係等於針對天皇個人也!

裕仁天皇另外有個擔心,就係擔心叛軍有可能會獲得佢細佬雍仁親王支持,迫使佢退位,因為雍仁親王一向對「皇道派」有好感也!

天皇當即下令召見侍從武官本莊繁,話呢次前所未有之不祥之舉,要求立刻使事件平息,希望轉危為安!有乜嘢情況,要立即禀奏!

但係,查實侍從武官本莊繁乃係個「皇道派」分子,佢並冇按照天皇指示積極採取措施去鎮壓叛軍,本莊繁來個陽奉陰違,因為本莊繁在精神上同情叛亂分子。

據講叛軍發動兵變前,曾經與本莊繁通過聲氣,希望獲得佢支持,當時佢不置可否,而同佢聯繫人正係本莊繁女婿第1師團值星官山口一太郎大尉!

講到本莊繁呢個冚家鏟,我地中國人對佢非常熟悉,因為1931年,本莊繁就係駐中國東北日本關東軍司令官,係佢策劃發動九一八事變也!

叛軍要通過陸軍大臣川島義之向天皇傳達,當日上午川島趕到皇宮覲見天皇,佢向天皇宣讀叛軍宣言,要天皇任命真崎甚三郎大將為首相,建立維新內閣。

川島讀完叛軍要求,仲請天皇原諒班叛軍,話叛軍都係一片赤誠為國盡忠,裕仁天皇聽完之後非常之嬲,佢話班叛軍殺戮朕股肱大臣,呢種兇暴將校,先唔好理佢地精神何在,佢地所作所為就有傷國體精華,朕絕對唔允許班友胡作非為也!必須盡快鎮壓暴徒!

在旁邊本莊繁聽到天皇用到「暴徒」呢個字眼,擔心會招致少壯軍人更大反彈,佢連忙插話:暴徒一詞請陛下斟酌!

裕仁大怒道:唔聽從朕嘅命令,肆意調動軍隊,佢地唔係朕嘅軍人,佢地乃係暴徒也!

本莊繁唔敢再出聲,趕忙同川島一齊退下。

後來裕仁在佢回憶錄中講,在佢一生當中,只有兩件事情係由佢自己意願作出重大決定,一件係1936年2月26日發生兵變後,佢作出要討伐叛軍咁樣決定,另一件就係1945年8月,佢作出向盟軍投降咁樣決定。

在軍事參議官會議上,天皇下達嘅鎮壓命令,並冇得到立即執行。原因係呢次會議被「皇道派」嘅荒木及真崎所操縱。

荒木以老將身份支持叛亂軍人,將佢地稱為「維新部隊」,要求以「義軍」相待。

而由叛軍準備推舉為軍政府首腦嘅真崎,早在事變前已經將一筆活動經費交俾叛軍軍官。

陸軍大臣川島根據呢次會議決定,發布左《陸軍大臣告示》,其要點如下:
一) 關於起事之宗旨,已上達天聽
二) 承認諸子之行動,為基於體現國體之誠意
三) 所提體現國體之真情(包括弊端),不勝惶恐
四) 各軍事參議官已一致商定,依照上述宗旨實行
五) 其他有待聖諭

陸軍大臣告示》敦促叛變官兵先各自返營,其內容好似係在讚揚呢次襲擊行動,俾人地一種印象,就係叛軍行為係得到天皇認可。

但係叛亂部隊根本就唔聽《陸軍大臣告示》回營呼籲,佢地堅持在新內閣產生前絕不撤兵!

呢班高級將領在執行天皇命令係如此不力,裕仁越來越忍無可忍!

在呢種背景下,裕仁天皇決定自己親身出來平叛,一開始,佢先調動左陸軍,但係當佢睇到陸軍反應遲鈍,於是佢就下令調動海軍。

在天皇嚴厲督促下,下午樞密院經過激烈辯論,決定由陸軍宣布戒嚴及進行鎮壓,陸軍雖然唔情願,但係被迫在2月27日凌晨頒布左戒嚴令。

東京警備司令官香椎浩平中將被任命為戒嚴司令官。

2月27日整整一日,裕仁天皇都係在焦躁不安情緒下渡過,叛亂軍隊與前去鎮壓軍隊對峙,雙方都唔敢開第一槍,所以戒嚴令並未得到實施。

到下午4時,情況突變,日本海軍聞知三位海軍退役大將俾叛軍傷害後,將長門號為首軍艦開進東京灣,在長門號帶領下,四十艘戰艦艦首高昂砲口直指叛軍陣地,海軍要為佢地被刺殺將領報仇也!

海軍急不可待咁迫切要求參加平叛,稱呼呢次為「弔喪戰爭」!

日本海軍與陸軍積怨極深,佢地之間爭資源,爭鋼鐵,爭石油,矛盾重重,最後發展到水火不相容地步。

「皇道派」內以陸軍為主,而「統制派」內卻有唔少係海軍,「皇道派」政變目的唔單止係要清除「統制派」,仲要係確立陸軍第一呢種地位,希望通過兵變將海軍從政壇擠走。

兵變發生後兩日好快過去,雖然天皇一再督促要對叛軍進行武力鎮壓,但係陸軍進展緩慢。

陸軍內部有幾個觀點,第一,叛軍係擁護天皇,第二,叛軍係擁護國體,第三,皇軍唔可以打皇軍,唔可以出現內戰。

惱羞成怒嘅裕仁天皇三番五次咁催問本莊繁:討伐部隊出發左未?雙方交火未?

本莊繁只係含糊咁回答:因為居民尚未撤離…,但係未等本莊繁講完,裕仁就厲聲喝道:如果陸軍無能為力,咁朕就親自率領近衛師團去平定叛亂,依家即刻同我備馬!

2月28日,即係兵變第三日,原本猶豫不決軍部終於下定決心,當晚11時,內含討伐計劃嘅《戒嚴令第14號》出台,戒嚴令稱如果叛亂部隊再唔服從大令,當斷然以武力恢復治安!

戒嚴令命令各有關部隊在次日上午5時前,造好攻擊準備,最新戒嚴令發布後,近衛第1第14師團及近縣部隊共兩萬五千人,被調進東京將叛軍包圍。

坦克昂起炮口,裝甲車在叛軍面前來回示威,機槍已經架好,停泊在東京灣海軍軍艦更加係虎視眈眈。

呢個時候,裕仁已經獲悉岡田首相冇死到,叛軍所謂改組內閣變成毫無根據,裕仁態度更加強硬矣!

2月29日係二二六事件關鍵一日,戒嚴司令部鎮壓作戰計劃大致為:
一, 以戰車部隊為主,擊潰激進分子抵抗
二, 首先設法打死及逮捕起事指揮軍官
三, 對雙方下士官兵,盡量減少傷亡

戒嚴部隊又派飛機在東京上空散發傳單,街頭戒嚴部隊裝甲車唔停咁廣播戒嚴令內容。

叛軍內部並冇乜嘢周密應對計劃,到呢個時候,佢地係猶豫徬徨及束手無策。

原本支持少壯軍官搞嘢班皇道派高級將領見勢頭唔對,唔敢出來明確敢去撐叛軍。

就日本普通民眾心理而言,佢地係痛恨權貴貪污腐敗無能,但係佢地又非常懷疑以兵變呢種極端手段,是否能解決問題?

叛軍唔單止向統制派宣戰,仲係向元老重臣文官等宣戰,打擊面太大,所以冇任何一股政治勢力支持佢地。

呢個時候被叛軍所擁戴真崎大將出來勸說班叛軍,話如果佢地繼續堅持落去,勢必成為皇軍罪人,我勸你地都係歸順算喇!講完之後,真崎匆匆離去,佢非常驚會受到牽連也!

失去左「皇道派」上層人物支持,叛亂軍人冇左主心骨,佢地意識到敗局已定,如果繼續堅持落去,為天皇而起兵嘅名義將失去,而且仲要永遠背負逆賊呢個罵名!

最後根據栗原安秀中尉提議,山下少將含淚與陸軍大臣川島奔赴皇宮,向本莊繁提出左最後一項要求:為左證明發動叛亂係為天皇而戰,請天皇派出欽差大臣,在欽差監視下,叛軍首領切腹,光榮咁結束自己生命!

但係當本莊繁向天皇禀報叛軍要求,遭到天皇斷然拒絕,話如果班福佳想自殺,任其自便!俾呢種冚家鏟派欽差大臣真係荒謬之極也!

2月29日上午7時10分,戒嚴司令部命令叛軍據點附近居民撤離,荒木及真崎兩名大將為避免叛軍部隊遭到武裝鎮壓,前往戒嚴司令部進行交涉,但係遭到拒絕。

戒嚴司令部答覆係:如果叛軍繼續違抗命令,平亂部隊將會在下午1時發起攻擊!

面對重兵壓境四面楚歌咁樣局面,係繼續守定係撤,大家尚在猶豫不決中,好多士兵將目光投向安藤輝三大尉身上,因為參加兵變一千四百幾人當中,有八百條冷係屬於安藤輝三所在步兵第3聯隊,佢地都係以安藤馬首是瞻。

安藤輝三係最關鍵人物,如果冇佢參與,或者兵變根本就唔會發生,佢係最早決定起事嘅青年軍官,但係最終決定調動手下,卻係最遲者。佢話底層士兵係天皇陛下部隊,即使為左國家,我係唔可以隨隨便便咁擔負呢個責任。

呢一刻面對重兵包圍,安藤極力反對撤兵,佢認為好多士兵都係因為自己而被牽連到兵變當中,佢要為參與兵變士兵命運負責,如果就咁撤退,班士兵將落得個國賊名聲也!

有人勸說安藤撤兵,話我地救唔到國,亦都應該挽救士兵性命及聲譽,或者係呢句說話觸動左安藤,在嚴寒中堅持左三日班叛軍,呢個時候已經係疲憊不堪,士氣消沉,執到戒嚴令傳單及聽到廣播後,佢地紛紛脫離陣地,返回原來部隊營房。

策劃兵變班軍官見大勢已去,亦冇加以阻攔。

一直堅持唔可以撤退之安藤輝三,最終被迫接受呢個事實,中午1時左右,安藤下令由永田曹長帶領部隊返回原駐地。

下午2時過後,陸軍杉山元參謀次長及香椎浩平戒嚴司令官進宮將平息叛亂上奏天皇,就咁樣,日本近代最大一場兵變宣告落幕矣!

睇上去似乎轟轟烈烈嘅二二六兵變,一開始就埋下失敗嘅種子,佢地發動之前冇任何系統嘅行動綱領,亦冇周密可行嘅計劃,直到大兵壓境,好多官兵徬徨無策,虎頭蛇尾,最終失敗。

佢地始於狂熱,訴諸於極端,聽天由命於最後嘅結局。

二二六兵變失敗後,除左有兩名軍官自殺外,並未出現大規模集體自殺嘅情況,兵變其他核心軍官仲希望在法庭上一展尊皇討奸昭和維新嘅純正動機及願望。

但係等待佢地係秘密审判,具體咁講就係冇辯護律師及唔公開審判,並且係一審終審,不得上訴!

1936年3月4日,日本天皇發表命令,批准成立東京陸軍軍法會議,天皇極其嚴厲咁講:如果再採取好似對待相澤中佐果種優柔態度,相反會後患無窮。

在天皇指示下,特設軍法會議對叛亂者進行秘密審判,4月28日,審理正式開始,參加政變嘅年青軍官,除河野壽大尉及野中四郎大尉兩人自殺身亡外,十九名重要軍官遭到起訴。

而呢個軍法會議係以「統制派」為首陸軍高官來負責,對叛亂軍人嘅懲處異乎尋常咁嚴厲,陸軍當局以亂軍罪清洗左「皇道派」,大批與「皇道派」有牽連者受到處分。

與呢次事件有關軍官均遭到追究,如第1師團第1聯隊隊長小藤惠,第3聯隊隊長井出宣時大佐等,將軍中如阿部信行大將、荒木貞夫大將、川島義之大將,本莊繁大將及真崎甚三郎大將等,或被勒令退職,或被編入預備役,「皇道派」被鎮壓,「統制派」趁機坐大,至於參與叛變士兵,好快就被派去中國戰場。

對於參與政變少壯軍官審理,日本上層機關非常慎重,深怕在人心浮動時刻,在基層及高層涉及面廣,將會在惹起事端。

被起訴124人當中,軍官20名,士官75名,兵仔20名,民間人士9名,審判中原陸軍大尉村中孝次,曾作如下一段申述:

士兵在講到佢地家庭情況時,都提到如何貧窮及困難,而在另一方面,在滿洲事變中,有皇軍為左個人利益,將重要物資賣俾敵人中國,敵方用來鞏固陣地,以致轉戰於滿洲之野第2師團官兵出現大量傷亡!

從滿洲事變中獲得利益僅僅係特權階級及財閥、做缺德生意奸商,以及軍部中一部分幕僚。

1936年7月5日,經過唔到三個月審理,軍法會議判決在政變中起領導作用嘅香田清貞大尉、安藤輝三大尉、磯部浅一大尉等十七名軍官死刑,7月12日就立即執行!

其他關聯人員亦分別被判處無期或有期徒刑。

在對呢班激進分子處刑時,為防止外界注意,特將附近練兵場當日訓練科目定為實彈演習,以遮蓋行刑槍聲!

「統制派」擔心如果公開處決嘅話,會再引發另一次兵變或刺殺事件,所以要低調處理。

二二六事件後來在日本有段時間成為禁語,只能講帝國不祥事件。

法西斯理論家及被少壯軍官視為「國師」嘅北一輝,呢次亦被判決死刑,在二二六事件發生後,北一輝第一時間就接到電話報告事件,實際上,在事變前,北一輝曾表示要向叛軍提供金錢援助。

但係整個政變具體策劃及領導,北一輝並冇直接參與,在法庭上,據《憲兵隊調查書》中對庭審記載,北一輝仍然主張全面嘅帝國主義,並且堅持佢嘅理論。

北一輝話日本係一個領土狹小嘅國家,作為國家生存權嘅侵略主義,亦即係日本嘅正義,北一輝堅稱自己冇罪。

軍法會議則認定北一輝係事件幕後教唆犯,審判長認為北一輝係幫助主謀者嘅利敵者,作為利敵或對日本皇軍稍有不利,北一輝與主謀同罪,所以一定要處以極刑。

在審判過程中,北一輝好少講嘢,淨係唔停咁念佛經。

北一輝同佢弟子西田稅在被處決時,西田稅話我地最後喊句口號如何?北一輝話唔好喊口號,北一輝被處死時五十四歲。

所以想做「國師」者一定要想清楚,「國師」極可能會被處死刑架!

死裡逃生嘅岡田在事變結束後辭去首相一職,有兩個繼任人選,一個係近衛文麿,一個係廣田弘毅。

近衛文麿係公爵出身,與軍部及右翼勢力關係密切,在日本國內聲譽亦較高,但係近衛考慮到當時軍部「統制派」與「皇道派」內鬥劇烈,又要處理棘手嘅二二六事變手尾,佢唔想在情況唔明朗情況底下,去趟呢鑊渾水,於是就以生病為由,堅辭不就。

就咁樣,廣田弘毅就成為首相人選,在二二八事變中,多名閣員遭到叛軍襲擊,獨係廣田弘毅安然無恙,佢進退自如,識得執生。

廣田弘毅係國維會主要成員,呢個會多數係法西斯分子,所以廣田能在軍部「皇道派」與「統制派」之間左右逢源。

講到二二六兵變,廣田話軍隊就好似一匹未經馴化野馬,如果你企在佢前面阻止佢奔跑,你就會俾佢踢死!唯一希望就係從側面跳上馬背去駕馭佢,同時亦要俾佢繼續向前奔跑!

二二六兵變後,廣田懷住呢種信念,出任日本第32任首相,但係作為一個弱勢文官,佢根本冇辦法駕馭軍部呢匹野馬!

為左維持組閣,廣田對軍部要求多數允諾,反而為日本軍人干政嘅軍國體制鋪平左道路。

為左安撫軍方勢力,1936年廣田弘毅內閣恢復軍部大臣現役武官制,成為日本法西斯化一個標誌。

現役軍人可以當陸相海相,過去呢類職位係唔可以由現役軍人擔任,廣田認為恢復軍部現役武官制,由軍部產生現役軍人擔任嘅海軍陸軍大臣,更能夠防止少壯軍人鬧事,佢公開宣稱,相信呢個措施將阻止不可信賴「皇道派」軍官某日會出掌政權。

但係軍部大臣現役武官制結果係,增加左軍部與政黨內閣嘅對抗力量,內閣要睇軍部臉色行事,咁就造成軍隊對政府一個致命性嘅約束及控制。

就係話如果內閣聽命於軍部,軍部就會派出人選當然陸軍海軍大臣,如果內閣唔聽命於軍部,咁軍部就可以拒絕提供人選,內閣就無法產生矣!

1936年8月,廣田召開五相會議,通過左《國策基準》,將向南洋擴張作為基本國策,為實現擴張計劃,陸軍制定左擴軍五年計劃,海軍則制定左包括建造大和號、武藏號等七十三艘軍艦嘅造艦計劃。

於是,日本戰爭機器在清一色「統制派」操控下高速咁運轉起來,二二六兵變第二年,日本終於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五年後又發動珍珠港事變,就咁,日本最後要戰敗投降而亡國至今!

二二六兵變講到呢處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