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中日淞滬血戰始末(下)

1937年中日淞滬血戰始末(下)

上集講到南京破獲臥底間諜案,依家繼續講上海戰事。

日軍在吳淞及川沙口登陸後,中國軍隊主要迎擊日軍任務就落在陳誠「土木系」羅卓英所率領第18軍身上。

8月24日,第18軍第67師201旅少將旅長蔡炳炎奉命率部抵達羅店設防。入夜,部署初定,陣前即發現敵軍。待敵接近陣地約50米,蔡乃一聲令下,猛烈開火,繼以刺刀衝殺,全殲來犯日軍。

25日晨,蔡炳炎以一團兵力,向佔據陸家宅日軍第11師團出擊,攻佔其前沿陣地。後因日軍援兵瘋狂反撲,所部死傷慘重。中午12時,蔡親率一營兵力在陸家宅與日軍反覆衝殺。激戰中身中數彈,蔡炳炎壯烈殉國,時年35歲。

第18軍第67師201旅旅長蔡炳炎少將

中日主力部隊血戰至9月,重鎮寶山形勢告急,陳誠要求第98師派部隊死守,第98師292旅583團廣東佬姚子青營奉命接防,姚子青時年廿九歲。

廣東佬姚子青

姚子青進入寶山城後,即打電話向旅部報告話:日本仔在長江口及黃浦江面集中百幾艘戰艦,日機亦唔停咁低飛偵察,有進攻寶山嘅意圖。

第98師292旅旅長方靖要副旅長龔傳文當日黃昏親到寶山視察城防工事及兵力配備,姚子青帶龔傳文在城內四圍睇,龔傳文感到滿意,佢對姚子青話單靠一個營兵力恐怕難以守得住寶山。

第98師292旅旅長方靖晚年

姚子青召集四個連長到營部與龔傳文開會,四個連長異口同聲咁表示遵從旅部命令,誓死保衛寶山城,要與寶山城共存亡!

跟住,姚子青就話:我地受黨國培養,愛護國家,守土保民,係我地天職。日本強盜係我地中國人民不共戴天嘅死敵,我地頭可斷,而志不可屈,寧願死在戰場,決唔偷生做亡國奴!

方靖旅長在接到龔傳文報告後,佢話:姚子青營長係廣東人,性情直爽,服從軍令,打仗勇敢,忠實可靠,守寶山城應該冇問題。

9月5日,日軍第3師團主力在天谷支隊掩護下發起總攻,寶山全城被圍,下午第98師師部收到電報,姚子青報告日本戰艦卅餘艘排列城東門江面協同戰機十餘架轟炸各城門,日軍戰車向城門衝擊,佢決心死守。

副旅長龔傳文派出一個營兵力增援寶山,但係呢個營在靠寶山五里路就俾日本戰機發現濫炸,成個營俾日本仔炸到七零八落,唔成隊伍,根本無法接近寶山。

第98師師長夏楚中回覆電話俾姚子青:戰至一兵一卒亦須固守!準備充分巷戰,萬一城垣被陷,亦當與敵偕亡於城中!

第98師師長夏楚中

9月6日拂曉,日軍用戰車堵塞四門,集中火力轟炸,並向城內投放硫磺彈,戰至中午,城內建築全毀,姚子青率僅餘廿幾人對城門發起反衝鋒,最後得一名上等兵翻牆逃出,其他全部壯烈犧牲,營長姚子青被日寇砲彈擊中腹部,殉國前仍然高喊:殺身成仁,以死報國!

姚子青犧牲處

寶山陷落後,陳誠在佢日記中寫道:無論若何,應本「有敵無我」之訓條,堅持到最後一分鐘。

日軍攻占寶山

寶山之戰,成為整個淞滬戰場「死守」嘅開始!

9月11 日,吳淞、川沙口與獅子林嘅日軍登陸點連成一片,陳誠下令部隊進入第一預備陣地,全線由攻轉守。此後,中日軍隊圍繞住同一地點,逐漸拉開左主力決戰嘅態勢。

國軍堅守陣地

呢個地點就係「羅店」!

羅店鎮位於滬太公路終端,居淞滬之側背,為江蘇與上海之間交通樞紐,一旦攻占羅店,向南可以進攻大場,直趨上海市區,向西可以進攻嘉定,切斷滬寧鐵路,更重要係日軍只要攻取羅店一線陣地,就等於完成左對中國軍隊嘅左翼包圍!

戰略要地,志在必得。中日雙方最大規模血戰就係在羅店展開!淞滬會戰期間,中日軍隊在羅店反覆爭奪,有十幾次易手記錄,戰況之慘烈,前所未有也!

羅店牆壁彈痕累累

國民政府德國軍事顧問團團長法肯豪森在佢秘密報告中亦指出羅店係呢場戰役最關鍵之戰略據點,絕對唔可以失守也!

德國軍事顧問團團長法肯豪森

當時日本每個師團平時配備約12,400人左右,戰時配備25,000人左右,實際上大多在20,000人出頭。

中國方面最佳中央軍一個整編師全額兵力在14,000人左右,但係出征時真實人數會少好多,部分地方軍一個師實際上得5,000人。

在裝備上,日軍一個步兵小隊配備3具擲彈筒,日軍步兵中隊配備有1到2挺重機槍,有D仲配備1到2門迫擊炮,步兵大隊配備2到4門九二式步兵炮,另增配4到8挺重機槍,有D仲加強2門四一式山炮,在步兵連對配備4門四一式山炮或6到8門九二式步兵炮,6門37毫米反坦克炮。

日本陸軍裝備 (一)

日本陸軍裝備 (二)

日本陸軍裝備 (三)

中國軍隊與之相比簡直係天壤之別,全中國得24門重炮,彈藥係打一發少一發,除武器裝備差,士兵素質亦係相距甚遠。一個普通日軍士兵可以畫出軍事地圖,而中國普通士兵多係文盲,唔識得畫任何軍事地圖。

從射擊技術一項來睇,一個日本新兵,一個月要消耗150發步槍子彈,機槍300發實彈射擊,中國士兵打唔起也!

羅店距離吳淞、長江口近,㗎頭戰艦大炮可以直接命中目標,兼且㗎頭掌握制空權,可以發揮其陸海空聯合作戰優勢,而華軍被迫在呢處作戰,係極為不利也!

9月13日。羅卓英第18軍主動將兩翼稍向後移,扼守羅店突出之部,日軍第11師團主力,先以飛機、大炮轟擊,跟住㗎頭戰車由月浦來犯,日軍分三路猛攻,華軍沉著應戰,將敵擊退。

9月下旬,羅店全鎮已經化為焦土,日軍攻擊重點開始指向劉行附近,中國軍隊利用河漢一步一步咁頂,防線慢慢後移,陳誠親臨劉行指揮,為持久作戰,佢判斷要適宜轉移陣地逐次抗擊。

但係蔣介石卻命令必須死守劉行,呢個時候老蔣愛將胡宗南率第1軍趕來上海增援,抵達第二日就投入劉行附近嘅血戰。

胡宗南

時任淞滬警備司令部上校參謀劉勁持回憶當年戰況,佢話胡宗南部接防後,士氣旺盛,作戰頑強,對敵人寸土必爭,每屋苦戰,打左一個星期,始終堅守陣地,因此傷亡慘重。

上校參謀劉勁持

胡宗南一聲唔叫,顧祝同知道後,在電話中對胡宗南話今晚會派某部來換防,胡宗南話好彩你打電話來,再唔換防,明日我要揸槍上火線頂缺矣!

胡宗南所轄第1軍係中央軍嘅王牌,王牌部隊傷亡尚且咁嚴重,其他部隊損失更加不在話下矣!

在離劉行冇幾遠之月浦鎮,中央軍第14師遭到日軍圍攻,在血戰生死關頭,師參謀長四川佬郭汝瑰由前線俾師長霍揆彰寫左一封信,前半段係寫軍事,叫佢唔好再派人來,呢個地方乃係「死地」,無論派幾多人來,最後都會死在此地也!

第14師參謀長郭汝瑰

郭汝瑰呢封信第二段係講如果我守住陣地,我會來與你相見,如果守唔住陣地,十年之後,我國戰勝,到時你成為抗戰名將,你坐大兵船來上海接受日本仔投降,到吳淞口時候會有浪來撞你船頭,就係我來睇你也!

郭汝瑰封信上述最後句說話,真係道出無數英勇唔怕犧牲中國軍人心聲,極之感人肺腑也!

戰場猶如碩大無邊嘅火爐,年輕生命全然無畏咁投身入去,瞬間就融化左,呢個時候,中國軍隊投入淞滬戰場,兵力已經近25個師共十九萬人,增援部隊仍然由全國各地趕來。

各地增援部隊在南翔一落火車,就直奔火線上戰場,新補充士兵之間連姓名都唔知道,多數未睇清楚國際大都會上海容貌,就全部陣亡矣!

戰至9月底,劉行陣地全毀,陳誠再次向蔣介石報告前線不堪再戰,強調如果冇援軍加入,就應該撤退,調整陣勢。

陳誠

蔣介石到呢個時候先至勉強同意退至廣福、蘊藻濱一線,後來陳誠反思呢個問題,認為冇集中兵力於一點進攻,而係平均用力,處處防守,變成處處薄弱,最後係處處失守也!

《孫子兵法》講得非常好:我團(專)而敵分,意思就係我收緊埋一齊,而敵人係分開嘅話,咁樣我地就係以多擊寡,分散使用係犯兵家大忌也!

就在中日兩軍鏖戰之際,日本參謀本部通過「臨參命」第九十九號令,下令派遣第9師團、第13師團及第101師團增援上海,咁樣一來,日軍在上海戰場兵力亦達到五個師團近十萬人。

由於羅店至嘉定一線久攻不下,松井石根決定改變方向,佢下一步計劃係:以滬太公路為主軸,由北向南進行突擊,在南翔與江灣之間實現突破,然後直取大場及上海市區蘇州河北岸。

上海派遣軍司令松井石根

大家要記住松井石根呢個名,佢係後來南京大屠殺元兇,乃係我中華民族之大仇人也!

9月底,日軍由蘊藻浜北岸向南強襲,中國軍隊在沿岸布防,戰線延綿近廿公里,華軍在蘊藻浜俾日軍造成重大傷亡,在日本出版《陸軍鄉土步兵聯隊記錄》中,有侵略上海日軍師團列表,當年投入蘊藻浜激戰之第9師團金澤步兵第7聯隊,呢支部隊係由吳淞口登陸。

對於上海戰況,第7聯隊戰史係咁樣記錄:在經歷四十日激烈戰鬥中,有九成中小隊長傷亡,而在第7聯隊有更為詳細傷亡表,在兩個星期戰鬥中,總數2,556人士兵當中,死亡450名,負傷905名,士兵傷亡率高達53%!

呢個係自九一八事變以來,日本戰報中聞所未聞也!

但係蘊藻浜河幅唔寬,天然屏障作用唔大,中國軍隊僅憑血肉之軀,能夠守得幾耐呢?

在淞滬戰場,中國軍隊深受日軍火炮轟擊之苦,所以到後來,華軍對策係:你日本仔用砲兵打我,我唔露頭,你日本仔步兵上來後,我亦唔用機槍打你,而係等你到一定距離,我衝出戰壕同你肉搏,咁樣日軍飛機大砲就唔敢對陣地進行轟炸也!

就係依靠呢種打法,蘊藻浜沿岸,中日士兵屍體係層層疊疊,雙方部隊都用屍體來作為工事繼續苦戰!

由9月底到10月初,中日軍隊在唔到五十公里見方唔到土地上,一村一莊咁反覆爭奪,有D村莊一日之內竟能五次易手!即使係日軍最強悍聯隊,佔領一個陣地亦唔能夠超過五個鐘頭。

中日爆發戰爭時,日本兵源係卅八萬人,中國係一百八十二個整編師,有兩百幾萬人,日本兵數目係大大少於中國,但係日本徵兵動員體制特別發達及完善,需要時候,可以動員到四百四十八萬人!甚至到最需要時候,可以動員到一千萬人兵源!

日本軍人教育水平係數一數二,佢地單兵知識素養甚至超過左米軍,在罪行累累日本兵中,有醫生,有教師,有藝術家,甚至仲有後來享譽世界電影導演。

例如後來拍攝左《東京物語》及《晚春》等溫情影片嘅大導演小津安二郎,佢在1937年9月由大阪出征,第一站就係淞滬戰場。當年佢所屬部隊係使用芥子氣作戰嘅「毒瓦斯部隊」,俾中國軍隊帶來巨大傷亡!

大導演小津安二郎

呢段冷酷經歷,在小津安二郎日後電影中卻絲毫搵唔到任何痕跡!

小津安二郎所屬部隊使用毒氣

同樣一個日本人既有菊嘅性格,亦有刀嘅性格,呢個係海洋民族性格特點。

上海地鐵七號線,北起滬太公路,穿越上海市中心城區,最後抵達浦東,好少人會知道,呢條線在寶山一段走向,幾乎正好穿過當年中日軍隊激戰主戰場!

現時上海地鐵七號線

由劉行到大場鎮,依家我地坐地鐵只係要七個站,而當年淞滬抗戰中國軍隊卻在此死守四十日!呢四十日內,日軍上前推進唔到五公里,呢條通往大場嘅路幾乎俾屍山血海所填滿!

9月底,率先出征嘅川軍已經達到鎮江,佢地在鎮江候車,準備投入淞滬戰場,因為馬上要上火線,部隊提前發餉。

川軍乘坐火車趕赴上海戰場

川軍團長陳親民後來回憶話,發餉後第二日,佢睇到班士兵一手攞住膠鞋,一手提住鹵肉,談笑風生咁回來,佢就問昨日剛剛發左餉,點解唔等到上海慢慢花呢?

班四川兵回答話:上海情況如何,你團長係知道嘅,我地大家抱住決定,依家著好食好,然後同敵人搏命!

在中華民族呢種睇似一盤散沙咁樣一種表面狀態之下,其民族精神深處有一種團結意識,有一種命運與共咁樣意識。所以我地軍隊上左前線,就表現出空前勇敢及犧牲精神。

在淞滬抗戰危急關頭,桂軍、川軍、湘軍,無論天南地北,無論邊派邊系,全部都視死如歸,以血肉之軀抵擋侵略者嘅炮火。

1937年10月,上海秋風漸冷,由市區到郊區,中日雙方陣地拉鋸戰已經持續左一個幾月,激戰、慘戰、苦戰,上海嘅泥土及河流都在戰爭,羅店已經係一片屍山血海,儘管武器裝備唔及得上日軍,但係中國軍隊硬係以血肉之軀阻擋左侵略者鐵蹄。

日軍三個主力師團進攻,依然冇法突破中國軍隊防線,在廝殺一個幾月內,羅店日夜唔停咁吞噬住年輕中國士兵性命,歷史留下左一個永遠要記住嘅名字:血肉磨坊。

日本仔本以為中國係一盤散沙,各省各地,可以逐個擊破,但係依家南北兩線,都遭遇到重挫,的確令到日本仔大吃一驚也。

自從日軍由吳淞口及長江沿岸增援登陸,中國軍隊重兵雲集大場,呢處南臨閘北,東面係江灣,北面隔住蘊藻浜,可通劉行及羅店,西面係南翔及嘉定,大場好似個圓心,由呢度出發可以輻射到淞滬戰場每一個據點。

而且大場距市區江灣及虹口日軍據點得幾公里路,係中國軍隊抗擊登陸日軍,係阻止日軍市區會師最後一座戰略要地。

如果大場失守,中國軍隊戰線將會被日軍從當中劈成兩半,而郊區及市區兩路日軍就能合兵一處也!戰場形勢將即發生根本逆轉!

最早參與防守大場係由宋希濂所率中國最強第36師,由於戰鬥慘烈超乎想像,經歷左持續數十日市區攻防戰,到大場防禦戰時,第36師已經死傷慘重,不得不撤下補充休整,由其他部隊接替。

唔單止係第36師,經過近兩個月鏖戰,整個中央軍都損失非常大,根本冇能力再組織一次似樣嘅攻勢,只能咬緊牙關等待支援。

蘊藻浜一線失守後,大場已經係岌岌可危,中央軍精銳幾乎要打光晒,呢個時候,地方軍中強悍之師,廣西佬廖磊率領桂軍精銳,千里奔襲,由廣西抵達上海,中國將士為之士氣大振!

桂系將領廖磊

廖磊係桂系阿頭白崇禧愛將,驍勇善戰,抗戰期間,桂軍前後出兵一百萬,幾乎等於廣西人口十分之一。

但係桂軍裝備遠不如蔣介石嫡系,上海戰場上更加係血腥殘酷嘅廝殺,中華民族嘅血性及氣節充盈在胸膛,桂軍背水而戰。

10月8日,一封電報由南京發到廣西,蔣介石決定調桂軍加入淞滬戰場,第二日廖磊率領第48軍、第7軍及第171師星夜兼程趕來,呢支軍隊由廣西千里跋涉過來,係白崇禧最引以為豪戰鬥力最強嘅部隊。

北伐期間,桂軍有「鋼軍」之稱,班廣西佬敢打敢拼唔怕死,桂系白崇禧與李宗仁同蔣介石係老對手,如今大敵當前,往日矛盾都拋諸腦後,幾年前仲在內戰中兵戎相見兄弟,今日同心同德上戰場,一同拋灑熱血為保家衛國!

桂軍陣容

經過七日嘅日夜行軍,廖磊率部於10月15日趕到上海,此時,大場一線陣地處於日軍包圍中,已係岌岌可危。

面對日軍來勢洶洶,面對大場不利局面,10月19日,經過緊急研究,白崇禧及陳誠等人決定重整部隊,向盤踞在蘊藻浜南岸日軍發動反攻,打佢地一個措手不及。

擔當反攻中堅力量就係重編後以桂系部隊為主力嘅廖磊第21集團軍,反擊時間為10月21日夜。

當時為要減低日本航空兵之威脅,所以攻擊都會選擇在夜晚進行,因為舊時戰鬥機及轟炸機均無法在夜晚出動也!

第21集團軍按時發起反攻,一時間陣地上槍砲聲震耳欲聾,呢次反攻採取中央突破方式,缺乏優勢火力嘅第21集團軍要想中央突破係非常困難,更為險惡係桂系部隊所撞上正係日軍主力第3師團,正當中國軍隊發起反擊時,日軍亦向中國軍隊發起猛烈攻擊,中日兩軍火力巨大差距,似乎可以決定戰爭之勝負矣!

桂軍只得以血肉之軀相抗衡,強行衝鋒,在日軍火網中,桂軍戰士紛紛中彈倒地,但係在後面部隊毫不畏懼,踩住戰友屍體繼續衝鋒。桂軍猶如一波又一波人浪咁衝向岸邊。

桂軍在上海戰場衝鋒

但係人肉終歸無法抵抗槍彈,眾多桂軍將士仲未睇到日本仔個樣,就倒在衝鋒路上!僅一日戰鬥,桂軍就有6個師全部被打垮!

當夜,白崇禧在指揮部大喊一場,桂軍經過兩日戰鬥基本上係全軍覆沒!

上海一戰,桂軍陣亡軍官計有:旅長龐漢禎、夏國璋、秦林等六七人,團長廖雄、謝鼎新、褚兆月等十幾人,此後在抗日戰爭中,桂系始終未能恢復元氣。

第7軍170師510旅旅長龐漢禎

第7軍172師副師長夏國璋

到10月22日晚上,華軍第一第二線陣地全被摧毀,咁就使到桂軍後面防線成為空虛。日軍即刻轉為反攻,全力向大場逼近。

因為蘊藻浜一線已經落入敵手,此時大場就成為中國軍隊阻斷日軍增援及護衛上海市區最後一道防線矣!

全國各地趕來部隊紛紛加入大場保衛戰,腥風血雨中,中央軍、桂軍、川軍、湘軍,呢班唔同系統部隊依家走埋一齊,破釜沉舟,與日軍決一死戰,最高峰時,中國有成近七十萬部隊投入上海戰場!

老兵張文治,曾任川軍第20集團軍特務連連長、397團第2營少校營長,佢回憶話:10月初,佢穿著草鞋,背住馬刀,揸住枝破步槍,從四川來到上海。

老兵張文治

川軍到達南翔火車站當日,川軍第20軍司令官楊森,就接到淞滬戰區司令第6兵團長薛岳電令,內容好簡單:死守上海郊區大場、蘊藻浜、文家場!

川軍司令楊森

川軍係當時中國軍隊裝備最差者,一個師得一挺重機槍,士兵每人僅有粗布單衣兩套、單被一條、草席一張、草鞋兩雙、斗笠一頂而已。主要武器為四川土造 「單打一」——七九步槍,且使用已久,品質極差,大多不堪使用。僅能打個山雞、野兔之類。每師除幾門土造迫擊炮外,山炮、野炮全部欠奉。更加冇交通、通信、補給、衛生等裝備及器材。

10月24日,日軍以走馬塘及大場鎮為目標,發起左總攻,當日軍三個聯隊進攻走馬塘一帶時,遭到中國守軍猛烈反擊,日軍反覆衝殺,但係千里迢迢,慷慨赴死嘅中國守軍巋然不動,鏖戰一夜,日本仔未能前進一步。

川軍在淞滬戰場

川軍老兵張文治話中國軍隊陣地用泥巴及木頭建造工事全被炸垮,唯有用戰友屍體來構築臨時工事來堵住缺口,機槍就架在戰友屍體上,向敵人射出復仇憤怒子彈!

川軍老兵張文治老當益壯

在猛烈火力轟炸下,川軍死傷可想而知,但係華軍死守唔退半步,日軍在百幾輛坦克掩護下,猛撲中國守軍陣地,已經所剩無幾川軍就用手中僅有步槍,機槍,迫擊炮等武器來反擊日軍,在死傷慘重力量懸殊情形下,華軍依舊重創日軍。

張文治話佢地後來改變打法,日本仔衝在前面,川軍放佢地入來接近我軍陣地,我地用重武器將後續部隊打斷,衝在前面班㗎頭冇左後援,脫左節,川軍吹出衝鋒號,川軍戰士跳出戰壕,拔出馬刀,乜嘢地躺刀,乜嘢滾堂刀,㗎頭仲未睇清楚,就中刀倒地。

一夜血戰,面對日軍優勢兵力,中國軍隊白刃肉搏,斃敵千幾人,但係依然寡不敵眾,只能撤退。

川軍第20軍兩個師開上淞滬前線,陣亡3706人,傷7049人,失蹤241人,損失大部分兵力。撤至南翔整備時,零零落落,七拼八湊,只剩下5000餘人,僅夠整編為一個旅。

川軍陣亡紀念碑

10月26日拂曉,日軍佔領大場鎮,大場一陷落,淞滬戰場形勢急劇惡化,日軍完全控制左戰場主動權,攻占大場日軍,越過彭浦地區南下,直指蘇州河北岸中國軍隊。

日本仔慶祝佔領大場

就在大場陷落前一日,陳誠及白崇禧等將領向蔣介石建議,全線繼續後撤,撤出上海,依托後方嘅吳福、蘇嘉、錫澄國防線,消耗日軍戰力,保存有生力量,保衛南京。

老蔣聽完之後,好耐冇出聲,因為呢個時候《九國公約》簽字代表已經齊聚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距離會議召開唔足十日,老蔣對呢次會議充滿期待,為左使中國在呢次至關重要會議上佔據有利位置,亦為左向各國展示中國抗戰決心及信心,佢希望在會議召開前,上海戰場能有較好戰績,至少要能堅守上海。

蔣介石一直在戰略及政略上面搖擺,政略影響戰略,戰略影響戰術,戰術再影響戰鬥,當時中國從最高政略上來睇,最重要其實就係要引發列強對中日戰爭之關注甚至介入。

基於咁樣一項政略,蔣介石就必須在上海堅持抵抗,唯有堅持抵抗,始能顯彰中國軍隊抵抗意志,咁先至可以贏得列強對中國讚許,列強比較大機會願意介入調停。

戰爭已經打左七十五日,閘北係淞滬會戰最先打響地方,最早打開淞滬抗戰帷幕係第88師,亦已經堅守閘北七十五日,依家佢地成為市區最後一支中國軍隊。

輾轉反側,10月25日深夜,蔣介石終於下左決定,閘北仍另派一個團,主力部隊西撤之際,蔣要在蘇州北岸留低一支孤軍,打一場俾全世界睇嘅戰鬥。

第二日朝早,上海戰區最高指揮官顧祝同一通電話打到第88師師部,顧在電話中對師長孫元良講,委員長想要第88師留在閘北死守上海,問孫元良意見如何?

顧祝同

孫元良略加思索就回答話:我唔同意!多年之後,孫元良在回憶錄中寫下左當時嘅考慮:如果我地死一個人,敵人亦死一個人,甚至我地死十個人,敵人死一個人,我就願意留在閘北死守上海。最可慮係,我地孤立此處,被敵人任意屠殺,咁就非常唔值得,而且亦唔光榮也!

但係蔣介石主意已定,君命不可違,孫元良最終決定派出麾下一個加強營兵力堅守蘇州河北岸,率領呢支孤軍係第524團團附廣東佬謝晉元,佢地嘅陣地就係第88師師部所在地:四行倉庫!

四行倉庫當年係金城、中南、大陸、鹽業四家銀行合資建造之儲備倉庫,倉庫北邊及西邊已經俾日本仔佔領,南面隔蘇州河與公共租界相望,東面亦緊連公共租界,呢座龐大鋼筋混凝土建築易守難攻,倉庫內糧彈存儲充足。

四行倉庫現貌

民族英雄謝晉元時年卅二歲,係黃埔軍校四期生,抗戰前夕,佢將妻兒送回廣東老家,佢對妻子講:為國殺敵係革命軍人之天職也!職責所在,為國就唔能夠顧家!

民族英雄謝晉元

10月26日,謝晉元臨危受命,會同第一營營長楊瑞符,邊打邊撤,向四行倉庫集中。

老兵楊養正,1937年從湖北老家開赴上海參加淞滬抗戰,係四行倉庫保衛戰親歷者,當年,佢得二十二歲,雖然老人現時已經雙目失明,但係佢記憶卻未曾失去。

湖北老兵楊養正

10月26日深夜, 第88師524團一營一連一排排長楊養正,跟隨謝晉元進入四行倉庫,佢話當時營長連長都受傷,10月27日黎明前,全部四百幾人都進入四行倉庫。

為迷惑日本仔,孤軍對外宣稱佢地總共有成八百幾人,後來世人就以「八百壯士」將佢地載入史冊,亦成為八年抗戰中華民族不屈之象徵也!

四行倉庫陷入火海

第524團第1營係個加強營,本來的確係有八百人,經過慘烈蘊藻浜一戰,全部戰死,而謝晉元所率呢支部隊已經係第五批嘅補充兵員,佢地多數係湖北保安團員,年輕亦缺乏作戰經驗。

就咁樣呢四百幾人,要面對瘋狂湧上嘅日軍,大家都明白係必死無疑也!老兵楊養正話我地絕對唔可以做亡國奴,我地係抱住必死決心去保衛四行倉庫。

10月27日清晨,日軍發現左四行倉庫中國守軍,就立即展開進攻,當佢地接近四行倉庫時,就遭到華軍猛烈阻擊,第一仗就打瓜日軍數十名。中國守軍通宵構築工事,係有備而來者也!

四行倉庫其實就係一座堅固堡壘,日軍重炮亦無法擊破,再加上守軍係「德械師」,有迫擊炮、機槍及各類型槍支,彈藥充足,利於固守。

日軍本來已經佔領左四行倉庫西側一座四層高建築物,日軍就在呢左大樓內部署機槍及平射炮唔停咁向四行倉庫西側轟擊,最激烈時幾乎係每秒就發炮一響,唔到兩日,倉庫西側被炸出一個缺口。

四行倉庫守軍迅速利用日軍所炸出缺口,向對面發動反擊,謝晉元親自揸機槍向日軍掃射。

謝晉元一身戎裝

整整兩日一夜,不休不眠,孤軍在數倍於己日軍猛烈攻擊下,依舊巋然不動,屹立在蘇州河北岸。

孤軍作戰還原圖(一)

孤軍作戰還原圖(二)

誓死奮戰不屈四行倉庫戰士塑像

蘇州河邊上出現左一道古今中外戰爭史上,從未有過嘅奇特景觀,租界內英米記者坐在河邊咖啡廳中,一面輕鬆咁飲住咖啡,一面睇住中日兩軍激烈交戰。

中國軍隊之英勇終於感染到班英米記者,佢地睇到中國軍隊寧死不屈,紛紛脫帽向華軍致敬,倫敦各報均大幅報導,國際人士對中國感觀改變極大。

租界內中國市民唔顧流彈橫飛,在蘇州河南岸鼓掌為中國軍隊助威,高聲喊叫提醒華軍注意日軍偷襲路線。

租界內英國人作為中立者,勸四行倉庫華軍放棄抵抗,得到孤軍回答:我地為中國而戰,死不足惜也!

呢一日中醫師陳存仁亦同樣來到蘇州河邊觀戰,佢話租界到閘北電話已經打唔通,忽然人群中有個懂得軍事旗號者,自告奮勇向對岸孤軍打旗號,問佢地需要乜嘢緊要援助物品,守軍旗號回答:我地乜都唔需要,只要一面國旗!

大家知道左呢個消息,卻一時毫無辦法。就在此時,有一位女童子軍楊惠敏,佢用油布包著一面大國旗,在槍林彈雨之下,跳入蘇州河,泅水到達對岸,將佢所帶國旗送入國軍手中,呢面國旗就隨風飄揚在四行倉庫之上,一時兩岸掌聲如雷!

女童子軍楊惠敏向孤軍送國旗

兩岸軍民高喊: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

10月31日,呢支孤軍已經在四行倉庫鎮守左四日五夜,打退日軍六次進攻,「八百壯士」嘅英勇苦鬥,贏得左大家無限同情及支持,但係就在此時,謝晉元收到全員撤退命令,點解?

日軍連續多日圍攻,俾公共租界帶來極大壓力,就在四行倉庫東南角方向,一百米唔到位置,矗立住兩個巨大煤氣罐,一旦日軍砲彈有所偏離,煤氣罐被炸起火,咁將會係危及租界民眾大事,半個上海會被波及也!

英國佬就通過外交途徑照會中國政府,要求從人道主義立場下令孤軍撤退,避免無謂犧牲。

蔣介石好快就下達撤出四行倉庫命令,軍令如山,謝晉元權衡再三,決定顧全大局,接受命令。

當晚廿四時,謝晉元下令突圍,趁住天黑,部隊依次衝過北西藏路,衝過蘇州河上垃圾橋,狡詐日軍用密集火力封鎖橋頭,唔少戰士倒下,謝晉元指揮戰士動用所有輕重武器壓制敵人火力。

奉命撤退四行倉庫守軍進入公共租界英國區域,謝晉元最後一個撤離,佢淚流滿臉。

法國僑民羅貝爾·基朗目睹左班中國勇士撤出,佢話班中國士兵手持德式步槍,頭戴德式鋼盔,個個滿臉係淚,因為激動而渾身顫抖,發出好似受傷動物一般吼聲。

租界英國佬將孤軍送去跑馬廳集中,先係解除武裝,當運送孤軍戰士車輛離開跑馬廳,兩旁及屋頂都企滿民眾,因為人太多而阻塞道路,車輛被迫時開時停,佢地被送往膠州路孤軍營。

由於受到日本仔壓力,英國佬唔敢將孤軍放出租界俾佢地歸隊,從此,孤軍殘餘就一直被圈禁在膠州路營內,而謝晉元則不幸俾日軍收買漢奸所殺害。

民族英雄謝晉元名垂千古

11月5日,此時距離大場陷落已經過去十日,就在呢日凌晨5點半,有八十幾艘日本仔軍艦突然出現在杭州灣附近海面上,戰場形勢急轉直下。

在炮火掩護下,日軍第10軍共十萬餘人在杭州灣金山衛登陸,迅速打開左淞滬戰場中國軍隊南翼命門。

日軍登陸杭州灣

日本參謀本部決定繼續增加兵力,南北夾擊中國軍隊。整個上海係一個三角形地帶,上面係長江,下面係杭州灣,任何一個有遠見統帥部必然會採取南北兩面登陸來夾擊中國軍隊。

10月20日,日本統帥部下令,由中國華北及日本本國抽調部隊,以第6、第18及第114師團為基幹組成第10軍,準備在11月初在杭州灣搶灘登陸。

執行呢次登陸司令官係柳川平助,此人原係駐台灣司令官,曾參加日俄戰爭,以慣用迂迴戰略而著稱,臨戰,佢訓誡士兵,話山川草木都係敵人!

日軍登陸司令官柳川平助

11月2日,日軍第10軍,在第4艦隊護航下,於朝鮮濟州島附近海面上集結,11月4日,第4艦隊數目龐大軍艦進入杭州灣金山海域。

11月5日拂曉,趁著大霧漲潮,第10軍從延綿幾十公里海灘上登陸金山衛,防守杭州灣北岸九十公里岸線原本有第8集團軍兩個師兵力,對於金山衛戰略地位,中國方面並非係毫無考慮,第8集團軍司令官廣東佬張發奎回憶話:當時有個直接靈感及歷史回憶,就係明朝戚繼光於閩浙蕩寇時代,倭寇就曾在金山衛登陸而騷擾浙境。

第8集團軍司令官廣東佬張發奎

張發奎話如果敵人以歷史為依據,呢段歷史有重演之可能也!佢曾實地考察金山衛,在該處配置左一個砲兵連及一個步兵營,並再三叮囑守軍對海上要特別戒備。

國民政府對呢個預案亦有所了解,八一三上海抗戰爆發後,蔣介石當時在杭州灣附近原本部署左三個師,亦準備要抵抗日軍在呢處登陸,但係由於市內戰事越打越激烈,由杭州灣陸續將部隊北調,只剩一個師在此防守!

此時,淞滬前線戰事已經擴大,中國兵源枯竭,中國軍隊日益維艱,大場失守後,蘇州河南岸告危急,浦東同時吃緊,張發奎於11月3日抽調防守杭州灣第62師主力進駐浦東。

點知就在第62師主力到達浦東第二晚,日軍就在金山衛登陸矣!

日軍戰艦向中國守軍陣地發炮,轟炸機隨即而至,在杭州灣中國軍隊得兩個步兵連、砲兵第2旅2團6連及少數地方武裝防守,面對日軍軍艦及戰機連續轟炸左成四個幾鐘頭,中國軍隊被擊潰。

杭州灣防務失誤將係難以吞下嘅惡果,蔣介石在日記中哀嘆:使金山衛、乍浦一帶,負責無人,不注重側背之重要,只注意浦東兵力之不足,調金山乍浦大部移防浦東,乃使敵軍得乘虛而入,此余戰略最大之失敗也!

但係哀嘆阻止唔到災難嘅降臨,一旦日軍在上海形成南北合圍,唔單止嚴重威脅六十幾個師參加淞滬抗戰之中國軍隊,仲會危及嘉興、杭州,蘇州,無錫及南京安全。

杭州灣登陸日軍如入無人之境

蔣介石對日軍實力判斷有誤,佢原以為日本仔動用兵力上限係七個師團,但係到10月份,淨係上海正面日軍就已經有五到六個師團。

日軍登陸後,迅速向嘉定、吳江、崑山、太倉一線推進,其戰略意圖非常明確,與北部越過蘇州河嘅日軍會合,對守衛上海中國守軍形成合圍,幾十萬中國將士性命危在旦夕矣!

陳誠及張發奎等再次提出要實施戰略撤退,但係最高統帥蔣介石仍然遲遲冇下決斷,老蔣係希望回調軍隊來穩住陣地,佢在日記中寫道:如我軍能站穩現有陣地,三日以後,當無危險矣!

蔣介石唔係淨係從軍事上來作考慮,佢一直思考如何利用外交形勢,俾中國度過呢次困境,仍然對「九國公約」會議抱有過高期望。

在遙遠歐洲布魯塞爾「九國公約」會議正在召開,但係實際上「九國公約」會議唔會就中日戰爭而對日本有所制裁,因為其時希特勒納粹德國正在崛起,英法主要注意力在歐洲,係唔會為中國而得罪日本。

陳誠後來總結淞滬會戰,認為係戰略過度服從政略,戰略俾政略所左右,佢話政略係應該服從戰略,戰略本身有自己規律,唔能夠跟住政略尾巴。

生死攸關之際,張發奎果斷調整部署,命令第67軍軍長東北佬吳克仁率部經松江向金山衛方向進發,正面阻擊日軍,呢個臨危應變之舉,阻擊左日軍推進速度,為其他陷入危險國軍贏取左時間。

呢個時候,日軍離松江城得五公里,松江係滬浙咽喉,如果日軍佔領松江,就會切斷中國軍隊向西及向南退路,11月6日張發奎落左道死命令,要求郭汝瑰第40軍及吳克仁第67軍死守松江城三日!

第67軍軍長東北佬吳克仁

當日傍晚,郭汝瑰率部趕到松江城,呢支部隊係來自四川,剛剛由淞滬主戰場撤出,一個軍將士依家得五百幾人,夜幕低垂後,吳克仁第67軍亦終於趕到。

華軍仲未來得切集結完畢,就遭到日軍猛烈進攻,為左死守三日,亦為左掩護大部隊撤退,第67軍在松江城南浴血苦戰,三日血戰,以第67軍為主力嘅松江保衛戰打得艱苦而悲壯,每一分每一秒,都係血及肉嘅代價!

11月8日,日軍憑藉強大火力由東南西三面突入松江城,守軍殊死抵抗,第67軍將士大部分陣亡,到最後得兩個排兵力!

第67軍殘部渡過蘇州河北撤,日軍追兵趕到,四十三歲嘅軍長吳克仁不幸中彈殉國,係淞滬抗戰中第一位犧牲中將軍長。

日軍佔領松江後,兵分兩路,一路經浙江及安徽直趨南京,主力則指向嘉興、平望,切斷左滬杭鐵路及公路,與此同時,日本第16師團在江蘇太倉白茆口登陸,前鋒直至京滬鐵路及公路,與第6及第18師團形成合攏之勢。

蘇州河北岸日軍六個師團強渡蘇州河之後,亦迅速向杭州灣登陸第10軍靠攏,情況已經到左最危急時刻矣!退守蘇州河南岸中國守軍背腹受敵,再唔撤退就會全軍覆沒矣!

蔣介石終於在11月8日晚下達總撤退命令,但係佢仍然擔心咁樣做法,對「九國公約」會議造成不良影響。

根據蔣介石德國軍事顧問法肯豪森所草擬左撤退方案,數十萬中國軍隊開始撤退,但係,為時已晚矣!

撤退已過最佳時機,戰局瞬間惡化,中國軍隊陷入可怕之混亂,日軍戰機不斷咁由航空母艦起飛,塞滿道路嘅中國士兵任由敵機機槍掃射,破敗不堪橋樑及車站同樣一再遭到轟炸及砲擊。

道路稀少,大路上大軍擁擠,車輛阻塞,秩序混亂,撤退命令係突然下達,仲未來得及協調各部隊撤退路線,日軍炸彈已經落在頭上,大撤退變成大潰敗,冇人指揮,軍隊將士各自逃生。

有組織撤退與無組織潰退相差極遠,人馬自相踐踏,槍支、糧草丟到滿地都係,士氣一落千丈,無法維持矣!

 國軍第98師奉命撤退到國防陣地線,第587團及第588團發現到鋼筋水泥所造成輕重機關槍掩體,但係掩體嘅門都有暗鎖鎖實,用工具打唔開,向師部查問,師副參謀長王禹九話國防工事掩體鑰匙係由附近張家村吳鄉長保管,搵到佢就OK喇!

但係趕到該村,發現家家關門閉戶,老百姓早已較腳走到唔見人影,持有掩體鑰匙果位吳鄉長亦無從尋覓矣!

華軍冇掩體可用,所謂花費巨資國防工事全部只係擺設,在日軍猛烈陸空轟炸下,華軍死傷慘重,不得不全部再後撤,後來更變成潰散矣!

國防線形同虛設

中國軍隊原本撤退到吳福、蘇嘉國防工事線,依托國防工事再作抵抗,但因撤退混亂無序而使計劃胎死腹中。

第9師炮兵營見習官金柏源話佢地砲兵撤退更加係困難重重,撤退途中從蘇州、無錫、常州所見,一片瓦礫廢墟,一路火光沖天,煙霧瀰漫,慘不忍睹也!

呢一帶本係美麗富饒天堂,依家變成人間地獄矣!

廣東軍第154師第460旅主任參謀何寶松中校率部撤退到昆山附近,遭到日軍戰機所投炸彈碎片擊中背部,忍痛由衛士扶持到蘇州,其時已係夜間,但見兵荒馬亂,漢奸四圍發射信號火箭,一片恐怖景象。

好彩何寶松在衛士幫助下登上撤退火車到鎮江,乘船到漢口,再轉車到廣州,在廣州流花陸軍醫院,經過三個鐘頭手術,最後執番條命!

何寶松晚年

蔣介石後來檢討淞滬抗戰,佢話我地唔係作戰被打敗,係撤退時候撤退敗,呢個係佢自己在戰略上命令猶豫不決所造成後果也!

11月12日下午,日軍佔領上海市區最後一塊陣地:南市,日軍進入南市,到處施放硫磺彈,城中燃起衝天大火,所有建築物化為瓦礫堆,熊熊大火連燒九日,市民由南市及浦東紛紛逃入法租界,總計難民達卅萬人。

日軍佔據江灣上海市政府大廈

抗戰八年,淞滬血戰係國軍將領犧牲數目最多一場戰役,其原因有二:一個係中國軍隊武器裝備太差,一個係最高統帥指揮無能。

雖然淞滬血戰係以中國軍隊全面潰敗收場,日軍亦達到其目標,就係佔領成個上海華界,使到租界從此成為「孤島」,但係就國際輿論而言,中國軍隊在呢場戰役嘅表現,洋人有刮目相看嘅感覺矣!

自鴉片戰爭西方列強入侵中國近呢一百年,洋人對中國人印象就係畏縮冇膽怕死咁樣一個民族,幾乎每次對外戰爭,中國軍隊都係一觸即潰,結論就係中國人並非係一個戰鬥民族,難以站立於列國之林也!

外國記者在採訪淞滬戰場時,先至發現中國軍隊其實係具有無比戰鬥力,在強大日軍現代化攻勢面前,中國將士前赴後繼,完全置生死於度外,呢種精神令到洋人為之吃驚不已。

有洋記者睇到被稱為中國最精銳部隊第88師部分官兵居然手持油紙雨傘,覺得非常不可思議,與西方現代化軍隊比較,第88師無論裝備及士兵體質均相差太遠,但就係呢批睇落瘦弱不堪中國士兵在戰場上表現極佳也!

米國著名記者斯諾EDGAR SNOW採訪一名年僅十六歲中國士兵,佢十七名同袍剛剛中左日軍砲彈而全部喪生,佢係唯一倖存者,呢個士兵依然視死如歸,毫無畏縮表現。

米國著名記者斯諾

米國駐華海軍武官卡爾遜EVANS CARLSON在上海全程目睹左淞滬會戰,佢話對中國軍隊欣賞程度上升左50%!

卡爾遜在俾米國總統羅斯福信中話:「我簡直難以相信,中國人民在咁樣危急時刻係如此齊心協力。就我在中國將近十年嘅觀察,我從未見過中國人好似今天咁團結,為共同嘅事業奮鬥。」

西方國家輿論一致認為如果中國軍隊能有現代化裝備及接受充分現代化訓練,將會係一支無敵於天下嘅武裝力量也!

淞滬血戰,中國軍隊付出死傷數十萬人代價,仍然未能得到預期戰果,西方國家依然係袖手旁觀,眼光光咁睇住中國慘遭㗎頭修理,所謂國際公理根本就係得個講字。

但係西方民間輿論卻係非常同情中國,歐米報章幾個月來都以顯著篇幅報導上海戰事,特別係呢一幅由洋記者拍攝照片顯示上海南市火車站遭日軍炮火摧毀,一個受傷中國BB坐在車站廢墟中大喊,就震撼左整個西方社會矣!

西方國家特別係米國民間同情中國情緒亦逐漸影響到米國政府對日外交政策,淞滬血戰四年後,米日為兩國之間處於危機狀態進行談判,米國國務卿赫爾開門見山,對日本特使提出解除米國對日禁運第一項條件就係:日軍必須即刻從中國撤軍!

米國國務卿赫爾

㗎頭當然唔肯答應米國呢個條件,於是就悍然偷襲珍珠港,將米國呢頭巨獸引入太平洋戰爭中,結果係㗎頭被吞米國佬兩顆原子彈而亡國至今矣!

呢篇文章主要材料來源自大陸所拍攝四集有關淞滬抗戰記錄片,另外亦參考PETER HARMSEN所著SHANGHAI 1937 : STALINGRAD ON THE YANGTZE,呢個係到目前為止西方國家第一本全景式描述上海戰事嘅著作。

淞滬血戰已經過去左成七十九年,上海母親河黃浦江依家一派繁華盛世景象,再冇任何外國軍艦夠膽隨便闖入也!

八一三淞滬抗戰中日軍隊首次激戰於八字橋,現時呢座橋仍然存在,但係已無任何戰爭遺痕矣!

成萬國軍精英始終無法攻入虹口日本仔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目前座建築物依然存在,但係已經俾商號及民居所佔用,搵唔到任何㗎味矣!

國軍力戰而最終無法佔據匯山碼頭現時仍然係個碼頭,經常停泊外國遊輪,洋遊客落船上碼頭時,當然唔會知道呢處曾為國軍將士飲恨地方也!

寶山目前建有中國最大鋼鐵生產企業:寶山鋼鐵廠,此廠為中國國防武器裝備大砲戰艦坦克等提供最佳材料,英烈姚子青營長及其戰友均含笑於天上也!

曾被稱為血肉磨坊嘅羅店,依家係座典型江南寧靜小鎮也!

大場新建造住宅

大場目前有個解放軍海軍航空兵機場,停有多架戰機,隨時痛殲入侵之敵!

「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現時係個紀念館,供公眾參觀瞻仰

七十年代,杭州灣金山衛昔日日軍登陸地出現左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石油化工廠,中國政府敢在此建設如此重要企業,已經唔驚會再有外敵在此入侵也!

現在中國軍隊毋須在自己國境之內為爭奪半寸土地而作出無望犧牲,因為我地有世界級現代化武器,例如東風21D彈道導彈,可以制敵死命於兩三千公里之外也!

我地甚至擁有攜帶核彈頭東風5B洲際彈道導彈,可以毀滅萬里以外敵人一座城市!

中國戰機在東海及南海巡邏,有時會去西太平洋進行演練!

中國海軍現代化艦艇走向藍色海洋,保證敵人艦隊無法威脅我地國家安全。

緬懷眾多為國捐軀中國將士,我地更加珍惜現在及未來,每個國民均有維護國家安全及領土主權完整之天職,願天佑中華,淞滬血戰悲劇永遠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