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台北劉自然事件始末

1957年台北劉自然事件始末

1957年3月20日晚11時,台北陽明山米軍駐台顧問團宿舍區傳出左兩聲槍響,就咁,一鑊震撼台灣乃至世界嘅兇殺案發生矣!

呢單槍擊案件有兩個主角:
殺人者,米軍顧問團上士羅伯特·雷諾
被殺者,中華民國「革命實踐研究院」少校學員劉自然。

台北警方接到報案後趕到現場,原本要扣留開槍者雷諾問話,但係遭到米國憲兵制止,點解?

理由係依據1951年米台之間在接受米國軍事援助時達成之協議:駐台米軍及其家屬被視為米國駐台大使館組成人員一部分,因此享有「外交豁免權」,台灣方面對雷諾冇權羈押。

在中華民國領土上,米國人犯殺中華民國公民罪,而居然中華民國執法及司法單位卻冇權扣押及審訊米國殺人犯,係中國人聽到都都一把火也!

「治外法權」呢樣嘢係中國近代史上一個非常令國人感到屈辱問題,清末因被迫與列強簽訂不平等條約,在中國領土租界內,外國人犯罪例由列強在租界所組成法庭審判。

到珍珠港事變後,中國成為反法西斯陣營五大強國之一,1943年,米英等國宣布取消在華「治外法權」,使到呢個屈辱名詞進入歷史。

但係想唔到到1957年,在中華民國領土內台灣省卻死灰復燃,米軍仍然可以享有早經取消之「治外法權」!

而米軍軍紀如何,大家心知肚明,自米軍駐台後,在台灣犯下無數罪行,其中以亂開吉普車撞死撞傷平民及強姦台灣婦女案件最多,台灣民眾早已深懷不滿。

由於呢次雷諾殺人事件牽涉到台灣軍官一條人命,米軍顧問團亦唔敢怠慢,裝模作樣就成立軍事法庭對此案進行審訊。

雷諾向軍事法庭辯解話案發當晚,佢聽到老婆驚叫,以為有人正在偷窺佢老婆冲涼,隨即回到臥室攞起手槍,從後門出去。黑暗中,佢誤將劉自然手持木棍當作鋼管,為左「自衛」,雷諾就向劉自然連開兩槍,將其擊斃。

但係雷諾供詞漏洞百出,完全係佢編造出來。

因為台灣警方在現場勘查,發現案發室外明明有60瓦電燈光,雷諾卻話係在黑暗中睇唔清楚而向劉自然開槍。

雷諾話他係在距離劉自然十四五英尺(4米多)位置開槍,但係劉自然傷口處卻留有火藥,明顯係近距離槍擊嘅證據。

警方在現場並冇搵到任何木棍物體,只係搵到一條幼細枯枝,雷諾點可能將枯枝當成鋼管?

至於所謂劉自然裝雷諾老婆冲涼一節,台灣警方在雷諾屋企浴室內並冇發現任何水跡,咁劉自然又如何去裝鬼婆冲涼?

雖然種種證據指向雷諾係蓄意殺人,但係米軍顧問團法庭一直偏袒雷諾,對於所有疑點並冇進行查核。

兩個月後,即5月23日,米軍軍事法庭宣佈,雷諾槍殺劉自然一案「罪嫌不足」,顯係「誤殺」,遂判雷諾無罪釋放;並稱,此為定案,唔允許上訴。

判決宣佈之時,在法庭旁聽米軍人員及眷屬立即喜笑顏開報以熱烈掌聲,坐在第三排長椅上劉自然遺孀奧特華則「泣不成聲,幾乎暈厥」。

雷諾被判無罪消息傳出後,台灣上下輿論譁然,整個台灣民眾義憤填膺。臺灣各報紛紛指責判決不公,各界人士紛紛寫信抗議,連臺北地方法院都認為雷諾槍殺劉自然並唔具備「正當防衛」理由。

5月24日,劉自然遺孀奧特華在報上發表《我向社會哭訴》一文。同日上午,奧特華身著黑衣、手舉著一塊用中、英文寫就「殺人者無罪嗎?我控訴,我抗議」標語牌到米國駐台大使館門前示威。

好快,現場就有三四百名臺北市民上前圍觀、聲援。在場警員曾威脅奧特華,要佢趕快離開米國大使館,但遭到佢拒絕。奧特華聲淚俱下地向圍觀群眾哭訴,發誓要為丈夫討回公道!

官方刮民黨所辦中國廣播公司記者洪縉曾在現場採訪奧特華,佢經由廣播傳送出去嘅哭訴,吸引左更多人潮從四面八方向米國大使館聚集。

中午12時,到米國駐台大使館前圍觀嘅人越聚越多,奧特華放聲大哭,語不成句地講:「我今天在這兒,不光是為我無辜的丈夫作無言的抗議,我是為中國人抗議。」

話到此處,在場民眾無不群情激憤,遂高呼:「美帝國主義從臺灣滾出去!」及「還我公道!」等口號。

下午2時30分左右,在米國大使館前聲援民眾已近萬人。人群中不斷有人高喊:「殺人償命!」﹑「美國人滾出臺灣!」,並向使館投擲石塊﹑木棍等。

忽聽有人大喊:雷諾已經坐飛機走左!呢句話好似炸藥桶裏丟入一根火柴,臺灣民眾多年來積累憤怒轟然噴發。

有人翻牆進入大使館,打開鐵門,外面憤怒民眾一擁而入。民眾搗毀左汽車﹑門窗﹑傢俱及檔案櫃等物品,使館內外到處都係散落一地檔案、傢俱殘骸等。

東西砸光後,又在地下室發現了八名躲藏米國使館官員,遂毫不客氣地揪出來一頓痛打。

跟住仲有幾名青年沖向米國國旗豎立地方,將星條旗撕扯下來毀壞,然後升起中華民國國旗,現場氣氛高漲到極點矣!

有群眾進入大使館後登上二樓,並在露台豎起抗議標語及中華民國國旗,在場群眾一片歡呼聲!

呢個係米國屎上第一次有駐外使館俾人地攻入佔據破壞也!

到下午3時15分左右,臺灣省警務處處長樂幹抵達肇事現場,但佢未採取進一步防止群眾破壞的行動,只係在場監看。

群眾搗毀米國大使館行動仍在如火如荼地繼續進行著。與此同時,現場出現大批身穿校服成功中學學生由教官率領到現場助陣。

呢班學生當中有後來著名作家陳映真,據佢回憶話的確係校方教官號召佢地到場向米國佬抗議,此歷史圖片顯示陳映真(右)與佢班同學在米國大使館內舉牌示威。

點解會有成功中學學生介入?成功中學係刮民黨權貴子弟最集中之中學,蔣經國個仔蔣孝文及孝武均在該校就讀,該校校長潘振球又係蔣經國親信,所以事後米國佬懷疑衝擊米國大使館背後黑手係蔣經國。

到左下午5時,省警務處長樂幹先至宣佈進入戒嚴狀況,並立即封鎖暴亂現場,不過,一小時後,現場再起騷動,七時四十分,群眾衝破員警封鎖線,再度進入大使館進行徹底破壞,其中有人仲攞出工具撬開使館保險櫃,取出大批機密檔案。

稍後,米國駐台大使藍欽從香港趕回臺北,在外交部長葉公超陪同下抵達使館,發現檔案散落一地,藍欽見保險箱密碼鎖係經專業人士打開,並非係一般群眾所能做到,更加顯示呢次暴亂內幕可疑也!

呢個時候,位於中山堂前米國新聞處亦遭到數十名群眾攻擊,附近警局警車和消防車等亦遭縱火破壞。

晚上,幾萬群眾包圍臺北市警察局,要求釋放被抓參加抗議活動市民。在場警員無法控制場面,打算用消防車驅散示威群眾。無奈消防車剛一開到,消防員隊員就遭到市民痛打,原打算驅散示威群眾消防車亦被砸爛,連停在警署外的警車亦未能倖免。

為驅散示威民眾,臺灣員警使用左高壓水龍和催淚彈,並向群眾開槍射擊,當場打死3人,打傷 38人,另有111人被捕。當晚,反米騷亂在軍警聯合鎮壓之下逐漸平息。

次日上午6點,美軍顧問團致電美國國防部,表示有證據顯示整起事件係「早有預謀的安排」!

而米國中情局(CIA)情報亦指出,事發前一日,好多外籍天主教神職人員曾接到神秘電話,告誡佢地隔天唔好外出,就算萬不得已,亦要避開米國大使館一帶。

同一日,米國大使藍欽向外交部提出最強硬抗議,外交部長葉公超除代表政府致歉外,並同意賠償一切損失,而台灣駐米大使董顯光亦向米國國務院提交正式道歉照會

5月26日,怒火中燒之藍欽唔顧外交禮節,直闖士林官邸「詰問」蔣介石總統,為乜政府未能及早出動軍隊及員警,讓美國大使館落入「暴民」手中數個小時之久?係唔係因為發動呢起攻擊事件之人影響力夠大,足以阻止警方採取行動?老蔣對於藍欽「詰問」則都予以否認。

米方仍堅信事件背後高層指使或撐腰,而呢個高層則都被指向蔣總統長子蔣經國。

5月27日,米國「中情局」局長愛倫‧杜勒斯在米國「國安會」指出,群眾攻擊米國駐台大使館事件係一項精心策劃行動,劉自然遺孀背後有官方支持,而且臺灣政府並未積極保衛使館,使得有關臺灣面臨某些特定情勢時,米方所將採取的緊急應對方案在混亂中遺失。

杜勒斯強調,據國民黨高層向佢(告密)透露,此事乃係蔣經國所為。

後來到左九月中旬,米國總統特別助理李察志(J‧Richards)奉派到臺灣調查此事,曾當面對老蔣講,米國盛傳蔣經國所指揮救國團在煽動群眾搗毀美國大使館的行動中,扮演左「積極」角色。

為左平息這項風波,給予米方一個「交代」,後來老蔣將臺北衛戌司令黃珍吾、憲兵司令劉煒、臺灣省警務處處長樂幹三人炒魷。

蔣經國則調任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委,率領榮民修築東西橫貫公路,下放勞動改造,遠離台北政壇,六年後先至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並前往米國訪問,因「劉自然事件」而造成米國政府對蔣經國心結才算化除。

劉自然事件雖告結束,但係好幾個疑問至今仍然未獲答案。

點解一向不吝超前使用暴力之台灣軍警靜觀事態發展四、五個小時?

點解在事件前後,唔少有台灣官方背景新聞媒體在報導「劉自然案」及「五二四」事件時大用煽動性標題?

點解鬧事者在衝擊米國大使館之時隨身就帶有事先準備好中華民國國旗及標語?

此外,點解在軍法審判從嚴從重之臺灣,在審判此一事件時格外「施恩」?在「五二四」事件中先後被逮捕111人中,有71人被宣佈無罪獲釋;而在被起訴40人中,只有7人被判刑,而刑期最長的只係1年,最短則得6個月。

劉自然案搞得咁大鑊,顯然係米國佬與蔣家矛盾所致。

米國佬雖然在韓戰爆發後軍事支援台灣,但係一直對老蔣獨裁統治甚為不滿,對於老蔣意圖傳皇位俾長子蔣經國,更加係非常唔乃奇也!

米國佬在五十年代初多次想煽動掌握軍權之孫立人出來推翻老蔣政權,但係蔣氏父子點會咁容易俾你推翻?亦因此埋下小蔣對米國佬之懷疑及仇恨也!

小蔣趁學生哥衝入米國大使館,派出特工混入群眾打開保險箱取走機密文件,其目的係要了解米國佬對蔣家父子統治有乜嘢新陰毛!

蔣經國蘇聯共慘黨出身,對於點樣利用群眾運動,早已滾瓜爛熟,玩番你米國佬一鑊,亦屬人之常情也!

米國佬雖然俾小蔣整蠱,但係台灣係在幫米國守衛太平洋第一島鏈,呢次唯有含得能忍住度氣吞落肚。

台北當局為此曾與米國佬交涉多次,但係米國佬以中華民國法律唔成熟為由,拒絕作出讓步。

到六十年代初,由於越戰升級關係,米軍來台人數急劇增加,米軍在台犯案數量亦激增,到1964年,終於發生一宗三名米軍對台灣婦女輪大米事件!

當年11月3日,國軍與米軍在中台灣聯合舉行「天兵六號演習」,唔單止駐台美軍參加,連琉球米軍都被調動來台支援。

但係在演習過程中,米軍一七三空降旅五三團三連三名黑人士兵莫利、布希與英格瑞,竟在光天化日下,於彰化縣埤頭鄉和豐村,持槍輪姦一名在田野工作年輕台灣女子,該女在受暴過程中因未完全配合,仲遭到三名美軍毆打成重傷。

呢件駭人聽聞輪大米案,在淳樸的台灣農村發生後,雖然媒體在老蔣戒嚴體制下唔敢報導,但係小道消息已傳遍各處,米軍高層知情後,連夜將三名涉案軍人空運回琉球。

至此,台灣方面認為解決米軍「治外法權」已經急不容緩,再次努力與米方就此問題進行談判,到1965年8月31日,台米總算正式簽定拖延多年之「在台美軍地位協定」。

根據呢項協定,在台米軍如犯大案如殺人,強姦及販毒等,台灣警方得介入調查,並可由台灣法庭審判,其他細案則仍然由米軍自行解決。

呢項協定雖經簽訂,並唔代表米軍今後唔會再在台灣犯罪。

1966年7月11日,台灣省警務處處長周中峰(後任國安局長)呈俾台灣省主席黃杰機密報告稱,歷年來處理米軍「涉外案件年約二千至二千五百件之間,雙方均能顧全大體」,「符合弭禍於無形,制亂於初動之要求」。

周中峰在佢報告中列舉幾個案例,係經台米雙方配合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以所謂「和解」收場!

例如1966年6月26日下午,台北博愛婦孺教養院一名年僅十四歲林姓孤女,竟然被一個黑人美軍強拉上車,駛至美陸軍通訊中心附近荒僻草地,該黑人在車內將林姓少女強姦後逃去,後經員警外事組向美軍懷特中校展開調查,雖經受害人指證無誤,該黑人士兵交由台方司法機關審判不了了之,至於「和解」條件如何,報告中並未提到。

1966年5月20日至6月15日,十七歲羅姓女傭,連續被美軍莫庚林軍士脫光衣服強暴三次,每次強姦時均因莫庚林派報紙,「尚未深入即不支洩精」。經「協調」後雙方同意和解,由莫庚林賠償羅女美龍三百蚊了事!

機密檔案最「勁爆」話題,就係呢起「米軍強姦,國軍賠錢」案例。1966年6月19日凌晨二時,駐台中美國空軍一等兵聖米格爾,在台中市大公街一家旅社門外將旅社李姓女服務生強姦。

由於受害人丈夫係國軍空軍第三聯隊士官,為免此敏感事件擴大化,國軍做法竟然係先行「墊付」受害人遮羞費十萬元,再由受害人「向地檢處撤回告訴銷案」。至於國軍日後如何向米軍催討先行「墊付」遮羞費,檔案冇講,大家當冇件事算數矣!

1967年3月6日清晨三時,台北火車站前懷寧街南國飯店,服務生聽到房內有哭鬧聲,衝入去睇,發現酒女徐X香被打得奄奄一息,即急送台大醫院救治,好彩冇死到。

犯案者係米軍卅七歲下士,佢被移送米軍憲兵隊,最後當然賠償些少銀兩了事。

上述四案,只屬老強案,並非嚴重殺害人命,要私下解決,比較容易,但係下列兩則老強案件卻係性質非常嚴重,被台灣傳媒刊載而轟動一時。

1972年4月20日台中清泉崗,有個廿三歲士官魯茲向佢上級報案,話佢女友死在佢英才公寓內,死者四十五歲,老公係國軍,薪水太低,無法維持生活,出來做吧女。

魯茲向台灣警方話同該女在公寓內性交後,覺得唔滿意,就自行離開一陣間,點知番轉頭發覺該女已死,佢呢種講法,台灣警方根本就唔相信,認定佢係兇手。

台灣法庭初審判五年,魯茲堅持自己無罪,上訴到高院,改判一年半,但係魯茲唔服,再上訴。

台灣警方在女死者身上發現兩條毛,由法醫學博士陳玉振負責檢驗,佢證實該兩條毛係屬於魯茲。

但係米國佬魯茲唔肯承認台灣法學檢驗有公信力,就送去琉球米軍檢驗,亦認同台灣檢驗結果,魯茲仍然唔認罪,後來因為佢有個台灣老婆涉及販毒,被判無期徒刑,於是台灣法院重判魯茲十五年,後來又改判十年。

1973年3月9日清晨五時半,高雄華后飯店服務生清掃房間發現一具台灣女人屍體,該雷姓酒吧女係俾人勒死,身上首飾全部失踪,犯案者係米國海軍士兵魯賓遜,佢一上番米國戰艦,台灣警方就冇符。

台灣警方想辦法,總算將開出米國修理艦攔下,控告魯賓遜強姦殺人搶劫等罪,結果台灣法院判魯賓遜五年,輕判理由係該米軍長年在海洋上工作,情緒受到壓抑,與被害人發生爭執,被雷小姐打傷後,怒氣難遏,乃勒死雷女,因為佢來台灣幫助協防有功勞,非常辛苦,唔了解台灣民情,「尚堪憐憫」,故此輕判云云!

米軍駐在他國軍事人員紀律極差,在台灣只不過係常例而已,亦冇乜特別,蔣氏父子為求米國老細保護佢唔俾毛賊東屌屎忽,唯有俾米國佬屌屎忽矣!

米軍在台灣犯下無數罪行,到1979年1月1日,北京與華盛頓正式建立邦交,根據阿爺中米建交條件,米軍在四個月內全部撤出台灣,咁就結束米軍在台灣橫行霸道之歷史矣!

講落頗具諷刺意味,台灣1979年之後能夠過番些少有尊嚴日子,台灣婦女唔再受米軍欺凌傷害,實際上係靠死對頭中共爭取得來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