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始末

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始末

1962年10月18日,北京中南海頤年堂內召開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呢個係一次非同尋常嘅會議,因為與會者除左在北京全體政治局常委外,仲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参謀部作戰部作戰處處長雷英夫及外交部章漢夫與喬冠華等。

最特別就係有個人亦出席呢次會議,佢就係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咁就顯示呢次會議與日益緊張之中印邊境形勢有關矣!

首先由喬冠華報告中印兩國政府就邊境衝突外交上交涉結果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印爭執睇法。

跟住就係雷英夫報告中印邊境雙方軍隊部署情況及總參謀部有關對印作戰方針及計劃。

周恩來總理接著發言,佢著重分析左有關中印邊境問題形勢,說明從各方面來睇我地一定要進行自衛反擊,因此建議立即進行自衛反擊作戰。

會議在作左深入分析討論之後,一致同意周恩來意見。

毛澤東話:咁多年來我地採取左好多辦法想謀求中印邊界問題和平解決,但係印度佬死都唔鳩肯,蓄意挑起武裝衝突,而且越演越烈,真係欺人太甚也!既然尼赫魯非打不可,咁我地唯有奉陪矣!來而不往非禮也!

毛澤東又話:俗話說不打不成交,或者我地反擊一下,邊境先至能夠安定落來,和平解決邊界問題,先至有希望實現。但係我地反擊僅僅係警告懲罰性質,僅僅係告訴尼赫魯及印度政府,用軍事手段解決邊境問題係唔得者也!

毛澤東問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聽講印度軍隊仲有D戰鬥力,我地打唔打得贏呀?

張國華肯定而自信咁回答:打得贏,請主席放心,我地一定能打得贏!

毛澤東講:或者可能我地打唔贏,咁亦冇乜辦法,打唔贏,唔怨天唔怨地,只怨我地自己冇本事。

大家在對形勢作了一番分析研究之後,一致認為戰勝印軍係有把握。但毛澤東一再提醒大家,我地冇同印度作戰經驗,千萬不可麻痹大意,一定要精心佈置,打好呢一仗。

至於反擊作戰方案,同意總參及張國華司令員共同擬制嘅計畫。

根據總參提出建議,反擊時間為10月20日(即係呢次會議兩日後),前線總指揮為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

毛澤東企在巨幅地圖前,沉思良久,忽然噴出一口濃煙,指著印軍據點大手劈左一下,同時提高聲音對張國華講:掃了它!

毛澤東最後講:和平與戰爭係一對矛盾,又係統一的,呢一仗不打則已,打就打出威風,保證和平三十年!

皇帝聖旨下達,張國華點敢怠慢,佢在10月18日當晚就飛回西藏拉薩,並即成立「西藏軍區前進指揮部」,指揮成員有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副司令員鄧少東、趙文進,司令部副參謀長石伴樵,政治部主任呂義山,後勤部副部長於一星等,主要負責東段指揮。

在西段則由新疆邊防部隊組成「新疆軍區康西瓦指揮部」,由副軍長何家產負責指揮。

西段戰線指揮官何家產呢個名對於印度阿差來講,係非常之唔老黎,預兆印軍將會冚家鏟也!

講到呢處,大家會有個疑問,就係中國印度呢兩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點解會打起上來?

中印兩國相鄰已經有數千年歷史,但係從來冇發生過乜嘢爭執,古代國家對邊界冇乜太大觀念,何況中印邊境多數係人跡罕至荒郊野嶺,完全冇可能會為此而其衝突。

但係十八世紀英國佬進侵印度後,將印度變成英國殖民地後,情況有左變化。

1913-1914年,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麥克馬洪Sir Henry McMahon,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承認佢所畫下中印東段邊界線,又稱麥克馬洪線,根據英國佬自把自為所畫下呢條邊界線,中國損失領土達九萬平方公里,等於一個福建省咁大!

民國歷任中國政府均唔承認呢條麥克馬洪線,但係當時中國軍隊力量並未到達西藏境內,唔承認歸唔承認,麥克馬洪線已經成為事實上中印之邊界線矣!

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獨立,而印度新政府邊界政策則繼承英國殖民地時期所劃定邊界,將麥克馬洪線視為中印正式邊界線。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執政黨中共對於中國與鄰國邊界有個比較務實政策,就係新中國成立前歷任舊中國政權被列強吞沒之領土,如果能通過和平協商方式討回固然好,武力取回失地並非係最佳選擇,在呢種情形下,中共會暫時採取維持現狀政策。

呢種現實政策係基於中國國力尚未強大到可以收復全部失地,另外,為收復失地而得罪四週鄰國,造成外交上困擾,係北京所極力避免者也!

中印關係在五十年代中期之前,係處於非常友好狀態,中印同屬第三世界國家,印度亦利用佢不結盟身份將中國帶入國際社會,例如1955年亞非萬隆會議,印度總理尼克魯為中國能出席呢次會議係出過唔少力量。

所以呢段時期,中國對於印度按照英國佬留低地圖侵占中國大片領土採取沉默態度,而印方卻係得寸進尺,逐步蠶食中國領土,終於將中國逼埋牆角!

中印首先起爭執唔係東段麥克馬洪線,而係在西段阿克塞欽地區,呢度處於敏感之克什米爾,係印度與巴基斯坦經常因爭執而多次開片地區。

1956年至57年期間,中國在阿克塞欽地區修建左一條由新疆通往西藏之戰略公路,印度方面對於呢條公路可以話一無所知,等到公路修建完成通車後,印度巡邏隊聽到汽車聲,先至發覺中國在呢處已經築成一條公路。

印度即刻向中國提出抗議,要求拆除呢條公路,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阿克塞欽地區。

中國認為我地對於印度方面長期霸占東段大片中國領土冇出聲,依家你印度對於中國在西段自己領土內建造公路就要投訴,天下豈有如此道理?當然拒絕撤出阿克塞欽地區!

1959年8月起,中印軍隊開始在邊境發生多次武裝衝突,雙方互有死傷。

中印邊境東段形勢圖

為求解決中印邊境爭執,周恩來前後兩次親自到新德里與總理尼赫魯談判,周恩來提出一個解決方案,就係中國可以默認東段麥克馬洪線為中印邊界,但係中國就絕對唔放棄西段領土主張。

呢個方案等於中國放棄東段九萬平方公里來換取西段三萬平方公里領土主權,咁樣,中國吃大虧佔小便宜,而印度卻係吃小虧佔大便宜。

即使周恩來作出如此巨大讓步,但係尼赫魯堅持大小通吃,東段西段寸步不讓,於是中印邊界談判就咁陷入僵局。

周恩來最後唯有希望印度方面克制,為避免中印軍隊再出現衝突,中方主動停止派軍隊在邊境巡邏。

面對中國方面如此退讓,印度政府卻認為中國懼怕與印度開戰,六十年代初起,印度對邊境問題推出左一個所謂「前進政策」。

乜嘢係「前進政策」呢?

「前進政策」理論根據係印度軍隊只要向前推進賴死唔走,中國就唔會進行武力干預。

咁尼赫魯點解會認為呢個「前進政策」唔會引起中國反擊呢?

大家知道,自1959年起,中國大陸發生經濟困難,出現大面積自然災害及飢荒。

台灣蔣介石在東南沿海叫囂要反攻大陸,國際上,中蘇開始交惡,蘇聯、美國兩個超級大國都企在印度一邊,英國當然亦係企在印度一邊。

所以尼赫魯深信無論印度軍隊如何進入中國領土,中國係冇任何能力去反制者也!

印度佬「前進政策」實際上由三條冷來操盤,第一個當然係總理尼赫魯喇!

第二個係國防部長梅農,梅農長期係尼赫魯親信死黨,尼赫魯話東,佢唔敢話西,係尼赫魯馬屁精!

第三個係印度陸軍參謀局局長考爾,呢條友據講話與尼赫魯有親戚關係,生得相貌堂堂,但查實係個草包,因為佢從來冇任何作戰經驗,唯一優點係佢對尼赫魯言聽計從,從來唔敢講個NO字!

尼赫魯、梅農及考爾組成呢個印度高層鐵三角,將印度推入戰爭陷阱中。

印度在西段推行前進政策目標係將中國軍隊由印度要求領土上趕出去,於是最初就使西段邊境出現劍拔弩張形勢。

印度前進政策與西段阿克塞欽地區形勢圖。

而在東段,中國係將麥克馬洪線當作事實上邊界來遵守,並冇佔據任何印度所要求領土。但係,正因為印度軍隊在東段小規模推進而觸發呢次邊境戰爭。

1962年,印度將前進政策擴大到中印邊境東段,六個月內,印軍在麥克馬洪線上建立廿四個哨所。

1962年9月,中央軍委電令邊防部恢復自1959年中國方面單方面停止之巡邏。

咁樣,中國軍隊在東段開始例行巡邏任務,呢個時候中國軍隊先至發現在東段西部一條叫克節朗河細河仔南岸,印軍建立一個哨所,明顯越過麥克馬洪線。

印軍係在六月四日建立呢個哨所,呢個哨所位置連印軍自己陸軍地圖上都標明係在中國境內及麥克馬洪線以北,中國地圖標明此地為扯冬。

七月間,印軍在該哨所附近發現一塊中文木牌,專程送到後方翻譯,漢文意思係此為我國山河!

負責建立該哨所印軍隊長係一名上尉,佢當時已經顧慮到哨所所處位置敏感性,於是就用陸軍地圖上麥克馬洪線以南三英哩一個叫朵拉山口名字來稱呼呢個哨所。

九月八日上午,一支中國軍隊突然從印軍稱為朵拉哨所對面一個叫做塔格拉山山脊衝落來,中國軍隊大約有六十人左右,佢地對扯冬哨所展開包圍,印度哨所指揮官卻向上級報告話有六百人之多!

呢個指揮官戰後承認,佢將比較實際數字上報,上級就會要佢動用手頭小部隊應付局面,如果佢報告有幾百中國兵威脅佢,上級就會派兵增援。

其實扯冬哨所當時並未受到攻擊,但係中國軍隊在靠近及能夠控制呢個哨所周圍地區駐紮。

就如同西段咁樣,中印軍隊犬牙交錯,武裝對峙。

扯冬哨所被包圍消息九月九日傳到新德里,國防部長梅農即刻召開會議,會上有軍官指出扯冬(印度稱為朵拉)哨所位置確實係在中國境內,梅農話毋須去理地圖,就以哨所前面塔格拉山脊作為中印邊界可也!

會議決定立即以武力將中國軍隊趕出去!

呢次軍事行動密碼代號係「里窩那」,印度國防部即刻草擬俾印軍33軍電報,命令第九旁遮連隊及最靠近扯冬(朵拉)哨所果個營,立即進駐該哨所。第7旅其餘部隊務必在三十八小時內趕到。

就因為印度軍隊夾硬強佔麥克馬洪線以北呢個扯冬哨所,於是燃點起中印邊界大開片矣!

印度陸軍總部僅係響應政府政治要求,但係完全忽視最基本軍事條件考慮,冇經過任何事先偵察,亦唔考慮補給問題,就咁命令第7旅進駐地形險阻,情況不明地區,印度軍方對於中國軍隊兵力調動情報一無所知。

印度陸軍參謀局人員對前景過分樂觀,東部軍區司令森將軍接到命令就向下傳達,唔理會部下所提出反對意見。

九月上半月,中印軍隊在克節朗河對峙,雙方關係尚算友好,中國士兵向冇煙仔印軍提供香煙,印度空軍空投前線物資部分落在中國軍隊駐守區內,華軍居然將呢D物資全部送番俾印軍!

印度公眾對於印軍有極大信心,冇人懷疑塔格拉山下印軍能否執行尼赫魯命令,印度傳媒接到軍方通報,話塔格拉山中國軍隊係第三流邊防部隊,絕對唔夠我地阿差揮也!

但係在前線印度士兵卻唔係咁樣想,因為佢地親眼睇到中國軍隊個個身體結實,精神飽滿,武器裝備精良,意志堅定,可惜佢地無法將呢種真實情況向上反映。

中國部隊當時身穿厚棉衣,對自己實力及武器均充滿信心,佢地在塔格拉山脊上堅固工事俯瞰下面印度軍隊正在挨餓受凍。

在印度東北邊境特區,條件對於印方係非常不利,中方已經建造一條公路通到距離塔格拉山步行只需三個鐘頭呢個地方,呢條公路可以行駛七噸重車輛。

而印度公路只通到達旺,由達旺到塔格拉山區要步行六日!

但係尼赫魯、梅農及考爾呢個鐵三角仍然對記者話東北邊境特區有利條件係在印度一方,一係尼赫魯蓄意欺騙公眾,一係佢高級軍事顧問蓄意哄騙佢。

九月中旬,西藏軍區已獲悉印度即將開始代號「里窩那」軍事行動之情報,迅即上報中央,中央軍委立即決定,西藏新疆兩軍區準備自衛還擊戰。

周恩來親自調撥五百輛剛出廠解放牌卡車,沿川藏公路緊急輸送部隊。

各路人民解放軍奉中央軍委命令紛紛奔往中印邊境應戰!

呢個時候印軍上層出現重大分歧,印軍33軍軍長烏姆拉歐辛格建議扯冬(朵拉)哨所應當往南後撤三英哩,撤到地圖所標麥克馬洪線上,防止中國軍隊進一步推進。

呢個時候印軍上層出現重大分歧,印軍33軍軍長烏姆拉歐辛格建議扯冬(朵拉)哨所應當往南後撤三英哩,撤到地圖所標麥克馬洪線上,防止中國軍隊進一步推進。

麥克馬洪線上印軍得到向前推進命令,所以氣焰十分囂張。

呢個時候印軍第7旅,已經按印度國防部之指令,到達出擊位置,中印大戰一觸即發!

10月9日中午,五十名印軍渡過克節朗河,企圖搶佔中國軍隊右側擁錯山口,印軍「里窩那」行動正式在克節朗河開始。

東段克節朗河地區中國軍隊反擊圖

當日晚上,呢隊印軍冇爬到山頂,在山腰地方建立陣地,第二日淩晨,當印度第7旅士兵又繼續開始過河時,中國軍隊突然開炮,跟住中國軍隊一個連開始向盤踞在山腰印軍發起進攻,印軍曾擊退第一次衝鋒,但在數量上約佔二比一佔絕對優勢中國軍隊,在炮火掩護下,好快就攻取呢個印軍陣地。

華軍冇繼續進攻,容許印軍撤退至克節朗河南岸,呢次戰鬥,印軍陣亡七人,失蹤七名,重傷十一名,華軍以正式軍禮埋葬印軍死者。

克節朗河谷戰鬥打響後,印軍戰地新上任最高指揮官兼陸軍參謀局局長考爾中將立刻飛往新德里面見尼赫魯,尼赫魯俾佢命令係繼續進攻。

考爾在10月17日視察克節朗河時染上肺炎而發高燒,18日,佢飛回新德里在屋企休養,而呢一日正係中共中央政治擴大會議決定對印作戰。

同一日,印軍見到中國部隊在塔格拉山脊加緊活動,19日起,出現大批軍隊調動,在僧崇中國兵力已達兩千人。

第7旅旅長達爾維將中國軍隊擺明即將進攻情況向上峰報告,佢認為按照第7旅咁樣部署,一旦中國軍隊發起進攻,印軍係抵擋唔住者也!佢建議將前線印軍後撤,以免吃虧。

但係上面冇人理睬達爾維建議,仍然落命令要印軍全線向前推進!

首戰克朗節河地區,中國反擊作戰部隊統一歸中國人民解放軍藏字419部隊指揮,轄下步兵第154,155,157團及步兵第11師32及31團一個營,並配屬砲兵第308團與工兵136團,總兵力約一萬餘人。

當面之敵為印軍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王牌部隊第4師之精銳第7旅,下屬三個營計三千餘人。

10月20日清晨五時,東方剛剛露出魚肚白,中國部隊發射兩枚照明彈,中國砲兵就即刻將迫擊炮拉到塔格拉山脊前沿斜坡上,解放軍炮火鋪天蓋地地向入侵克節朗印軍陣地傾瀉,跟住中國軍隊如潮水般衝向中央印軍陣地,到9時30分,印軍第一個據點被攻下,之後,華軍不費吹灰之力就渡過乾旱之克節朗河。

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終於打響矣!

克節朗河沿河所有印軍陣地全部完蛋,第7旅好快就潰不成軍,旅部通向各營電話線已經俾中國排炮打斷,達爾維指揮部受到兩面包抄,佢下令全線撤退。

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打響之後第二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中國部隊在自衛反擊戰當中,不再受麥克馬洪線約束。

中國作戰計劃顯然係中央突破,然後佔領章多及哈東山口,呢兩處攻克後,沿河殘餘印軍就會被截住,既冇法逃脫,亦冇法獲得補給,中國部隊就可以從容不迫咁對付佢地。

呢個計劃進行得非常順利,因為中國軍隊火力及兵力都佔極大優勢,在中國軍隊攻下兼則馬尼後,10月22日,第7旅全軍覆沒,已經不復存在矣!

中國軍隊展開三路攻勢,擊潰印軍第7旅之中國部隊兵力達三個團,佢地轉而向東南,於10月23日到達距達旺唔到十英里處之盧姆拉,呢支部隊已經同經過兼則馬尼第二路軍匯合。

沿途印度守軍紛紛舉手投降。

10月23日,中國部隊再開闢第三條推進線,真搗達旺,使到達旺南北兩面受敵,印度第四軍唯有向駐守達旺部隊下達撤退命令,要佢地撤到六十英里外邦迪拉。

10月24日到25日,東段東部中國軍隊亦已經到達瓦弄外圍,跟住就停止再推進。

中國部隊同時在西段發動進攻,猛烈攻擊奇普恰普河谷,加勒萬河地區及班公湖地區印度哨所,冇兩日,印軍侵占中國領土所有陣地都被華軍克復。

就在10月19日戰爭爆發前夕,新德里政界仲在期待印軍向塔格拉山脊發動之進攻奏捷,報章發表梅農聲明:話要將中國人趕走,並且刊出國防部透露出來消息係:印軍大舉推進,在塔格拉山下印軍已經向前推進左兩英里!

當次日克節朗河地區印軍慘敗消息傳到新德里,梅農為之驚惶失措,佢對記者話中國軍隊打得非常猛烈,又走得快,佢地要到邊處就能夠到邊處。

但係境界戰爭印軍失利,尼赫魯為對付國會反對派,被迫將梅農炒魷,臨時換上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長恰范CHAVAN來擔任國防部長。

呢個尼赫魯、梅農及考爾之鐵三角,在中國軍隊打擊下,幾日時間就告散band矣!

至此,印軍所謂前進政策,隨著里窩拿作戰計劃全部毀滅,而宣告破產!

第7旅旅長達維爾准將在撤退入深山老林兩日後,飢餓難耐,於廿二日下午,落山尋找食物時,被中國軍隊俘虜。

中國軍隊在取得第一階段戰役勝利後,就停止向前推進,北京外交部聲明要求中印雙方就邊界問題再次開會談判。

但係尼赫魯一口拒絕,佢仍然唔係好服輸,認為呢次係中國軍隊施行詐術對印軍偷襲而獲成功,佢唔相信中國軍隊能夠抵擋得住印軍再次進攻,於是佢下令向東北邊境增援,準備再同中國打一鑊。

第一階段戰役在東段西部塔格拉山及克節朗河開打,而第二階段戰役卻係在東段東部瓦弄地區開打。

瓦弄,地處喜馬拉雅山南麓,1962年11月,中印在此鏖戰,是為「瓦弄大捷」也!

瓦弄大捷」呢場仗係由成都軍區屬下54軍130師師長董占林親自指揮。

董占林年老時照片

1962年10月8日旁晚,董占林突然接到上級緊急電令,此電來自成都軍區及總參謀部,要求佢將部隊收攏,準備執行任務,但係冇講到任何任務內容。

到10月10日,正式收到總參謀部電令,命130師進入西藏,歸西藏軍區指揮。

當時130師正在開荒生產,分散在四川各地,但係軍令如山,時間緊迫,部隊需要立刻集結,經過動員,物資及彈藥準備等工作順利進行。

130師裝備在解放軍中算係比較好,在韓戰期間,係志願軍改為蘇式現代化裝備三個師其中一個。

該師每個團均有汽車連,營有指揮小車,團亦有指揮車,砲兵團全部係摩托化,全師有五百幾輛汽車。

130師素以作戰頑強及勇猛,長於爆破,敢於打硬仗及能攻善守著稱,按林彪講法,係四野部隊能夠打仗十個師之一。

該師又曾在1959年參與平定達賴集團叛亂,所以有豐富高原作戰經驗。

130師不愧為王牌師,一週時間部隊就完成集結及思想動員與及物資準備工作。

為要到拉薩接受具體任務,董占林師長首先帶各團團長及機關少數人員趕赴拉薩。

10月29日,部隊到達有西藏江南之稱之紮木,此地距拉薩五百公里,就接到西藏軍區轉來總參謀部電報,頭一句就係毛主席聖旨:著調130師迅速攻殲瓦弄之敵!

呢封電報如同千鈞巨石,董占林感受到無比巨大壓力,呢項命令係要130師脫離西藏軍區指揮,單獨執行作戰任務。

11月7日,成都軍區54軍軍長丁盛根據中央軍委命令,組織左一個「丁指」,由佢指揮130師及昌都軍區153團,「丁指」對董占林11月7日前所制定作戰方案,基本上唔作改動。

但係有個問題,130師對於印度軍隊情況卻係蒙查查唔多瞭解,董占林認為印度軍隊應該幾打得,應該有戰鬥力。

中印邊境東段東部瓦弄地形特點係:山高,坡陡,溝深,林密,路險,水急,董占林部隊要用刀砍出一條細路。

1942年,印軍已經開始在瓦弄設防,苦心經營左廿年,駐防瓦弄印軍第11旅,亦係屬於王牌師第四師,係號稱打遍歐亞之勁旅也!

瓦弄之戰,中國投入兵力約萬人以上,如此龐大軍隊勞師遠征,後勤保障成為頭等大事,動員七千民工,一千七百匹馬,每一個民工背卅斤大米或者係餅乾糧食罐頭等,民工自己要食一半,能夠將十五斤糧食背到前線就算唔錯矣!

民工亦有背砲彈,每人背一箱兩發砲彈,仲要背十零日所需糧食,剛剛獲得解放西藏農奴積極支援前線。

印度方面亦非常關注瓦弄,印軍開始調兵遣將。

初到瓦弄前線,董占林對敵情,我情,地形呢三方面感到唔樂觀,我情最大問題係我軍主力仲在路上未上來,淨係得偵察部隊上來,大部隊尚差一日路程。地形只係一般知道,具體點唔知道,僅有廿萬分之一地圖,非常唔準確。

11月3日日暮時分,經過多日辛苦進軍,董占林率領佢之指揮部,終於到達一個名為古玉通呢個細村仔,佢見到昌都軍分區司令員郤晉武。

第二日拂曉,董占林與郤晉武一行廿幾人,開始向印軍前沿進發,兩人觀察地形,但係搵唔到迂迴道路,敵人具體在乜嘢位置搞唔清楚,距離敵人唔到两千公尺。

董占林一時間想唔出應該要由邊方面開刀。

董占林多次召開會議,進行精密研究,佢認為,在敵人前沿最高山峰05號高地,係重要戰略之地。05號高地如果被敵人佔領,將是阻止我軍攻擊硬釘子;如果為我軍攻佔,就會成為突破整個防禦體系鋼楔子。

呢座山峰與敵人前沿緊相連接,係我軍可以突破敵人前沿陣地,插入敵縱深惟一縫隙。所以佔領05號高地是決定這次戰鬥能否取得勝利之關鍵也!

董占林命令388團副團長薑顯臣帶上偵察排一個班,仲要帶上一個電台,跟住153團一個連,當晚摸上05號高地,任務係深入敵後,到敵人大山後頭去。

11月6日,54軍司令員丁盛率領率領指揮部到達察隅,統領瓦弄一切事宜。

次日,董占林騎馬由前沿返回察隅向丁盛匯報,呢個時候,印軍已經攻上來,接到總參電報,指出05高地非常重要,必須堅決守住。

130師388團被確定為主攻部隊,攻擊時間為11月18日,丁盛最初擔心388團無法攻破印軍陣地。

開打前五日,即係11月13日,董占林接到瓦弄前沿緊急報告,話印軍正在組織兵力,猛攻05高地。

印軍此舉除左要搶奪制高點,仲因為11月14日係尼赫魯生日,印軍想創造一次勝利來向尼赫魯祝壽!

所以呢次陸軍參謀局局長兼印軍第四軍軍長考爾親臨前線督戰。

中國軍隊係在11月4日晚摸上05高地,印軍最初兩日都岸鳩鳩唔知道,11月7日,印軍開始進攻。153團一個連守左五日,快將頂唔順,董占林派388團4連上去替換,董占林驚05高地如果失守就實戴高樂!

由11日到14日,中印雙方打得非常激烈,中國軍隊最後子彈手榴彈都打清光,董占林話用石頭都要堅守05高地,人在陣地在!並連夜派部隊增援彈藥。

董占林知道05高地係瓦弄戰役成敗之關鍵,一旦失守,滿盤皆輸。

面對前線信息萬變,丁盛即刻將總攻時間由11月18日提前到11月16日淩晨。

15日晚,董占林到05高地4連指揮所,以此為師部指揮所。

最先與印軍交火係昌都軍分區獨立營,佢地接到丁指命令,在15日接近午夜時分,開始向印軍前沿攻擊。

16日淩晨一點鐘左右,負責指揮獨立營之153團副團長杜彬,見到董占林喊起上來,話佢已經犧牲左3連連長,呢次攻擊嚴重受阻,進攻分隊遭到印軍地堡密集火力射擊,進退兩難。

杜彬要求我方群炮攻擊掩護,但係丁指唔同意,命令在總攻之前,群炮唔可以開火。

因為總攻提前兩日,部隊都來唔切集結及動員準備,負責總攻之388團尚未到達05高地,董占林心急如焚,因為由山溝底上到山頂,需時十二個鐘頭,實在係山坡太陡矣!

到天快亮時,388團終於到達05高地,呢個時候,董占林命令388團全面向下衝鋒,進展順利。

按照原定作戰計劃,390團一部分主力負責向印軍後方穿插,直取瓦弄機場,但係在打通機場之路過程中,中國軍隊幾度受阻。

到離瓦弄機場一千米左右,當中有個細山仔,華軍力攻不下。當時雙方激戰,槍砲如同刮颱風咁樣,響成一團,因為中印軍隊全部係用緊自動步槍。

已經到下午三點幾鐘,董占林打電話俾390團,390團回答話我地要開個臨時黨委會研究下,董占林破口大罵,媽叉佢地依家開乜鳩嘢黨委會?你班契弟再唔前進,要軍法制裁架!

390團俾董師長咁一鬧,即刻組織部隊強攻印軍地堡群,經過一番鏖戰,中國軍隊終於拔去呢顆釘子,乘勝南進,一直打入飛機場。

中國軍隊在瓦弄機場虜獲幾車卡物資,罐頭,餅乾,糧食,彈藥,淨係降落傘就有十堆八堆,每堆都有二樓咁高,董占林後來下令排以上幹部每人攞一個降落傘來做衣服!

剩下降落傘,董占林又送俾其他師,人人有份!大家開心都不得了!

印軍所遺留軍大衣,董占林亦分俾班民工,每人一件,皆大歡喜!

經過十幾個鐘頭激烈戰鬥,印軍所把守前沿主陣地絕大部份被中國軍隊攻克!

印軍第11旅防禦終於決心動搖,前往瓦弄指揮作戰之第四軍軍長考爾中將,見勢頭唔對,急急坐直升機較腳逃離瓦弄矣!

388團一直追擊至中國原來邊界線,此處尚有清朝所建立碑石。

瓦弄一戰,印軍全軍覆沒,印度參戰第11旅四個營長得一條冷走甩左!第11旅轄下16個步兵連當中,有15個被全殲!

瓦弄大敗呢個消息使到印度舉國震驚。

新德里係在11月18日發布瓦弄失陷消息,呢個消息比塔格山脊潰敗震動更大。

一般印度公眾認為塔格拉山脊印軍係遭到華軍突然偷襲,但係瓦弄係印軍重要據點,而印軍又在此足足準備左三個星期,完全冇理由會輸成咁也!

尼赫魯在國會宣布瓦弄陷落消息,班議員爆發出憤怒質問及訓斥,國會內一片鼓譟之聲,係尼赫魯擔任總理以來首次,老尼威望從此一落千丈也!

尼赫魯呢個時候慌不擇路,唔再理會印度係不結盟國家,佢向米國緊急呼籲干預,請米國佬派轟炸機及戰鬥機中隊來印度打中國部隊。

根據印度要求,米國由太平洋派出一艘航空母艦駛向印度洋海面,另外米國佬又派一個C-130運輸中隊到印度。

瓦弄陷落消息受刺激最大係阿薩姆邦提斯浦爾地區居民,因為中國部隊前鋒士兵已經望見阿薩姆邦大平原,佢地非常擔心幾個鐘頭之內,中國軍隊就會達到。

11月18日晨,考爾打電話俾提斯浦爾地區專員,告知軍事形勢最新消息,佢將局勢描繪得如何危急,以致呢位專員在接到電話後決定第一時間帶埋家眷較腳走頭。

斯浦爾地區陷入群龍無首情況,所有政府機構全部停擺,市政當局向市民廣播宣稱政府唔會再對市民安全負責!

於是大批民眾包括瘋人院病人及監獄釋放出來罪犯,全部擠擁在撤退路上。

銀行將價值卅萬英鎊鈔票燒清光,甚至準備將硬幣拋入湖內!政府準備對自來水廠及電廠等重要設施進行毀滅性爆破。

全印廣播電台突然中斷播音,反覆播放印度國歌,印度好似就快亡國!

米國駐新德里大使在日記中話新德里出現左極度驚惶,係佢生平第一次睇到公眾士氣之瓦解!

印度國民從未經歷過如此失敗情緒衝擊,全國陷入一片混亂。新德里城內居民四散逃跑,印度上層領導人苦無對策,印度政府被迫臨時將總理府從新德里遷往孟買。

就在印度全國上下極度驚惶之際,11月20日,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突然宣布中印邊境全線停火,中國軍隊會全部撤退到1959年11月7日實際控制線,並由此線再後退廿公里。

英國《泰晤時報》對呢個消息評論話:中國呢個突如其來決定與其使人鬆一口氣,不如話使人大吃一驚。

西方國家評論話一個大國唔利用軍事勝利索取更多戰利品,有史以來係第一次!

米國佬航空母艦在到達印度洋之際,傳來中國軍隊停火消息後,即刻轉身返回太平洋矣!

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開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對作戰部隊發布對印軍俘虜管理規定,特別強調一律不許殺害,不許虐待,不許侮辱,不許捆綁,不許沒收私人財物,受傷者給予治療,並尊重其宗教信仰及民族習慣,對戰場死屍盡可能查明其姓名及所屬番號,妥善掩埋並設立標誌。病傷死亡者要填寫病歷並由軍醫簽署死亡證明書。

呢系列優對印軍,在自然條件及生存條件非常困難戰場上,依然貫徹執行,係後來全部被釋放印軍官兵無不為之動容,佢地被釋放時,滿懷依依惜別情景,係古往今來戰爭中所未曾有過也!

中國繳獲印軍武器裝備清單如后:飛機5架、坦克9輛、汽車437輛、88mm加農炮13門、88mm榴彈炮36門、75mm山炮12門、106.7mm迫擊炮27門、106mm無後座力炮6門、81mm迫擊炮142門、51mm迫擊炮144門、輕重機槍631挺、長短槍5,772支、火箭筒112具、槍榴彈發射器(擲彈筒)32具、槍彈4120591發、炮彈79720發、手榴彈16921枚、地雷14848枚,電臺(報話機)520部,炮兵觀測儀等其他器材735部(具)。

中國將全部繳獲印軍武器裝備全部完好無缺咁交還俾印度。

中印邊境戰,中國邊防部隊陣亡722人(其中軍官82名、士兵640名),負傷697人(其中軍官173名、士兵524名)。

而印度方面損失統計數字係:死亡1,383人,失踪1,696人,被俘3,968人。

中國雖然大勝,但係事後仍然按照周恩來原先提出中國吃大虧佔小便宜而印度吃小虧佔大便宜呢個方案,證明中國政府講過說話係算數,唔會因為戰勝而有所改變。

講到尾,中印邊境戰期間,中國方面完全冇提到要收復失地,打仗目的係要教訓印度及維持邊界現狀。

五十幾年後,唔少人對於中共當時所採取後退政策十分唔理解,原因係未能從國內及國際多角度來睇呢個問題。

假如中國唔後撤,咁樣印度就可以通過長期小規模侵襲戰來消耗中國,中國實際上係好難確保唔被迫後撤,咁對於國家聲譽會造成極大損害。而主動後撤,算係俾足印度面子,印度在法理上難以搵到繼續長期戰爭條件,而中國則可以贏得冇霸權野心好名聲,係非常有利於團結對霸權主義深惡痛絕之第三世界國家。因此,由於給養困難導致主動後撤使中國避免了陷入長期被動局面之境地。

當時中國剛剛度過3年困難時期,國力空虛,供養一名駐守西藏前線解放軍所費係供養內地駐軍五倍,此非當時中國財政所能負擔得起也!及時退出戰場係唯一選擇,否則將會如米國佬後來咁樣深陷越戰泥足而難以自拔也!

而在1962年中印戰爭期間,米蘇及其集團都公開站在印度一方反對中國,如果戰爭長期化,在米蘇集團支持下,中國好難在中印邊境地區維持長期戰爭,而且可能面臨來自蘇聯侵犯(當時蘇聯就重兵壓境使人不得不防)。

因此通過主動後撤,不僅使印度失去繼續戰爭藉口,而且亦使蘇米集團無話可說,避免了陷入被動局面。

當時中國處境是非常艱難,一方面係西方集團封鎖,另一方面係蘇聯集團敵視,同時國內剛經歷3年困難時期急需恢復,因此中印衝突並唔係當時中國主要矛盾,中國需要爭取長期和平發展時期來恢復及發展生產,增強國力。

同時通過後撤而平息戰爭,中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息西方集團對中國敵視,使強加在中國身上邪惡性質多少得到些少澄清,有利於擺脫孤立處境。實際上,中印邊境衝突後冇幾耐,1964年1月,中法之間就建立外交關係,打開中國與西方正式交往大門。

中印戰爭前,印度尼赫魯總理在國際上威望極高,被視為第三世界盟主,戰後,尼赫魯靠向米蘇,呢個盟主地位自然由中國接上,印度從此在國際上再唔能夠如以前咁活躍矣!

1964年5月26日,尼赫魯瓜老襯,一般認為佢係因中印邊境戰爭失利,心情唔靚所致!

中印邊境戰爭故事講到呢處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