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國共八六海戰始末

1965年國共八六海戰始末

話說一九六五年八月五號徬晚時分,在中國廣東省汕頭市,多家電影院坐滿左觀眾正在睇緊電影,點知電影放放下突然中斷左放映,銀幕上打出幾個大字:「老海老海趕快回家」,在場觀眾感到莫名其妙唔知係乜嘢意思,但係有份睇電影嘅海軍休班官兵,佢地一見到呢幾個字,就拿拿林企起身,而且禽禽青離開電影院趕番基地報到,因為呢個係汕頭水警區緊急集合休班官兵嘅暗語。

咁究竟發生乜嘢事呢?原來呢一日廈門雷達觀察站偵察到有兩艘國民黨戰艦喺離開台灣高雄左營海軍基地之後,正係向東山島海面駛過來。

高雄左營海軍基地

南海艦隊司令員吳瑞林經過研判之後,認為呢兩艘國民黨戰艦來意不善,估計將會對東山島發動突襲.所以吳瑞林立刻命令汕頭水警區緊急調集戰艇前往東山島海面,對國民黨戰艦進行攔截同埋攻擊。

南海艦隊司令員吳瑞林

依家我地有必要介紹呢兩艘國民黨戰艦,其中一艘叫做《劍門號》,載重一千兩百噸,另一艘叫做《章江號》,載重四百五十噸。其中以《劍門號》比較特別,因為佢係四個月前先至由美國大老細送到台灣俾台灣海軍使用,在當時台灣海軍當中,呢艘《劍門號》算係比較新式同埋戰鬥力比較強嘅戰艦。

《劍門號》

查實呢兩艘戰艦早在八月五號清晨六點鐘離開台灣高雄左營海軍基地,佢地先係嚟到澎湖停靠左一陣間,響呢段時間,就有七名乘客登上《劍門號》,但係佢地唔係《劍門號》艦上官兵,佢地登艦之後亦唔同任何人交談,顯得比較神秘。

跟住,呢兩艘戰艦就離開澎湖,駛向台灣海峽,當佢地接近東山島海面時候,果七個神秘乘客突然換上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服,點解呢七條冷會假扮成共軍呢?究竟意欲何為呢?

原來呢七條友乃係台灣陸軍特務情報派遣隊隊員,佢地呢次係奉命在《劍門號》及《章江號》護送下,準備登陸東山島,破壞東山島上雷達站,並且係抓捕俘虜,獲取情報.佢地嘅行動係屬於一項名為《國光作戰計劃》嘅一部分也!

呢個為反攻大陸而制訂《國光作戰計劃》本來非常龐大,但係在外部有米國佬阻頭阻勢,內部亦有唔少人反對之下,呢個計劃變成紙上談兵,冇可能執行。但係老蔣諗唔做任何嘢係唔掂,點都要設法做D嘢出嚟先至得。

於是,蔣介石就將《國光作戰計劃》縮水,本來呢個計劃係講調動幾多萬部隊去登陸大陸,依家冇法實施,就縮水為調動小股武裝特務去突襲大陸。

呢D武裝特務,每股少則兩三丁人,多則十零廿丁人,武裝特務係屬於特種部隊,唔係屬於正規軍,人數又少,老蔣完全可以自把自為唔需要經過米國佬同意去調動。

所以由一九六二年開始,北起山東半島,南至海南島,國民黨不斷派遣小股武裝特務突襲大陸,宣稱要在大陸建立游擊基地及游擊走廊。當時蔣介石對大陸形勢有咁樣判斷,佢認為大陸不過係一堆乾柴,派遣武裝特務去大陸,等於在呢堆乾柴dump下一炸點著火嘅火柴,就必然會引發洪洪烈火,即係引起民變,就會推翻中共政權。

但係派左咁多批武裝特務,全部得兩種命運,一種係仲未登陸之前,在海上已經俾中共殲滅;一種係登左陸,上左岸,但係在中共正規軍未出現之前,佢地就俾中共民兵所殲滅。

全部武裝特務由頭到尾,都係肉包子打狗,有去冇回。

到一九六五年,蔣介石認為反攻大陸已經到左最後機會,點解?因為在上一年,即係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下午三點鐘,中共第一次試爆原子彈成功,而且情報顯示,中共正在密鑼緊鼓研製緊可以攜帶核彈頭嘅東風型導彈,估計好快中共就會有可以用於實戰嘅核子武器,到時反攻大陸將完全冇可能。

蔣介石決心孤注一擲,唔理美國佬阻攔,一於要在一九六五年發動反攻大陸,佢話如果我地一九六五年唔反攻大陸,咁我地就會今生都永遠番唔到大陸。

要反攻大陸,就先要演習,所以一九六五年國民黨部隊頻頻演習,但係有兩場演習出左事,一場演習係在澎湖舉行,要派遣一個團兵力去登陸一千兩百公尺以外灘頭陣地,因為風浪大,結果花費成四十五分鐘先至完成登陸作業,而且有四份之三士兵因為暈浪而喪失戰鬥力。

另一場演習仲大鑊,係在左營外海舉行另一場登陸演習,因為風急浪高,有五輛兩棲戰車俾大浪打翻,造成數十名士兵浸瓜慘劇,搞出人命!

但係老蔣一意孤行,決心要反攻大陸,佢在六月十七日召開一次國民黨中層以上軍官會議,在會上,佢要求全部出席軍官要簽下遺囑。

總共有兩份遺囑,第一份係對政府遺囑,統一格式,大家一Q樣,每人刺破手指恭滴血按下血指印,然後簽名。第二份係你自己對家屬遺囑,交代後事。

會議結束時,老蔣對大家講:南京見面!咦!真係要反攻大陸!

老蔣下令國光計劃作業室策劃出一個名為《海嘯一號》作戰計劃,派遣兩艘戰艦《劍門號》同《章江號》護送七名武裝特務突襲東山島。

過去派遣武裝特務多數係由小型偽裝漁船或商船護送,呢次派出大型軍艦,係準備同中共海軍打真軍。

而且又派遣台灣第二巡洋艦隊司令胡嘉恆少將座鎮《劍門號》擔任總指揮。

胡嘉恆少將率領海軍官兵參加檢閱

點解選擇東山島作為突襲地點?因為東山島靠近潮汕地區,蔣介石認為如果能夠在東山島打出聲響,就極可能會引發潮汕地區民變,到時就可以順勢反攻大陸。

當《劍門號》同《章江號》駛往台灣海峽,佢地照香港台灣商船航道來航行,佢地係想假扮成商船來掩人耳目。佢地一直航行到接近香港海面,先至突然來一個一百八十度急轉彎,然後撲向東山島海面,以為咁樣可以殺個大陸措手不及。

國民黨軍方有樣嘢係唔知道,就係大陸雷達觀測站早在六十年代初已經發展出一套新系統,呢套新系統係可以識別所有在台灣海峽航行船隻身份,知道邊隻係商船,邊隻係戰艦。

所以《劍門號》同《章江號》一出海,就即刻俾大陸雷達觀測站識破係軍艦,當然早有準備喇!

查實在呢兩艘戰艦離開左營海軍基地果日上午,台灣海軍總司令劉廣凱來到海軍總部上班,左右向佢報告話《劍門號》及《章江號》已經駛離基地,係去執行呢個《海嘯一號》作戰計劃,劉廣凱將呢個《海嘯一號》睇左一輪,越睇越標冷汗,佢發覺呢個計劃非常騎呢,異想天開,而且漏洞百出,其中最大漏洞係規定兩艘戰艦在放低橡皮艇俾果七個武裝特務去登陸東山島之後,必須要繼續逗留在東山島海面附近游弋,劉廣凱認為咁樣做非常危險,呢兩艘戰艦會被中共海軍當戰靶!

海軍總司令劉廣凱

於是劉廣凱要左右即刻cancel《海嘯一號》,命令兩艘戰艦返回,唔好送羊入虎口。點知左右話唔掂,因為《海嘯一號》計劃乃係蔣總統主導下國光計劃作業室策劃出來,我地海軍總部係唔能夠掂佢,完全冇權cancel佢。

而且為左假扮成商船,《劍門號》同《章江號》一出海就關閉電台,實施無線電靜默,就算要發電報要求佢地返回,佢地都會收唔到。

劉廣凱聽完之後,為之仰天長嘆一聲:天亡我也!

當南海艦隊司令員吳瑞林喺確認左《劍門號》同《章江號》的而且確正係向東山島海面駛過來,佢就即刻向汕頭水警區下達一級戰備嘅戰鬥命令,戰鬥命令嘅內容係:「放至近岸,協同突擊,一一擊破」。

汕頭水警區就奉命成立左一個海上攻擊編隊,呢個海上攻擊編隊係由四艘高速護衛艇組成,再加上六艘魚雷快艇配合,同時任命汕頭水警區副司令員孔照年擔任呢個海上攻擊編隊嘅總指揮。

汕頭水警區副司令員孔照年

講到呢度,我地有必要介紹下呢四艘高速護衛艇,呢種高速護衛艇係六十年代初,中國大陸自行研製嘅第一代護衛艇,有個名堂,叫做六二型上海級高速護衛艇。呢種護衛艇其實係非常之細,重量得一百一十噸,係屬於蚊型艇。

六二型上海級高速護衛艇

艇雖然細,但係卻係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就係呢種護衛艇配備左四千二百馬力嘅動力系統。咁四千二百馬力係乜嘢概念呢?就係一艘五千噸以上商船嘅動力系統亦不過係四千幾馬力。咁即係話呢種一百一十噸嘅護衛艇係配備左同五千噸以上商船同樣馬力嘅動力系統。

所以呢種護衛艇速度非常之快,最高速係達到卅節,而國民黨戰艦最高速度不過係十零二十節,因此,呢種護衛艇係響速度上係佔優勝。

第二個特點係每艘護衛艇配備左八門火砲,火砲最大口徑係三十七毫米,呢個口徑只係得國民黨戰艦火砲口徑嘅一半,雖然口徑細,但係射速卻係非常之快,一門雙管炮可以一分鐘打出三百發砲彈,如果集中攻擊一點,破壞力係非常之猛烈。

除此之外,呢種護衛艇設計非常簡單,非常實際,非常實用,而且非常結實,好堪打,唔容易被擊沉。

一九六五年八月五號晚上九點半鐘,孔照年率領佢果四艘護衛艇離開汕頭水警區基地,首先係嚟到東山島以西嘅南澳島海面集結,點解會響呢度集結呢?因為佢地係要等候果六艘魚雷快艇前來會合。

點知等下等下,始終唔見果六艘魚雷快艇出現,咁果六艘魚雷快艇究竟去左邊呢?

查實呢種魚雷快艇係非常騎呢,佢地嘅唯一功能就係發射魚雷,除此之外,係冇樣掂。艇身係用木頭所造,非常之輕,得廿噸重。艇上通訊設備極之落後,就同孔照年嘅護衛艇失去左聯繫。

魚雷快艇

大海茫茫,黑MUM MUM,實際上,呢六艘魚雷快艇係迷左航,盪失左路,,搵唔到方向。

孔照年等得非常心急,點解呢?因為佢知道單係憑佢四艘護衛艇要擊沉大佢地成幾倍甚至十倍以上嘅國民黨戰艦,根本上可能性好低。

護衛艇嘅主要作用係提供掩護同埋火力支援,攻擊主力先至係魚雷快艇,所以必須要有魚雷快艇配合先至得,魚雷快艇雖然騎呢,但係起碼可以發射魚雷,而魚雷就可以對國民黨戰艦造成致命打擊。

但係呢六艘魚雷快艇到依家影都唔見,都唔知點算好!正係呢個時候,上級有命令俾孔照年,命令係話我地雷達觀察站發覺到果兩艘國民黨戰艦有向東移動嘅跡象,懷疑佢地係唔係想走頭。

所以上級命令要你孔照年要立刻出擊,唔好喪失戰機。孔照年接到呢個命令之後,已經冇乜選擇,軍隊係講絕對服從,雖然冇果六艘魚雷快艇嘅配合,依家上級要你去,你都要去。孔照年唯有硬住頭皮率領佢四艘護衛艇全速向東山島海面撲過嚟!

晚年孔照年

依家講番果兩艘國民黨戰艦《劍門號》同《章江號》,佢地係響八月五號午夜前十一點鐘左右將橡皮艇放低,俾果七名武裝特務去登陸東山島。

跟住,佢地就按照《海嘯一號》命令,繼續逗留響東山島海面附近游弋。到八月六號凌晨一點半,《劍門號》首先發現中共艦艇嘅踪跡,因為《劍門號》係有先進嘅雷達設備。

響雷達熒幕上睇到前面有四個大嘅黑點,後面有六個細嘅黑點,呢四個大黑點就係孔照年果四艘護衛艇,至於果六個細嘅黑點,就係迷左航嘅六艘魚雷快艇。

台灣海軍同大陸海軍交戰多次,台灣海軍總結左一項經驗,乜嘢經驗呢?就係絕對唔可以俾大陸蚊型艇埋身,因為大陸海軍有一套海上拼刺刀嘅戰術,就係派蚊型艇實行近身肉搏。

坐鎮響《劍門號》上總指揮胡嘉恆少將,認為呢個時候雙方距離仲非常之遠,咁我地應該趁呢個時候先發炮將中共護衛艇擊沉或擊退,唔好俾佢地痴埋嚟。所以《劍門號》同《章江號》就一齊發炮向護衛艇方向轟擊。

孔照年見到國民黨戰艦已經開炮,佢就落左道命令,呢道命令就係:準備射擊!點知一來因為炮聲隆隆,大家聽得唔係好清楚。

二來,呢四艘護衛艇上官兵絕大部分係新丁,冇乜作戰經驗,情緒比較緊張,孔照年嘅命令佢地淨係聽到一半,佢地淨係聽到射擊果兩個字,但係就聽唔到準備果兩個字,於是四艘護衛艇齊齊發炮還擊!

孔照年見到自己護衛艇開炮,非常之嬲,就破口大罵,佢話:邊個叫你地開砲架?唔准開砲,停止射擊,停止射擊!

點解孔照年對於自己護衛艇響呢個時候開炮咁緊張呢?因為目前雙方距離仲非常之遠,護衛艇火砲口徑極細,射程極近,依家開砲根本就打唔中國民黨戰艦,最大鑊仲係暴露左四艘護衛艇嘅位置,俾國民黨戰艦可以更加準確咁瞄準打沉我地護衛艇。

所以孔照年再三強調話:大家聽清楚,冇睇清楚目標,不打;冇瞄準目標,不打,冇我嘅命令,不打!三不打!大家唔好亂咁開炮。

於是四艘護衛艇即刻停止射擊,繼續向前衝,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中共打仗,素來有一項原則,就係當面對兩個敵人,會先集中優勢兵力殲滅疲弱之敵。依家有兩艘國民黨戰艦,一艘係戰鬥力比較強,噸位比較大嘅《劍門號》,另外一艘係戰鬥力比較弱,噸位比較細嘅《章江號》。

孔照年就對大家講:我地一衝埋去,就唔好理果艘《劍門號》,先係包圍《章江號》,集中全部火力打擊《章江號》,斷敵一指,好過傷敵十指。

當呢四艘護衛艇唔要命咁衝埋嚟嘅時候,坐鎮響《劍門號》嘅總指揮胡嘉恆少將呢個時候犯左個錯誤,佢呢個人可能比較怕死,佢非常驚中共D蚊型艇埋身,而且當時國民黨海軍官兵相信大陸護衛艇係裝滿左炸藥,佢地咁樣衝埋嚟,目的係實施自殺式攻擊,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好佬怕爛佬,都係走頭為妙。

所以胡嘉恆少將就下令《劍門號》向東退卻。

而《章江號》艦長李準見到四艘護衛艇如狼似虎咁撲埋嚟,亦非常之驚青,佢就下令《章江號》向西退卻。

本來,兩艘國民黨戰艦係拍埋一齊,依家《劍門號》向東,而《章江號》向西,兩艦之間距離拉遠左,唔能夠互相照應,而且俾孔照年嘅護衛艇乘機插入包圍《章江號》,四艘護衛艇一共卅二門火砲全部集中轟擊《章江號》。

《章江號》艦長李準睇到自己俾中共護衛艇包圍gum住嚟打,又睇到自己旗艦《劍門號》向東面退卻,佢亦想向東靠攏《劍門號》,所以就下令《章江號》嚟個急轉彎。

但係呢個動作非常危險,因為會好容易會引起碰撞,李準認為就算發生碰撞,我地《章江號》體積大過中共護衛艇成四倍,如果碰撞,只會撞沉大陸護衛艇,我地《章江號》就唔會有事。

《章江號》嘅急轉彎,打亂左護衛艇包圍陣腳,一片混亂當中,好衰唔衰,其中六一一艇俾《章江號》同自己方面嘅三艘護衛艇夾喺中間。

當時夜晚黑,視野唔清楚,三艘護衛艇唔停咁向《章江號》炮轟,睇唔到中間會夾左一艘自己六一一艇。

於是六一一艇遭到兩面夾擊,一邊俾《章江號》炮擊,另一邊則俾三艘自己護衛艇炮擊,所以六一一艇中彈累累,受左重傷,特別係佢嘅機艙中左彈,海水不斷灌入,四份三動力系統被毀壞,呢艘六一一艇隨時會癱瘓。

就響呢個危急關頭,機艙個機輪兵係個新丁,佢就係廿歲潮州仔麥賢得,佢亦頭部中彈受左重傷,血流如注,連腦漿都流出嚟,經過簡單包紮後,麥賢得奮不顧身,堅守崗位,對動力系統進行緊急搶修,六一一艇好快恢復左動力,脫離被夾擊嘅險境,唔洗被擊沉。

潮州仔麥賢得

麥賢得後來被送往醫院搶救,總算執番條命仔,但係因為佢流過腦漿出嚟,部分智力同埋記憶力受損,出院後變成一個傻仔,經過一段治療之後,有所恢復。

麥賢得因為立左大功,成為六十年代中國大陸海軍戰鬥英雄,家傳戶曉,因為咁,由兵仔被提升為汕頭水警區副司令員。

賀龍葉劍英接見麥賢得

毛澤東接見麥賢得

依家麥賢得仍然生存,前排有電視台訪問佢,佢就聲若洪鐘咁講:要靠人,不靠物,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永遠前進,前進,再前進!

胡錦濤接見麥賢得

再講番八六海戰,孔照年護衛艇見到《章江號》企圖突圍,就死命咁纏住《章江號》搏命咁打,打完一輪,只能擊傷《章江號》而唔能夠擊沉佢。

呢個時候上級有命令俾孔照年,上級話你地要改用穿甲彈,而且要集中轟擊《章江號》水線以下部位。呢個命令提醒左孔照年,於是佢就命令部下照咁做。

果然有一彈擊中《章江號》艙底彈藥庫,引起一連串爆炸,八月六號凌晨三點半鐘,《章江號》就咁沉沒。

孔照年見到已經擊沉《章江號》,正所謂見好就收,得些好意需回手,佢認為應該係時候返航汕頭水警區基地,佢並冇諗到去追擊果艘《劍門號》,因為《劍門號》大過護衛艇成十倍,護衛艇根本完全冇可能擊沉《劍門號》,必須要有魚雷快艇配合先至得,但係果六艘魚雷快艇到依家都冇出現到,咁究竟果六艘魚雷快艇去左邊?

開頭講過,果六艘魚雷快艇迷左航盪失左路,大海茫茫四圍中,中中下,突然見到前面有個黑色龐然大物,呢六艘魚雷快艇認定呢個應該係國民黨戰艦,於是佢地向呢個黑色龐然大物發射魚雷。

魚雷快艇打仗有個原則,就係一發射完魚雷就要即刻走頭,因為魚雷快艇非常簡陋,唔堪打。呢六艘魚雷快艇認為已經完成任務,就立即返航汕頭水警區基地。

點知呢六艘魚雷快艇所睇到嘅黑色龐然大物,並非係國民黨戰艦,而係一座海島,所以呢六艘魚雷快艇浪費左一批魚雷,無功而返。

依家要講番《劍門號》,雖然《劍門號》一開打就走頭,但係並冇走遠,仲繼續響東山島海面附近游弋,因為《劍門號》有項任務係必須完成,乜嘢任務呢?就係要接應果七名武裝特番台灣,但係依家仲未接應到呢七名武裝特務,如果就咁番台灣,就冇得向上級交代。

而且,《劍門號》眼光光咁睇住《章江號》俾中共護衛艇包圍乃至擊沉,佢都冇埋去助戰,呢個胡嘉恆少將的確幾怕死,佢非常怕痴埋大陸蚊型艇度,但係如果佢就咁樣返回台灣,實會被上級追究臨陣退縮罪名,所以佢進退兩難。

再加上一開打,《劍門號》已經打破無線電靜默,不斷向台灣總部報告戰況,而且多次發出求救信號,要求台灣總部派出空軍支援,胡嘉恆少將認為空軍好快會到達,佢到時仲可以有機會翻本,所以就唔走住。

劍門號》嘅動靜當然俾大陸雷達觀察站知道到一清二楚,所以上級又有命令俾孔照年,上級話果艘《劍門號》仲響附近徘徊,你孔照年要再向《劍門號》出擊,上級話已經派出第二梯隊五艘魚雷快艇即將趕到現場助戰。

孔照年接到呢個命令,唔敢怠慢,即刻率領佢嘅護衛艇全速以曲折前進方式撲向《劍門號》,一埋身就開砲,第一排炮就擊中《劍門號》艦上駕駛台,將企喺駕駛台嘅胡嘉恆少將當場擊斃,胡嘉恆少將死狀甚慘,佢個胸口被炸出個大窿,胡嘉恆少將亦係中華民國海軍戰史上陣亡最高官階嘅軍官。

孔照年護衛艇連番向《劍門號》衝鋒左五次,打到《劍門號》抬唔起頭,呢個時候,第二梯隊五艘魚雷快艇果然到達。孔照年見到自己魚雷快艇嚟左,佢嘅護衛艇立即退出,空位由五艘魚雷快艇補上。

呢五艘魚雷快艇一埋身就老實唔客氣,總共發射左十枚魚雷,其中三枚係擊中《劍門號》,於是在八月六號凌晨五點半,不可一世嘅《劍門號》就咁沉沒!

呢個時候,上級又有命令俾孔照年,上級話依家已經天光,國民黨空軍分分鐘會飛到,你地即刻要走頭,唔好繼續逗留東山島海面,上級命令再三強調:回來就是勝利,回來就是勝利!

但係孔照年佢地暫時番唔到基地,因為當時佢地見到海面上浮浮沉沉好多落水嘅國民黨官兵,佢地有人受傷,斷手又有,斷腳又有,不斷咁叫救命。

孔照年諗下呢班國民黨官兵,本來係我地敵人,剛才打個你死我活,唔係你死,就係我亡,依家戰事結束左,佢地畢竟係我地骨肉同胞,大家都係中國人,孔照年下令護衛艇埋去撈起落水國民黨官兵。

總共撈起三十三人,其中包括《劍門號》艦長王蘊山中校,王蘊山中校唔係嘢小,佢係台灣海軍重點培養對象,係未來台灣海軍總司令人選,依家佢做左俘虜,海軍生涯就咁結束。

被俘國民黨海軍官兵

至於《章江號》艦長李準,佢早就跟左《章江號》沉落海底去見海龍王。

經過個幾兩個鐘頭打撈之後,呢個時候太陽已經高高掛起,中共護衛艇就在陽光照射下,返航汕頭水警區基地,一埋碼頭,但見人山人海,鑼鼓喧天,舞獅又舞龍,汕頭市民嚟到碼頭迎接凱旋歸來嘅戰鬥英雄。

八月十七日,北京人民大會堂,燈火通明,舉行祝捷大會,中共領袖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同周恩來等全體出席接見八六海戰代表,周恩來話:「呢次海戰係打近戰、夜戰、群戰,係細艇打大艦,你地打得好好」。毛澤東就話:「打得好!係以小打大,係螞蟻啃骨頭呀!」

大陸呢頭慶祝勝利,台灣果頭又點呢?

台灣總部早就在八月六號凌晨一開打後就接獲《劍門號》報告,知道打起上嚟,當日一朝早蔣介石嚟到陽明山指揮所,就召見海軍總司令劉廣凱,向佢了解戰況。

劉廣凱對蔣介石講,八月六號凌晨三點半,我地總部接到《劍門號》報告,話我地《章江號》俾大陸護衛艇包圍擊沉。

蔣介石就問劉廣凱《劍門號》依家情況點樣,劉廣凱答話由凌晨五點半開始,《劍門號》同總部失去左聯繫,目前係下落不明。

老蔣跟住追問劉廣凱你知唔知道《劍門號》最後位置響邊處,劉廣凱R晒頭,真係唔知道,I don’t know 食鬆糕!老蔣嬲到爆,指住劉廣凱鬧到佢仆街!

娘希匹!你身為海軍總司令,連自己戰艦最後位置都話唔知,你做乜嘢海軍總司令呀!由七點鐘鬧到十一點鐘,足足鬧左四個鐘頭,省到劉廣凱立立令!

唉!其實八六海戰呢鑊,國民黨之所以會輸,同劉廣凱冇任何關係,因為佢對果個騎泥嘅《海嘯一號》冇話事權,想cancel都唔得。講到要負責任,應該百分之百由老蔣負起,但係依家打敗仗,老蔣梗係要諉過於人,通常都係咁既勒!所以冇幾耐,劉廣凱就引咎辭職,做左代罪羔羊。

八月六號當日徬晚時分,大陸人民廣播電台正式對外宣布,我地人民海軍響八月六號凌晨在東山島海面擊沉兩艘前來騷擾嘅國民黨美制戰艦《章江號》同《劍門號》,取得全勝。

外國通訊社紛紛作出報導,派駐台北外國記者亦向台灣軍方查詢,話大陸宣布擊沉左你地兩艘戰艦,真定假呀?係唔係中共老作,你地有乜嘢comment吖?

過得兩日,台灣各大報章頭版刊載一篇官方中央通訊社嘅統一新聞稿,呢篇統一新聞稿係咁講:八月六號凌晨,我地《劍門號》同《章江號》響東山島海面執行任務時候,遭到十幾艘中共艦艇包圍攻擊,我軍英勇作戰,先後擊沉五艘中共艦艇。但係我地《劍門號》同《章江號》寡不敵眾,被擊至重傷,為免被敵人虜去,我地自己炸沉自己,係自沉,唔係俾敵人擊沉。呢場海戰,我地以五比二獲勝。

官方中央通訊社響呢處係玩數字遊戲,將海戰當成足球比賽,幾比幾決勝負。但係海戰唔同足球比賽,唔係睇幾比幾,而係要睇損失噸數多寡嚟決勝負。

假定中央通訊社所講擊沉五艘中共艦艇係事實,要知道八六海戰,中共參戰嘅護衛艇得一百一十噸,而魚雷快艇仲輕,得廿噸。咁五艘被擊沉中共艦艇唔可能全部係護衛艇,應該部分係護衛艇,部分係魚雷快艇,咁無論點樣加法,加加埋埋總噸數亦唔及得一艘《劍門號》噸數嘅三份之一。

台灣讀者淨係睇到中央通訊社新聞稿,佢地唔知咁多內情,認為呢次海戰可能真係我地贏左。但係過左冇幾耐,八六海戰真相就逐漸在台灣社會廣泛流傳,點解呢?

因為八六海戰係一九四九年以來國共之間最大規模一場海戰,亦係國民黨敗得最慘一場海戰,在呢場海戰中,國民黨有兩艘戰艦被擊沉,一百七十幾名官兵陣亡或失踪,卅三人被俘虜,損失超過兩百人,可以講得上係全軍覆沒。

呢兩百幾名國民黨海軍官兵,佢地響台灣有好多親友,所以消息好快就洩漏左出嚟。我有個台灣朋友,佢原本係響《劍門號》上服役,八六海戰前,佢俾上級調去美國接收新戰艦,幸運逃過一劫!

佢後來偷偷同我講,佢話呢次八六海戰我地輸到甩褲,兩艘戰艦被擊沉,損失超過兩百人,呢兩百人當中,好多係佢昔日朝夕相對戰友,真係慘!

八六海戰之後,蔣介石喺佢嘅日記寫下呢幾句說話:「這次反攻在即之際,忽遇此不測之事,不僅海軍士氣無法維持,三軍旺盛反攻士氣亦將為此動搖,此後果影響之大也,奈何!」

八六海戰發生超過半個世紀,至今仍然有人討論呢場海戰,主要係講台灣空軍支援呢個問題。我地知道呢場海戰係由八月六號凌晨一點半開打,一直打到五點半先至結束,前後打左四個鐘頭。

《劍門號》一開打就已經向台灣總部要求派空軍支援,如果台灣戰機由基地起飛,最多十零廿分鐘就可以到達東山島海面上空,但係點解成四個鐘頭都唔見台灣戰機呢?

事後有各種解釋,最普遍嘅解釋係話,因為《海嘯一號》本身並冇將空軍支援考慮在內,所以臨時調動唔到空軍。

呢種講法其實唔係好合理,因為戰場係迅息萬變,分分鐘都會有變化,當時台灣係處於戰備時期,海陸空三軍係枕戈待旦,點可能會臨時調動唔到空軍?

真正原因台灣當局係有難言之隱,米國佬監控台灣國民黨部隊,而對於空軍嘅監控係最嚴密,因為空軍牽涉戰機非常昂貴,米國佬係驚國民黨將戰機亂咁fing,所以每架戰機由基地起飛前,都要事先由米軍顧問團簽署批准,冇米國佬簽紙,係攞唔到米國佬所提供電油。

 《海嘯一號》原本係瞞住米國佬,《劍門號》同《章江號》去東山島搞搞震,米國佬係唔知情,依家賴左嘢,出左事,你話想派空軍支援,米國佬唔媽你算你好彩,又點會俾你國民黨戰機起飛?

一九六五年係國民黨海軍當黑年,先係八月六號,《劍門號》同《章江號》被擊沉,跟住響十一月十三日夜晚到十四日凌晨,國共又響福建崇武海面發生一場海戰。

當時國民黨兩艘戰艦《臨淮號》同《山海號》正在向烏丘執行補給任務,突然遭到十幾艘中共護衛艇同魚雷快艇包圍攻擊,經過一番激戰,《臨淮號》被擊沉,《山海號》被擊傷走頭,呢場海戰,國民黨海軍損失八十幾名官兵。

國民黨海軍連敗兩場,在過去一段長時間,中國大陸東南沿岸制海權係在國民黨海軍手上,國民黨戰艦要靠近大陸沿岸,可以話得係如入無人之境,當中共海軍冇到。

但係中共海軍依家有左護衛艇加魚雷快艇神奇組合,幾乎逢戰必勝,之後,國民黨戰艦再唔敢隨便接近大陸沿岸。

《海嘯一號》本來係反攻大陸嘅前奏曲,依家前奏曲都奏唔響,反攻大陸呢個主題曲當然冇得奏喇!所以一九六五年之後,《國光作戰計劃》就被束之高閣,變成一堆廢紙。

一九六五年十年後,即係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蔣介石病逝台北,佢曾經講過,如果唔響一九六五年反攻大陸,就今生都番唔到大陸,佢的確冇講錯,佢結果到死都係番唔到大陸!

呢篇嘢又係幾年前網台講稿,再次炒冷飯俾大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