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蔣經國米國遇刺之謎

70年蔣經國米國遇刺之謎

1970年4月20日下午3點幾,蔣經國專機飛抵華盛頓安德魯機場,米國國務卿羅傑斯到場迎接,歡迎儀式隆重熱烈,此時蔣經國係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但係米國佬知道佢將會係台灣未來最高領導人,所以非常重視蔣經國呢次訪米。

蔣經國為乜要在呢個時候訪米?

1969年初,尼克遜就任米國總統,佢上任第一件事就係要與中國大陸改善關係。

首先佢容許米國記者及醫務等人員可以到中國大陸訪問。

另外,尼克遜為營造和平氣氛,亦在1969秋天宣布米國第七艦隊停止進入台灣海峽巡邏。

1970年初,大陸與米國重啟停頓多年華沙會談,米國駐華沙大使到大陸大使館內談判,係米國外交人員自四九年後首次進入大陸大使館。

米國政府在有關華沙會談新聞公報中第一次稱大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且驚死記者聽唔到,仲連講三次!

而且在華沙談判時,米方第一次提出要派米國官員到北京與中共進行會談。

蔣家政權對此十分擔心:米國會唔會與大陸建交?聯合國中華民國席位能否保住?米國佬會唔會放棄保衛台灣?

由老蔣接班人蔣經國去米國了解下米國佬動向,希望借此行強化台米友誼。

其實米國佬早已有左盤算,就係確定要改善與大陸關係,但係對台灣又唔能夠過份無情無義,亦想維持一個道義式及友好式告別,就以行政首長最高規格邀請蔣經國訪米,好頭好尾喇!

盡管獲得最高禮遇,蔣經國知道此行絕非輕鬆,想要摸清大陸與米國華沙會談真正內容,要知道今後米國將如何處理與台灣關係,米國對聯合國席位問題及台灣防務問題有乜嘢態度。

蔣經國先後與米國國務卿羅傑斯,米國國防部長萊爾德以及基辛格等多位米方高級官員會晤,但係米方對於中米華沙談判內容冇作任何透露,亦冇肯定表示米國對華政策會有乜嘢變化。

蔣經國此行最大目的本想摸米國佬底牌,但係實際上卻係一無所獲也!

蔣經國在米國行程雖然緊密,但係安全保衛工作仍然非常周密,分成內衛,中衛與外衛三層。

內衛係十米以內,中衛則係十米至廿米,外衛則係廿米之外。內衛部分除蔣經國本身所帶隨扈,包括佢顧問溫哈熊,另外有兩位米國便衣警衛跟住蔣經國旁邊。中衛部分,有米國便衣警衛與制服警衛混成編組。外衛則有米國武裝警員。

1970年4月24日上午,蔣經國從華盛頓來到紐約,上午十一點過後,蔣經國由下榻皮埃爾酒店出發,前往不遠處布拉薩酒店參加午餐會。

其實在當日上午出發前,蔣經國與隨行人員仲針對是否步行前往,抑或係坐車前往,有過激烈討論,甚至有人建議不如繞道由其他門口進入,咁樣會比較安全。

蔣經國綜合各種意見後最後決定要由正門進入,但係就同意坐車去酒店。

當佢座車到達酒店門口剛剛停穩,兩名米國安保人員打開車門,一左一右咁護衛住蔣經國向正門走,另外一名米國安保人員走在前面開路,後面係蔣經國隨行人員以及其他米國安保人員。

當時正落緊微微細雨,一群人簇擁住蔣經國快步走上台階,但係,正在要推開旋轉門大門時,突然有個黃種人衝入警戒線內!

在蔣經國左邊米國警官蘇尼茲首先意識到危險,大聲叫道:「呢條友有手槍!」

米方另一個便衣警察沙德一個箭步衝過去,將該名黃種男人持槍隻手向上托起,就在呢一刻,一聲槍響!

子彈掠過蔣經國耳仔,從佢頭上廿公分處飛過,射向旋轉門,並穿門而入,深深打入酒店正廳牆上木壁中,真係險過剃頭也!

兩個米國警員將槍手壓在地下,隨行軍事副官溫哈熊同另一名米方安保人員將佢死死咁抱住唔俾佢郁動,佢地立刻將刺客手槍奪下。

其他安全人員一湧而上又將另一名共犯制服在地。

與此同時,蔣經國在兩名米國保安人員以身體掩護下,速速疾步湧進旋轉門,向酒店內走去。

蔣經國經此行刺未遂事件,佢尚算鎮定,入左酒店後仲轉過頭來問發生乜嘢事?隨從對佢講好似有人企圖行刺,情況仍然不明。

蔣經國一行入左休息室,制服刺客個米國警察將繳獲手槍放入一塑料袋,佢攞俾蔣經國睇,話就係呢把手槍!

跟住蔣經國就直奔餐會會場,冇幾耐,餐會開始,蔣經國泰然自若咁向來賓發表演說,隻字冇提幾分鐘前差些少攞佢條命行刺事件。

後來,蔣經國得悉,在與槍手搏鬥過程中,蘇尼茲警探手上隻錶跌落地摔爛左,於是蔣經國將佢自己手上所戴名貴手錶增送俾呢名救佢一命之警探。

蔣經國又向米方警察表示,想要去睇睇企圖做瓜佢兩名刺客,要同佢地傾下,對於蔣經國呢個大膽要求,米國差佬連忙話拜託拜託,請你千祈唔好來,再出事,我地擔當唔起也!

當晚,蔣經國按照原定計劃,出席一場有五十枱華僑宴會,米方警察非常緊張,因為咁多中國人,佢地根本無法區別出邊個會係刺客,唯有每枱派兩名警探企在旁邊,搞到班參加宴會華僑要在呢種緊張氣氛下食飯!

當晚宴會結束後,蔣經國返回房間打電話俾佢在台北老婆蔣方良,叫佢唔好擔心,又要佢轉告老竇蔣中正,佢毫髮無損,非常平安,呢次行刺事件不過係場意外,唔會影響佢在米國行程!

蔣方良及蔣經國隨行人員都主張取消在米國所有餘下行程,紐約警方亦建議佢立刻離開紐約市。

蔣中正在獲悉佢個仔米國遇刺後,非常之焦慮,要手下發電報催促取消餘下行程,第一時間趕回台北。

但係蔣經國唔同意,執意要按原計劃進行後面所有行程,佢話我係堂堂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點可以為左一件未遂刺殺事件而取消所有行程去示弱於人也!

理論上來講,點會容許兩名刺客能夠搶先突破中衛,進入十米之內向蔣經國開槍呢?呢樣嘢係非常之不可思議,以經驗極之豐富及組織如此周密米國警衛系統,發生咁樣近距離槍擊案,其實係好起人疑竇者也!

究竟安全部件發生左乜嘢錯漏?事後,包括米國警方都話我地米國人對黃種人臉孔無法辨認,所以果兩個刺客可以趁機混入也!但係呢種解釋過於牽強,令人難以置信也!

米國新聞媒體對蔣經國遇刺案大部分輕描淡寫,只係以極細篇幅一帶而過,唔當係一回事。

台灣方面對於米方對刺殺案處理與態度相矛盾,給予蔣經國極高規格待遇,僅僅係在做表面文章,冇俾台灣實際上實惠,對蔣經國遇刺反應亦漫不經心。

經過對米方有關蔣經國安全防衛安排進行詳細調查,發現有令人費解之處。

點解米國安全護衛會出現咁大漏洞?

蔣經國在到達米國華盛頓第一日就遭到有團體在場抗議,到左紐約,蔣經國下榻皮埃爾酒店,基本上在此酒店及布拉薩酒店,均有團體示威抗議活動。

但係,米國安全部門好似對呢D抗議活動視而不見。

蔣經國同佢隨從到達布拉薩酒店,佢要步上台階,台階旁邊有石柱,到左距離旋轉門時候,槍手已經進入內衛,亦即十米之內,佢地採取聲東擊西手法,其中一人做出散發傳單動作,何以米方警衛會上當呢?係有意縱容?定係無意疏忽呢?會唔會係米國佬刻意安排?到目前為止,仍然要畫上問號。

對米國安保工作有所懷疑,並非空穴來風,事前某D徵兆亦證實左現場安保工作之疏漏。

呢點係台灣方面對赫赫有名米國安保迷惑不解,可以講呢個係「安全謎團」,除此之外,令人更加生疑係一個所謂「馬康衛謎團」。

七十年代台米關係已經無復五六十年代果種蜜月期,呢個格局已經起左微妙變化中,所以就有個陰毛論。

馬康衛係當時米國駐台灣大使,呢位米國大使有個花名,叫做「顛覆大使」,佢在亞洲地區曾任駐多國大使,在佢任內,例如南韓,南越,印尼及緬甸,都曾發生親米政變,顛覆當地政權。

因此有人認為蔣經國遇刺呢鑊極有可能係米國佬背後操縱,專登疏於防範,出些少紕漏俾台灣當局睇睇,所以我地米國佬與北京眉來眼去之際,你台灣唔好太緊張,你自己內部問題都未解決,有乜能嘢好嘈?

而馬康衛從一開始就係非常積極咁去鼓動蔣經國趕快來米國一行,尼克遜總統與羅傑斯國務卿都歡迎你蔣經國,我幫你安排佈置妥當一切,似乎係安排定一個陷阱俾蔣經國去踩。

馬康衛為蔣經國訪米事異乎尋常咁賣勁,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在蔣經國動身訪米前,佢自己仲先行返米去做所谓「妥善安排」。

馬康衛呢種「妥善安排」與蔣經國遇刺之間會唔會有某種蹊蹺之聯繫呢?

兩名刺客被米國警方拉去問話,開槍者叫黃文雄,掩護者叫鄭自才,都係來自台灣留米學生。

此兩人都係活躍於當時米國社會上各種抗爭活動,蔣經國即將訪米消息公佈後,佢地就開始策劃刺殺蔣經國計劃。

鄭自才與黃文雄有姻親關係,佢係黃文雄妹夫,仲有另一成員賴文雄,佢地商量點樣可以刺殺到蔣經國,經過多次商量,刺殺計劃逐漸完善,並進入實施階段。

佢地決定採取槍殺手段,究竟要選邊個來開呢一槍呢?

黃文雄話佢自己係單身,冇乜嘢可以牽掛,就決定由佢擔任槍手角色。

黃文雄作為主導來實施開槍射擊,鄭自才則作為側翼掩護。

經過多番研究後,佢地將賭注押在4月24日紐約布拉薩酒店為蔣經國舉行午宴上。

當日上午,黃文雄及鄭自才潛伏在布拉薩酒店門口抗議人群中,佢地趁場面混亂之際,就混入蔣經國安保圈內。

當蔣經國一行步上酒店台階快將進入旋轉門之際,鄭自才突然從石柱旁邊竄出散發傳單,雖然好快就俾米國安保人員制服,但係聲東擊西目的已經達到。

在另一邊黃文雄則趁機拔出手槍向蔣經國射擊,差些少就會改寫歷史矣!

黃文雄佢地目標好明確,就係借助暴力手段謀殺蔣經國,反對蔣家父子在台灣統治,為打破蔣家統治「超穩定結構」,就必須對蔣經國進行刺殺,咁就可以打亂蔣介石接班佈局。

冇左蔣經國之後,刮民黨就會面臨繼承人最大危機,台灣人先至有機會趁亂而起。

當時正係台獨運動在蓬勃興起,在米國「台獨聯盟」決定做單大鑊嘢,無論成功失敗,均可引起世人注意,並且會吸引更多台灣留學生參加及可以募捐到更多銀兩。

黃文雄及鄭自才都係米國「台獨聯盟」成員及活躍分子,由「台獨聯盟」出資購買槍械,所以呢次係有組織之行動,並非係個人行動。

台獨勢力大本營原係活躍於日本,六七十年代就轉移到米國,「台獨聯盟」亦係在1970年1月1日正式在米國成立。

而呢個「台獨聯盟」成立後四個月,就策劃及執行左呢單震驚台灣之刺蔣案,對於台獨勢力之逐步擴張,起左非常大作用。

蔣經國經過呢鑊後返回台灣,佢到1988年1月駕崩前都冇再離開過台灣半步,顯然係受到呢次刺殺案所影響也!

台獨後台老細係米國佬,呢個係普通常識,所以蔣經國遇刺案幕後黑手應該係米國佬,呢點似乎冇乜疑問也!

所以做米國佬走狗就係好能柒鳩危險,蔣家父子咁忠實做米國佬太平洋第一島鏈看門狗,但係米國佬對蔣經國條命唔係咁珍惜,話劏就劏,冇情講也!

米國佬一直唔係好乃奇蔣經國,因為佢出身於蘇聯,在台灣又係用俄式共慘黨專制手段統治,所以曾多次想在台灣內部發動政變推翻蔣氏政權,但均未能得逞。

1957年台北因劉自然事件而爆發萬人反米示威,在當時戒嚴令下,示威群眾居然可以衝入米國大使館大肆破壞,米國佬極度懷疑小蔣趁機派特工將大使館內保險箱打開,取走機密文件,米國佬與小蔣種下牙齒印矣!

翻查歷史資料,發現在1970年4月24日當天,除左中午發生蔣經國在米國遇刺呢單嘢之外,是日晚上21时35分中國大陸第一颗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在長征一號運載火箭從甘肅酒泉衛星發射場發射!

1970年4月24日紐約時間中午,即係北京時間當日午夜,大陸第一顆人造衛星已經在三個鐘頭前成功升空進入軌道。

阿爺在呢一日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當然唔係預知蔣經國會在三個鐘頭後在米國遇刺,但係呢種巧合似乎幾神妙也!

蔣經國不遠千里而来到米國,目的係想保持米國與中華民國盟友關係,希望米國佬唔好咁狠心將台灣拋棄,點知萬惡共匪居然就在呢個關鍵時刻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確定大陸係世界級強國,米國佬焉會唔變心?

蔣經國呢次來米國,唔單止差些少俾米國佬背後整蠱冇左條命,兼且碰上阿爺射衛星,情何以堪?

唔通阿爺真係懂術數,預定在蔣經國遇刺前三個鐘發射衛星幫佢贈慶?

屌你老母!呢個阿爺真係衰到無人有也!